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榕就:为中国办一所一流民办大学

作者:本刊记者 魏群 韩雪

廖榕就:为中国办一所一流民办大学

刚刚进入2013 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中国民商》记者便驱车南下,来到广东商学院华商学院。

建立于2006 年, 占地1200 余亩的华商学院,位于风景秀丽的广东省增城市,傍增江而卧,绿树红楼相辉映,静谧秀美伴书香。校园漂亮、大气、整洁、宁静,教学大楼、实验大楼、图书馆、学生公寓等各类现代化建筑错落有致。此时临近期末,记者看到,整整三层楼的图书馆里座无虚席,复习备考的同学鸦雀无声、全神贯注。

该校创始人、董事长廖榕就,是一位被广东媒体称为“践行陶行知之路”的实业家,他的事业分布在香港和广东,新年伊始,他也一大早风尘仆仆地从香港赶回增城。

廖榕就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谦和、儒雅、有修养。与他深入交谈,更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对教书育人的情有独钟和矢志不渝。

“太阳是一颗恒星”

廖榕就出生在广东新塘,这是一个居于广州、深圳、香港中间交汇点上的小镇。

1970 年代初,在新塘读完书参加工作的廖榕就,最早被分配在事业单位当一名普通工人。是改革开放的春风撩动起他年轻发奋的激情,他毅然决定下海创业,并于1989 年成立了粤华服装厂。五年后,在香港经商已有成就的廖榕就重回增城,希望为家乡投资设厂做一番事业。当时的增城,经济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廖榕就以超前的眼光和过人的胆识,瞄准酒店业,投资数亿元兴建了今天仍是增城市地标建筑之一的“太阳城大酒店”。

1997 年,廖榕就又投资建设了当时在东南亚地区亦属一流的“太阳城娱乐广场”,作为酒店的配套设施,进一步扩大了酒店的实力和影响。这些构成了廖榕就的“太阳城集团”最早的支柱产业。

为什么给自己的事业起名为“太阳城”?廖榕就颇为自豪地对《中国民商》记者解释说,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以前就是鱼米之乡的新塘一直发展得比较好。虽然新塘是增城市下辖的一个镇,但这个地方出去的人都愿意以自己是“新塘人”为骄傲。新塘的粤语发音和英文的“Sun Town”很接近,所以他以“太阳城”命名了集团公司的名字。

“太阳是一颗恒星,每天从东方升起,阳光普照大地,把光芒与温暖、憧憬与希望,平等无私地奉献给每个人,就像一位胸怀宽广、博爱慈祥、充满智慧的哲人化身。我们都是太阳之子,我希望将‘太阳城’打造成百年品牌企业,要符合自己的名字,最首要的使命就是创造价值、回馈社会。”廖榕就说。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廖榕就将太阳城集团涉足的领域和行业,不断从最初的纺织服装、酒店地产向文化教育、金融服务领域扩展,2004 年廖榕就决定筹建“华商学院”,成为他“回馈社会”事业的最重要转折点。

缺乏人才是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

为什么想到投资教育?

廖榕就沉静地告诉《中国民商》记者:“我本人一直很重视教育,对家里孩子念书的事情都很关心。早些年在做生意的过程中,常与体验过香港、美国、英国等不同教育制度的朋友们讨论教育方面的问题。但决定投资教育的最直接原因是当我回到增城后发现,缺乏人才成了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这里不是北上广那种一线城市,即便企业给出很高的待遇也聚不起人才和人气。所以,在国家允许民间资本参与创办独立学院这一政策出台不久,我就开始调研、接洽,准备投资之前从未涉足的教育产业了。”

廖榕就谈到的政策,是指2003 年教育部在公办学院教育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发布了《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简称“教育部8 号文件”)。这个文件第一次明确提出了“独立学院”的概念,即专指由普通本科高校按新机制、新模式举办的本科层次的二级学院。并强调一些普通本科高校按公办机制和模式建立的二级学院、“分校”或其他类似的二级办学机构不属此范畴。这个文件的出台被看作是国内独立学院在国家政策支持下从公办向自主办学机构过渡的开端。

在廖榕就看来,无论是家庭基业和企业实业的永续传承,还是国家民族的昌盛不衰,人才是关键,根本在教育。因此,在教育新政出台后的第二年,廖榕就义无反顾地开始正式筹建广东商学院华商学院。

说到“华商学院”名字的由来,这位严谨实在的企业家不无幽默地笑谈,在那个只讲政治的年代,广东有“华工”、“华农”,唯独缺一个“商”字,那我的学校就叫“华商”,专门培养青年学生在商业方面的才干,让他们在市场经济中有所作为。

华商学院是由公办的广东商学院与廖榕就的广州太阳城集团联合创办的独立学院。华商学院副院长张方林向记者介绍说,“目前国内关于独立学院的规定还很少,走向也不明确,其发展还在摸索中。按照教育部现有的定位,独立学院最主要的特征就是‘五个独立’,即与校本部相对独立、有独立的法人资格、独立颁发证书、有独立的校园、实行独立的财务核算。”

独立学院的本质是民办高校,也就是说其投入主要由合作方承担或者以民办机制共同筹措,收费标准也按照国家关于民办高校招生收费的相关政策制定。同时实行新的管理体制,即独立学院的管理制度和办法由合作双方共同商定,双方的责、权、利关系通过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来规范。

张副院长告诉记者,“华商学院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校董会的组成及人选由双方商定。廖董这个人非常尊重办学规则,尊重专业管理人员。他是华商的董事长,主要负责学校发展大方向上的问题。学校日常的所有工作都由校董会选举产生院长具体负责,廖董从不干涉。”

“我之前从未涉足过教育行业,我也并不懂办学的事务,但投资办学绝不是一时冲动。当时很多独立学院都是大学里的教授或者搞培训机构的人筹资来办,资金并不充裕,目的性也不十分明确,有急功近利和把办教育完全商业化的趋向。很多人以为办学校和做企业一样,也是赚钱的。在我看来,办学校就是项公益事业,国家有非常严格的制度来监督学校,学校收上来的学费除了支付水电费、工资等支出外,如有结余只能用来继续发展,不能提留出来支配的。因此,办教育实际上需要更多的公益心,需要足够的资金实力作支持,不能中途停下来。那时我的企业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和他们比起来,我的底气要更足些。我自己想好了:一定要坚持始终。”

在对记者谈到如何办好教育的心得时,廖榕就还特别强调,作为企业家来说,他的一份天职就是为社会做事情、做事业、做贡献。因此,企业家要有胸怀。一个学校只有规范地管理,才能走得远、做得强。因此,我的角色定位,就是支持校长按高要求、高起点、高标准办好学校,做成百年名校。

为中小企业培养优秀的管理者

“由民营企业家办商学院有一个好处,因为我们本身做企业,我本人又是广东省工商联常委、增城市工商联主席,经常和企业家在一起,当然会知道企业最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廖榕就说。因此,华商坚持践行陶行知先生大众教育的理念,将“教、学、做”合一,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人才培养为中心,致力于为中小企业培养管理者,为社会服务机构培养应用型人才。

这种务实的办学方针的确立,也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探索和总结。

张方林副院长介绍说,当时廖榕就经常参加学校领导、老师共同参与的讨论会,根据自己对企业需求的了解,提出意见和想法。“像我们学校很多学生的家里都经营着一个中小企业,他们的父母把孩子送到华商来,就是为了让其掌握一定的经济和管理知识,提高家族企业的管理水平。广东拥有的中小企业数量是全国第二位,因此我们培养学生就应该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一本中山大学培养领袖,二本广商培养大企业管理人才,我们华商学院的定位就是为中小企业培养优秀的管理者,这样一来学生的就业面就很宽了。”

明确了务实的办学思路后,学校以此设置学科专业、建设师资队伍。目前,华商学院以经济学和管理学为主,三所学院共设有22 个本科专业和11 个专科专业,拥有2000 多名教师,建立起以教授、副教授为龙头,以讲师、会计师、经济师、工程师为骨干,以博士生、硕士生为主力的师资力量。在校本、专科学生有27000 多人,2011届毕业生总体就业率99.97%,远远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以珠江三角为主,为中小企业培养优秀的管理人才。

当然,以招收本科生为教学对象的华商学院还只是廖榕就创办的“华商教育”的一部分,按照相同原则,廖榕就还投资创办了以专科教育为主广州华商职业学院、以中技教育为主的广东华商技工学校,三者共同构成了拥有三个不同层次育人内涵的华商教育集团。三院校独立办学,资源共享。

廖榕就从窗口指着远处正在建设的工地对记者说,“那里正在新建五栋宿舍楼,是为今年9 月份的新生准备的。现在我们的招生很火爆,每年分数都在提高,广东省教育厅还要求我们继续扩招,预计未来华商的本科生将达到3 万。我希望在学校成立十周年时,华商的方向要更加明确,管理要更加规范,要拥有一定的内涵。我们的学生要学会先做人,后做事。我们的学校要办成百年老校。”

这就是身体力行的廖榕就,他矢志不渝地践行着一份自觉的承诺。

希望拥有与“公办”平等的身份

“办学八年来,我们遇到的困难太多,给我最大的感受是民办教育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现在民办院校无法享有与公办学校同等的地位和待遇,比如民办院校的教师没有事业编制,也就意味着不能在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内实现流通,极大地限制了我们的师资力量。民办院校本身因为历史短、基础差等劣势,如果政策上不给予倾斜支持,甚至连平等竞争的条件都不具备的话,民办院校的发展是比较困难的。”廖榕就感慨道。

他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但他的内心的确有着一份深深的忧患。

廖榕就告诉记者,他最担心的是国家政策的不连贯、不系统和随意、多变。他列举了这样一种现象,比如从2004 年开始筹建华商学院,在经过洽谈合作方、购置土地建设校园、配置全部硬件教学设备、组建师资队伍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后,廖榕就将申请资料递交给了广东省教育厅。经过层层审批、备案,以及教育部召集的专家组评估,华商学院终于拿到了学校招生代码,于2006 年正式成立。但由于没有先例可循,华商学院从买地筹建开始就是以太阳城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来操作的,学院成立后,教育部门要求学校以独立法人名义拥有财产权,也就意味着要将全部的财产权转交给华商学院,廖榕就面对的不仅是土地手续的登记、变更等麻烦,更大的问题在于转交涉及到的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税款。这是一个企业家无论如何都难以应对的。

他还告诉记者这样一种情况,据说,今年香港将有8 所大学要在深圳办学,引进先进的教育,对于培养创新型人才无疑是一个促进,是好事。但这也对生源造成巨大的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对民办大学的政策有越收越紧的趋势,会造成民办大学的“国进民退”和不平等竞争,甚至是恶性竞争。

因此,在与记者的有限交谈中,廖榕就不下四五次地提到,良好稳定的国家政策,是企业家做事业的定心丸。

廖榕就曾在获得“世界杰出华人奖”发表获奖感言时说,“比尔·盖茨已经告别了微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社会公益事业当中。我达不到比尔·盖茨那种心怀全人类的境界。但是作为一个华人代表,作为一个有志于为民族做出贡献的华夏儿女,投身教育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在美国,哈佛、耶鲁、斯坦福、麻省理工、康奈尔等世界一流的名校都是私立大学。我的梦想,就是要打造一所中国的哈佛大学。”

虽然前路仍需摸索攻坚,但华商学院一直在奋力前行。截至2012 年,华商学院、华商职业学院和华商技工学校的总投入已超过八个亿。

“当中国社会涌现出一批出自华商学院的商界精英那一天,就是我的‘中国哈佛梦’圆梦的那一天。为中国打造一所一流的民办大学,是我对祖国能作出的最大贡献。” 廖榕就说。

关键字: 民办大学 中国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