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大王马正述

作者:本刊记者 韩雪 魏群

“鸿程业勤自双手,宇环梦常驻心间”。这是一走进鸿宇集团办公楼就能在主题墙醒目位置看到的企业信条,也是鸿宇人一直坚守的梦想。

一个人为梦想能坚持多少年?也许每个人都思考过这个问题。当记者问到被誉为“柠檬大王”的云南鸿宇集团董事长马正述时,这位一身质朴气息的企业家毫不犹豫的回答到,“干成了才算完”。而这时距离马正述来到地处中缅边境的云南德宏州瑞丽市,投身柠檬产业已经过去了整整14 年。

百折不回,真诚为本

采访马正述时,已经是深夜10 点。

12 月中旬的云南,夜里的气温也只有10℃左右,但走进办公室的马正述还带着一头薄汗。马正述是四川巴中人,虽然在云南工作生活了将近40 年,仍然乡音难改。这一天他一整天都在参加德宏州政府举办的中缅边贸交流会,一拨接一拨地介绍着鸿宇集团在瑞丽和境外缅甸地区发展柠檬产业的经验和未来。会后他连政府安排的晚饭都来不及吃就回到公司安排部署随后的工作。在接受采访时,电话几乎不断,马正述声音有些沙哑,却不见一丝倦怠。采访的隔壁,两个缅甸种植农户代表还在等着和马正述签约。

“现在我所有的时间都被柠檬占得满满的。”因为采访被一拖再拖,他一见到记者,就表示歉意说。记者也不由得感叹,马总的心思真是全部扑在了他的柠檬事业上。

1973 年,马正述作为知青来到云南插队。

后来成为云南曲烟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马正述的实干有目共睹。在曲烟劳动服务公司的十年间,他把仅有10 多个职工、濒临倒闭的公司办成了有近千名职工、上亿元资产,年利税千万元的跨国集团公司。同时,他还成功创办了全国烟草系统第一个走出国门办烟厂的企业。

“我出国比较早,大概是上世纪90 年代初,我在缅甸开办了一个卷烟厂,带动了一方经济的发展。与此同时,我发现滇西地区亚热带气候和环境非常好,我当时就爱上了这片土地,希望能在这里做点什么。”马正述回忆说。通过聘请农业专家在云南农业项目里反复挑选,多次对比、论证后,马正述选中了德宏州柠檬产业化项目。

在政府和企业的共同努力下,马正述决定到德宏州瑞丽市投资建设柠檬加工厂。

1998 年6 月,成立云南红瑞柠檬开发有限公司,开始了长达14 年的柠檬产业开拓之路。

事情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瑞丽市农业局记张应青书坦言道,瑞丽市虽然资源丰富,适合发展的产业很多,但没有哪一样产业做成规模,像起步最早的橡胶、咖啡、澳洲坚果等等无一不是如此,最后都成了其他地方的支柱产业。虽然瑞丽的自然条件极为适宜柠檬种植,但柠檬产业之路艰难重重。

仅在瑞丽,最多时就曾有五万多亩柠檬种植,但直到2009 年德宏州的柠檬产业仍处于苦苦挣扎之中。当时政府负责抓原料,企业负责加工,结果加工厂建起来了,原料却没有跟上,出现了产业发展的脱节。种植面积虽然上去了,但科技没跟上,导致育苗一哄而上,只有数量没有质量。农户盲目种植,有些品种甚至没有经过试验,由此带来的后果是,有树无果。由于品种、种苗、技术、利益关系问题等没有处理好,农民在柠檬好卖的时候不卖给企业,出现了空空的工厂,空空的车间之窘况,金灿灿的柠檬变成烫手的山芋,教训深刻。”

红瑞柠檬公司在瑞丽经济技术合作区投入9000 多万元,建设了占地50 亩的深加工工厂,拥有目前国内最大,也是唯一的柠檬深加工综合生产线。然而受制于原料供应,一个小时可以加工10 吨柠檬鲜果的生产加工车间,一年最多只有一个月处于生产状态,其余大部分时间只能闲置。“因为没有足够的加工原料做保障,致使多数时候无产品可供,国内外客户的订单都不敢接。在这种情况下,马正述一度“负债累累、疲惫不堪”。

但他没有退却,正如瑞丽市委副书记、市长刀晓瑞对马正述的评价所言:“砸锅卖铁也不会丢掉柠檬产业”。

2005 年,德宏和瑞丽两级政府调整了产业导向政策,严把种苗关,同时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马正述实现了与云南省农科院的合作,成立红瑞柠檬研究所,并纳入了国家柑橘技术体系柠檬综合实验站、农业部全国柠檬良种繁育基地。在中国柑橘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邓秀新院士的带领下,联合国际科技研发机构及中国柑桔所、华中农大、华南农大、中国农科院等大专院校,实行“产、学、研”发展,从事柠檬、热果的种植、加工、产品研发一体化的循环经济研究。

本着“做给农民看、带着农民干”的想法,马正述一边着手从农民手中陆续承包了8000亩土地,建立示范柠檬基地,用科技种植示范效应影响农户,奠定最坚实、最重要的产业发展基础;一边亲自深入台地坡地、山区半山区,手把手带着农户种柠檬。这种“誓与柠檬共存亡”的精神,深深感染了德宏、瑞丽两级政府,红瑞员工和很多柠檬种植户。

当记者问到是什么让他14 年来在困境中依然坚守柠檬产业时,马正述回答说,“从烟草开始我就是做农业的,农业虽然苦,但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种柠檬是一个利国富民的事儿,成功贵在坚持。现在经过十多年的摸索,我们已经站在成功大门的边儿上了。”

记者参观了红瑞柠檬示范基地,新开发的3000 亩连片、规模种植的柠檬果树漫山遍野、郁郁葱葱。红瑞柠檬的科技人员告诉记者,目前示范基地平均每亩投入在六七千元左右,可产鲜果4.6 吨,亩产值两万多元。如果瑞丽农户都按这样的示范基地发展柠檬,以现在的价格每亩纯收益至少在14000 元以上。

目前,马正述的红瑞柠檬除鲜销(柠檬鲜果)、原料型产品(柠檬油、柠檬浓缩汁、柠檬果胶等)外,还致力于综合加工产品(食品系列、日化系列、医药系列等)及高科技产品(柠檬酮、柠檬苦素等)的生产,已经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

近年来,长期在中缅边境、金三角地区发展企业的马正述根据多年来的工作实践和思考,又提出了一个新概念,那就是红瑞柠檬产业发展,要立足德宏,面向全国,辐射东南亚;用2-3 个五年计划,建成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柠檬生产加工基地——亚洲柠檬之都。

“商人本分、公民责任”

“我小时候读书时,有一个目标要做个好人;后来做企业,加入工商联我也一直感念耀邦同志对光彩事业的倡导,我给企业提出的一个口号就是‘走阳光道路,做光彩事业’。”

为此,多年来鸿宇集团在捐资助学、助老、助孤、助困上投入大量资金,马正述本人更热衷于投资和科技致富,带动云南“ 老、少、边、穷” 地区摆脱贫困, 带动一方经济发展。

马正述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幸运的是他在追逐理想的过程中找到了现实的道路。他认为柠檬产业前途远大,也为自己在中缅边境“造血”式扶贫的光彩事业感到自豪。但他也坚信,光彩事业也要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才能行之长远。“我们做每一个项目,首先要考虑经济效益,但不能只看短期,要有长远眼光,捞一把就走不是光彩事业。认准了某个项目,就要用百折不挠的精神将之做大,走上义利兼顾的‘双赢’道路,没有这种责任心也做不好光彩事业。”马正述对《中国民商》的记者说。

“从熟悉的烟草转行到种柠檬,还有一个原因,毕竟烟草是有害健康的,但罂粟危害更大。我对中缅边境的情况比较了解,在‘金三角’地区一些居民种植罂粟,毒品不仅危害种植地区的安全,也对周边国家产生极大的影响。现在缅甸、老挝都在想各种办法禁毒,我认为扩大毒品替代种植,将禁毒与经济利益结合起来,就是从源头解决问题的出路之一。”

在马正述打造“亚洲柠檬之都”的规划中,就将毒品替代种植问题考虑了进去。其种植基地不仅包括德宏州30 万亩,还包括中缅特色产业经济合作区规划的3 万公顷。目前由红瑞柠檬提供优质柠檬种苗、农药、化肥并免费进行技术培训,已在缅甸东部省迈扎央孤儿院、勐兴、木瓜坝、懂布等地区启动了4个点300 余亩的示范基地建设。

早在1999 年,马正述的云南鸿宇集团就成立了以农业综合开发为主,并进行毒品替代种植的专业企业——一云南绿宝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绿宝公司一直致力于缅甸、老挝等周边国家进行禁毒替代产业综合开发,建立种植水稻、香蕉、龙眼、乌龙茶、柑橘、橡胶等各种经济作物的示范基地,开展禁毒替代种植工作。目前其已成为“金三角”地区开展替代种植较早、领域最广、支撑最有力的企业之一。

同时,马正述利用民营企业运行灵活的机制优势,与云南锡业公司、云南大学强强联合,将社会资金与学术品牌有机结合,曾于2001 年投资创办了云南省第一所公有民助的新型综合性本科学院——云南大学滇池学院。依托滇池学院人力资源开发平台,与缅甸、老挝、泰国“金三角”及其周边地区搭建人力资源开发合作框架,为境外禁毒替代产业培训急需的各类专业技术人才,以保证禁毒替代产业发展的人力支持,巩固禁毒替代成果,培养更多认同中国、能与云南省各民族和睦相处的人力资源,从根本上促进该地区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马正述多年来对国际禁毒替代事业的贡献和支持,鸿宇集团荣获“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云南省“光彩事业先进企业”等多项荣誉,他本人也被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授予“光彩事业奖章”,被云南省授予“边境禁毒国际合作奖”、“云南省十大公益滇商”,也收到过来自联合国的感谢信,并经过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的批准,成为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1300 个成员之一。

按照马正述的计划,下一步将重点打造和建设中缅边境15 万亩的境外替代绿色经济带,为近万名从毒源地放弃罂粟种植的缅甸移民提供生产就业机会。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做企业三十年,拥有的资产与那些房地产老板相比肯定不算多,但鸿宇“路子正”、“意义大”。不管在任何时候,坚持光彩事业、承担社会责任,马正述都笑称是“商人本分、公民责任”。

关键字: 大王 柠檬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