古巴:变革真的开始了

作者:文/ 邹志鹏

古巴:变革真的开始了

    古巴工人中央工会9 13 日宣布将于半年内裁减50 万名国有员工。从10 1 日起,古巴政府将以往29 种个体经营职业扩大至178 种,并允许其向银行贷款和雇用劳动力。作为西半球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每变革一小步都会被置于国际社会的“显微镜”下,聚集复杂目光。

阿尔瓦罗的期待

开家店铺卖小商品,在自家小楼里辟出空间供游客租用……让变革快些,再快些。

    “变革真的开始了!”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老城区奥莱利街上的一幢居民小楼前,记者遇到了正在装修店面的阿尔瓦罗。这个热情、憨厚的中年人放下手中的活儿,谈起了他的“职业规划”——“我打算好好地装修门面,将来开个小店做点生意,因为仅靠微薄的工资实在过得太拮据……”

    从外观看,小店是一座古朴、典雅的19 世纪初巴洛克式建筑的一部分。阿尔瓦罗领着记者顺着狭窄陡峭的楼梯来到二层。这里一共住有5 户人家,阿尔瓦罗和母亲就住在过道深处一个70 多平方米的昏暗屋子里,生锈的门窗说明这里已经年久失修。“一包水泥的市场价格就要8‘新比索’(古巴流通两种货币,一种是国家比索,也称‘老比索’、‘绿比索’;另一种是外汇可兑换的‘新比索’,或称‘红比索’。1‘新比索’= 25‘老比索’,1 美元约合0.90‘新比索’),我的月薪仅有300 比索(1 美元约合24 比索),我需要省吃俭用大半年才能买得起一袋水泥。”他掰着手指头详细地掐算,不时摇摇头。阿尔瓦罗是附近一家国有商店的保安,政府发的工资可以让他依靠“副食本”在国有“粮库”购买政府配给补贴的基本生活用品。他小声说,所以古巴一些人竞相去赚外国游客的钱,比如在“黑市”上卖雪茄烟。

    由于古巴经济高达95% 为国营经济,政府只允许个体经营“家庭旅馆”和规模不超过12 位客人的小饭馆。房东太太说政府只允许她向游客出租自有住房的一个房间,至多也只能出租两间,每月必须上缴税收。与奥莱利街紧挨着的主教大街是哈瓦那老城区游客密集的步行街,这里个体经营的商铺很少,他们只能允许出售自家生产的工艺品或布料等非进口小商品。

    “真希望变革脚步迈得再大点,再快些……”阿尔瓦罗兴奋地说。他想出了个“点子”,准备利用自家住宅楼层间距较高的特点隔出了另一个楼层,装修后出租给游客。至于正在装修的店面今后究竟卖什么,这还是他正在考虑的问题。他说,政府已同意颁发个体店面经营许可证,但相应的配套服务措施还未出台。

经济趋向多元化

古巴全国仅有不到60 万人从事私营或个体经营,私有经济在国营经济中依旧处于“无足轻重”的地位。

    为缓解即将出现的50 万“待岗人员”可能造成的巨大社会冲击,古巴政府相继出台多项“辅助”政策推动经济多元化。

    政府一改先前宣称的不给“待岗人员”任何补偿的立场,转而向其提供依照其工龄长短而实施的有差别的工资补偿。古巴共产党机关报《格拉玛报》最近用一整版介绍未来与“大裁员”相伴而生的三大概念——可考核的“称职性”、“待岗”和社会保障模式。根据最新规定,古巴政府即将在各大部门成立“专家评估委员会”,对员工的业绩表现进行综合测评。那些无故旷工、偷懒和业绩不佳的“不合格”员工,不论性别、年龄,都将面临首次“遴选”,政府将向这部分“待岗人员”提供诸如农业、建筑业、机械等部门急需劳动力但人们不大愿意从事的行业。同时,对这一“遴选”机制存在异议者有权向劳动保障部门提起申诉。所有“待岗人员”离开工作岗位后的第一个月有权继续申领一次月薪,如果这个月没有实现就业,拥有1020 年工龄的“待岗人员”有权第二次申领其月薪的60%,拥有2025 年工龄人员可以申请两次,30 年以上工龄的可申领3 次。《格拉玛报》说,现在保安比直接从事生产的工人都多,而全国却有近50% 可耕地无人耕种,变革的最终目标是“全国至少有80% 劳动力直接从事生产性的基础劳动”。

    哈瓦那街头报摊一位退休职工维森特告诉记者,以前很多人到了退休年龄后为了赚取额外收入仍继续工作,但现在这些高龄职工已被政府明确告知将首先面临“强迫退休”的命运,他们很担心此后的生计,因为退休金只有260 比索。

    在古巴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出租车司机莱昂纳迪也有自己的“苦衷”。他告诉记者,10 1 日起,政府重新向私家车辆颁发营业许可证,他们载客无需再偷偷摸摸,只是每月需缴纳600 比索税费。但就最近几天,汽油价格出现了罕见的调整,常规汽油价格从原来的每升1“新比索”上涨至1.40“新比索”,涨幅达0.4“新比索”。哈瓦那还率先将30 辆国有出租车进行私有化试运营,但现在的问题是国营部门控制着所有的汽车零配件买卖,且价格不菲。比如一个轮胎的价格为80100美元,一个车灯价格近40 美元,后视镜近50 美元。“你也看到了,圣地亚哥的道路起伏坑洼,倘若我的汽车爆胎,以我一个月仅11 美元的收入,我需要8 10 个月不吃不喝才能买得起一个轮胎。”

    由于长期处于美国的经济封锁和贸易禁运之下,古巴国内物资十分匮乏,进口产品成本高昂。古巴经济部长马里诺·穆里略承认,政府目前还无法供应私有经济业主所需的商品物资。

    古巴哈瓦那大学社会学家梅嫩德斯对记者说,放开私营经济可能刺激古巴国内“黑市”的发展,因为国家不提供原料和商品,私营业主只能从“黑市”购得。

    可以预测,古巴大多“待岗人员”都不愿意从事政府重新安排的农业和建筑业的工作岗位,届时还会有不少人会惧怕高税率等问题而转入“黑市”谋生。

    此外,人们担心对个体经济可能征收的高额营业税和个人所得税会挫伤私营业主的积极性。哈瓦那农贸市场上卖水果的小贩苏萨娜就说:“很难想象那些一直靠着‘地下’经济发财的商贩会心甘情愿地转到‘地上’申领许可证而掏钱上缴国库。”不过,对于急需资金周转的中小企业来说,古巴中央银行正在研究部署如何向“自主业主”提供小额信贷的政策无疑是一大喜讯,人们在等待政府将如何界定获取信贷的门槛以及利率等政策的出台。

退出“凭本供应制”

    在一个平均工资仅为429 比索、退休金为262 比索的小岛国,逐步废除“凭本供应制”对于普通家庭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随着经济多元化脚步的迈进,政府正在酝酿另一项更为雄心勃勃的变革,即逐步缩小“凭本供应制”覆盖范围,最终退出这项50 年前创立的“资源分配方式”。

    届时古巴民众日常使用的“副食本”将成为一段历史,这被认为是继“大裁员”计划后最具震撼力的变革。

    在古巴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凭本供应制”补贴了其生活所需的一大半,但余下的生活必需品古巴人仍需自掏腰包在“农民市场”、国营商店或通过“黑市”购买,价格高昂。“直到8 月底,我还可以用‘副食本’以12比索超低价格购进4 包政府补贴的香烟,然后以28 比索的‘黑市’价格转手卖出,这让我那微薄的退休金多出16 比索。但现在取消了,我真的非常需要这点钱。”75岁的退休教师奥罗拉不无担心地说,政府自9 1 日起废止向全国约250 万年长者每月提供“卷烟补贴”,据说明年还很可能取消咖啡、鸡蛋、面条和其他个人卫生用品的凭本供应。

    最近12 个月来,古巴政府先后将民众日常食用的土豆和豌豆等作物排除出了凭本供应范畴,这些食品在自由市场的价格随即飙升,例如土豆价格从原来的一磅0.3 比索上涨至3.5 比索,豌豆也从0.10.2 比索飙升至3.7 比索。奥罗拉说,咖啡也从一包4 盎司0.1 比索上涨至5 比索,凭本供应的菜豆数量减少了大约1/3,食盐少分发了一半。

    尽管目前这项“退出计划”还未触及最为关键的福利保障领域——免费的公共医疗卫生和教育,但很多福利政策都在酝酿调整。在哈瓦那华人街经营餐馆的拉戈斯告诉记者,政府在全国关闭了几千个“工人食堂”,并停发了国有单位“模范员工”的旅游补贴,“事关国计民生的福利政策的消失范围正悄然扩大”。

    目前,岛上大约40% 的民众没有任何外来侨汇收入,他们只能依靠政府提供的20 多美元月工资生活,如果“副食本”退出,这将大大增加古巴1120 多万人的生活成本,其中受到波及最大的当属退休职工、孤寡残障人士等弱势群体,古巴民众的日常生活将经受另一番严峻考验。

    此前《格拉玛报》曾刊发一长篇社论,呼吁政府尽早废除“凭本供应制”。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今年曾表示,作为一项覆盖全民的社会福利政策,古巴民众长期享受的凭本供应配给制如今已不再是“理所当然”。劳尔多次公开表示,古巴革命奉行的那种“平均主义”已经“站不住脚”了,称政府不会“固步自封”,将允许适度的“贫富差距”,以刺激生产。

不禁止“消费主义”

    现在,如果你花得起钱,都可以随时购买自己喜欢的手机或光碟音响等电子产品,也可以随心所欲地预定任何一家高档酒店房间享受一番出游的乐趣。

    种种迹象表明,如今古巴官方已经不再禁止“消费主义”,古巴人甚至认为那是追逐最终的“平等主义”梦想的必经之路。在哈瓦那、在圣地亚哥、在西恩富戈斯、在巴拉德罗,酒店大堂内清楚地播放着美国有线电视网(CNN)新闻和英国广播公司(BBC)新闻,各色穿着华丽的外国游客进进出出,居住在迈阿密的古巴人还时常给家乡的亲戚、朋友送来时髦的电子产品等新鲜玩意儿。

    两年前,古巴政府悄然废止了令古巴人“窝火”的一些琐碎限制。劳尔解释说,社会主义让古巴人民在权利和机会上享受到人人平等,但在薪酬收入方面绝不应该完全相同。官方承认收入差距以及放开部分“奢侈”享受限令为此后进一步深化变革提供了强大动力,因为刺激消费将给国家带来不少额外的收入。在古巴人民心目中,劳尔突出的政绩还在于改善城市公交系统、增大省际交通运力,由此疏解了古巴人“出行难”的社会问题。外界普遍认为,这一系列被西方媒体“吹毛求疵”地认为幅度太小的变革却在古巴深得民心、影响深远。

    尽管古巴政府最近出台新举措以放松房屋出租、汽车租赁等种种限制,但从未敢让私人真正拥有汽车、摩托车、工厂、小企业和房屋的所有权。为防止许多“新富”获得超出其他人“不应有”的享受,政府规定,民众即使通过侨汇等多种渠道藏有很多钞票也不得购买汽车、摩托车和房屋等财产,这使得古巴岛上不少人是“有钱无产”。目前,在外国生活的古巴人有150 多万,几近岛上人口的15%,且多数就在数百公里之外的美国迈阿密。一旦放开产权制度,对岸富裕的古巴亲人会毫不犹豫地拿出大批钱财购置财产。

“我们的酒很苦,但这酒是属于我们的”

    见到古巴人,他们一定会告诉你,岛上几乎所有人都是“菲德尔主义者”,菲德尔的思想将一直指导古巴社会主义革命事业不断前行。

    在古巴采访耳闻目睹,记者发现古巴民众大多对变化翘首以待,所抱怨的问题则集中在低收入、“双币制”、住房短缺和交通落后等方面。古巴经济计划发展部表示,将在10 月和11 月对最新出台的变革举措进行“效果评估”。

    伴随民众要求增加工资的呼声与日高涨,古巴政府即将出台的下一步措施即为启动民众期待已久的薪酬改革,希望通过精简编制为提高薪酬创造有利条件,以此改善古巴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古巴圣地亚哥东方大学经济学教授尼尔彼斯给本报记者分析说,古巴要求变革的呼声持续很长时间了,但一直都走得比较谨慎,步伐也很小。特别是在当前贸易禁运状态下,古巴国内物资短缺,不可能在全国形成一个统一的大宗批发商品市场。此外,近在咫尺的美国时常虎视眈眈,任何闪失都可能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古巴走得比较谨慎也在情理之中。

    目前,古巴经济体制由于其特殊国情和国际环境仍缺少“灵活性”和“伸缩性”。私营经济显然还缺乏一套完善的政策指导方案,最终能否创造就业机会也未可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人对新政策还是一知半解,一些人表现出困惑。一位退休的老教授说:“古巴的很多死结打开了,但我认为应该温和地推进变革,例如征税应该一点一点地来,毕竟这对于古巴人来说属于新鲜事物。如果说要逐步退出‘凭本供应制’,就应该先提高工资。”

    最近,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突然“高调复出”让古巴人民振奋不已。在古巴人民的心目中,菲德尔·卡斯特罗是“独一无二”的。

    古巴依然不富裕,但岛上人民的团结、和谐与开朗让记者印象深刻。记者从西部的哈瓦那往东相继走访中部城市西恩富戈斯和特立尼达以及东部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试图用最短时间了解古巴概貌。在采访中,记者深深体会到古巴在受到外部“封锁”的境遇中致力于国家发展的艰难,好似印证了古巴民族英雄何塞·马蒂的箴言:“我们的酒很苦,但这酒是属于我们的。”

关键字: 古巴 开始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