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涌:垄断掠夺了社会增量财富

作者:王涌

王涌:垄断掠夺了社会增量财富

前段时间参加一些学术会议,国外的一些学者对中国的经济形势最关心的是:“权贵”这个概念到底如何定义?他们是怎么影响中国的经济决策和发展的?权贵跟精英之间有什么差别?

其实,精英是凭自己的能力脱颖而出,权贵是依附于权力基础而具有某一种特殊的资源,获取其具有的利益。这种权贵在中国到底有多少?有人说有5000 人左右,也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总之,显然是存在着这样一个群体。


财富遭掠夺

中国改革开放30 多年来,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从财富分配和财富掠夺的角度来说,可以简单地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对存量财富的掠夺;第二个阶段,是对增量财富的掠夺。

存量财富的掠夺,包括国有企业改制、土地招拍挂等过程中发生的财富转移。在这些改革中,由于我们没有一个非常公平的法律基础,产生了大量的财富掠夺现象。

在黑龙江哈尔滨曾发生过这样一个典型案例。有一个粮库,对外有几千万元的债务,当地的一个开发商花了几千万元就把它收购下来了。三个月后,粮库的土地开始招拍挂。招拍挂按规定不能是毛地出让,必须是净地。但当地政府却采用毛地招拍挂,底价只有十几万元,并设置了一个苛刻的应标条件:必须和粮库的地上权利人达成处置协议才可以应标。最后只有那家开发商才能应标,因为它收购了这个粮库,然后又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了土地使用权。

这个案子表明,在过去企业改制、土地招拍挂的过程中,存在着很多可供利用的法律漏洞,使得财富发生了巨大的转移。而这个开发商背后,恐怕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很多财富就是这样开始转移的,这就是对存量财富的掠夺。如果研究过去10 年或20 年,中国财富是如何分配的,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诸如此类的案例还有很多。而增量财富是如何被掠夺的呢?答案是通过垄断。

在中国过去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形成了国家垄断和有限的市场经济的结合体,这是当初摸着石头改革没有想到的。最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收获了两块最大的石头:国家垄断和有限的市场经济。

医疗体制、教育体制、国民收入分配体制等方面的改革,为什么进行不下去?一个猜想是,可能国家和政府还是希望控制这些社会资源,这种控制的欲望源于计划经济,与现存的社会管理体制有暗合之处,所以改革无法推行下去。经济体制改革偏失,社会管理体制停滞,司法体制改革失效,而司法体制作为公平的最后一道关口也让人失望。在中国,法律深深地陷入了地方利益的深潭之中,无法脱身,最后导致判决不公平,上访事件不断。


自然垄断越界

回到垄断本身,理论上还有很多似是而非的问题。譬如自然垄断,现在有很多的经济学家对这个概念提出了疑问。最近看了一篇论文,叫《自然垄断的迷思》。这篇文章的作者认为,美国在19世纪末期,当时的垄断者希望为自己的垄断地位提供一个合理的支持,所以经济学家提出了这样一个理论,从而被他们所利用。

自然垄断成为国内企业垄断的一个很重要的合理的学术基础,国有企业现在利用这样一些理论,来为自己的垄断地位辩护。比较典型的有电网。

在这个领域,如果采用竞争可能是没有效力的,因为投资太大、成本太大。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是可以垄断的。如果按照自然垄断的理论,它们应该在输电环节进行垄断,但问题是现在电网把输电的环节和销售的环节合二为一,进行捆绑,本来应该在输电环节垄断,最后却扩展到了销售环节。这是不合理的。

可以分析一下国家电网公布的利润构成,上网电价是0.38 元/ 度电,销售价格是0.57 元/度电,所赚取的差价达到了发电厂售价的50%。

在这些差价中,报告说电力维修占了其中的41%,职工福利和其他费用占了20%。我们没法知道其他费用究竟是什么?国有企业利润究竟到底转移到哪儿去了?


失败的《反垄断法》

《反垄断法》总的来说是失败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反垄断法》第七条对于国家垄断本身是加以维护的。

第二,关于行政垄断整章都被删除了,只留下了一条,即地方各级政府不得滥用自己的行政权力实施垄断。这条看似是对行政垄断设置了规制,但是中国的《行政诉讼法》没有赋予公民和企业对于政府部门的抽象行政行为进行诉讼的权利。不可诉的条款实际上就是无效的条款,所以反行政垄断没有渠道。

第三,在垄断大鳄与民营企业发生纠纷的情况下,民营企业通过司法途径获胜的可能性是很小的。比如2008 年到2009 年的加油站风波,至今没有看到民营企业胜诉的案例。
严峻的挑战

关于垄断是不是国家和党的执政基础,有以下几种可能性:

首先,国家要进行经济和宏观调控,国有企业有可能承担了这样一个作用。

其次,某些隐蔽的政府特殊财政支出,比如社会统计、社会治理以及其他一些特殊成本,需要国企提供一个平台。

第三,就是奖励官僚。奖励官僚的内涵很大,除了人员的流动之外, 还可以获得高额的奖金,更主要的是这种平台缺乏监控之后会导致关联交易、家族利益输出等等。如果是这样一个基础,那么我们执政的基础和政权就是有问题的。

目前的这种垄断模式,既是现有政权所依赖的一种模式,同时又是对现在政权伤害最大的一种模式。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上游的资源被垄断,肯定会引起物价涨价。煤、油等价格都涨,中小企业成本加大、国际竞争力削弱,GDP 下降,可能引起群体性事件。

那么,如何做才能保持权贵和人民大众之间利益的平衡?我们希望走一条和平的道路,像英国当年的改革一样。

因此,中国的政治家要有智慧,带领中华民族走出这个表面看似平静,实际上面临着严峻选择的历史时期。既不要进行惨烈的革命,同时又能够使得中国的权贵阶层和草根民众之间,在政治架构上有一个利益的平衡。

关键字: 财富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