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与和谐: 印度社会面面观

作者:戈松雪

冲突与和谐: 印度社会面面观

(印度贫民窟

印度在对外宣传时给自己定位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国家,从印度社会的现实状况来看,也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到处都有巨大的反差,到处都有深刻的矛盾,而社会却处在一种平稳的状态,生活中充满着和谐的气氛,令人难以捉摸。

(印度人斥巨资修建寺庙

富与贫

孟买是印度最大的城市,那里有世界最昂贵的私人住宅和亚洲最大的贫民窟。印度第一富翁穆克什•安巴尼在市中心的阿尔塔芒特路为自己建造了一座27 层塔楼,只住他一家人,造价超过10 亿美元。这座私人住宅楼内设有直升机停机坪、图书馆、水疗和按摩室、小剧场、宴会厅等,甚至还有一个人工雪屋以抗衡孟买酷热的天气,极尽豪华奢侈,犹如现代版的皇宫。然而孟买的贫民窟也是举世闻名。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把孟买的贫民窟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据统计,孟买生活在贫民窟中的人口比例高达41.3%,在0.4 公顷的土地上就能挤住着近2 万人口。贫民窟基本上是肮脏、贫困、缺医少药、缺水少电、环境恶劣的代名词,有的地方上千人共用一个厕所,有的地方根本就没厕所。印度政府多次信誓旦旦地说要制订计划消灭贫民窟,然而计划总是停留在纸面上,多年来收效甚微。也有人说贫民窟是城市化过程中农村人进入城市的灵活入口,脱贫路上能够负担得起的门票,需要保留。根据预测,印度的贫民窟人口到2017 年将激增至1.04 亿,占那时候印度将有12.8 亿人口的9%左右。富与贫的差距如天壤之别,高楼大厦的旁边就是简屋陋棚,大家相安无事,各过各的日子。

尊与卑

印度教有种姓制。种姓制度的起源是根据印度最古老的婆罗门经典《梨俱吠陀》所述,诸神将原人作供物祭祀,切割其身体从而产生了人类。原人的身体被分成了四块,就此产生了四个种姓的人。原人的嘴成为婆罗门,从事文化教育和祭祀活动,是专门负责跟神打交道的,属于最高一级的种姓;胳膊成为刹帝利,从事行政管理和打仗;大腿成为吠舍,从事商业贸易;双脚成为首陀罗,从事各种手工劳动和农业,属于最低一级的种姓。种姓是世袭的,祖祖辈辈一脉相传,不会改变。除了这4 个种姓之外,还有一伙人,就是所谓的贱民,在印度教中被称为“不可接触者”,连种姓的边都不能沾,其社会地位之低下卑贱连牲口都不如,真乃人下人。牲畜还能接触,贱民属于不可接触的一类。贱民干的是最低级下贱的活,不能到为种姓印度教徒服务的店铺里去,不可使用道路、渡船、水井、学校等公共设施,不可进入寺院,而且动辄就遭受酷刑而无处伸冤。种姓偏见使贱民妇女一直遭受着压在社会最低层的厄运,强奸经常被用作一种征服贱民妇女的政治和社会工具,有评论说“对贱民妇女施加性暴力是强制执行贱民地位的一种制度方式”。

种姓制等级森严,卑尊明确,在日常生活中各有各的活动范围和交际圈子,在婚姻方面更是有着清规戒律。最循规蹈矩的是在本种姓之内联姻,相安无事。如果高种姓的男子娶了低种姓的女子,叫“顺婚”,勉强可以接受;如果低种姓的男子娶了高种姓的女子,叫“逆婚”,那就是大逆不道,不能容忍的,他们生下的孩子是贱民,家族为了名誉会宣判处死当事人,并且派亲兄弟去执行,这就是时至今日印度社会还偶有发生的“荣誉谋杀”。

印度独立以后制定的宪法中第15 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因种姓、宗教、出生地而受歧视”;第17 条明文规定废除“贱民制”。为了保证低种姓人和贱民的教育和求职权力,印度还实施了专门的“保留政策”,不仅在议会两院为他们保留一定比例的席位,而且在所有政府机构和国营企业中为他们保留高达27% 的名额。虽然在今天印度人的身份记录里不再有任何关于种姓的记载,但是种姓制在印度社会特别,是在农村仍然保留着巨大的影响力。印度现在属于贱民阶层的大约有1.6 亿人。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种姓制已经变得模糊,尤其是在城市里不那么明显了。贱民出身的科切里尔•纳拉亚南1997 年出任印度总统这个最高职位,担任邦首席部长高官的贱民也不乏少数。尊卑贵贱各行其道又混为一体。

(印度传统婚礼

生与死

印度教有转世及灵魂不死之说,认为凡人一生中产生的业,决定了他的灵魂下次转世重生时,究竟是成为更高等或更低等的人,还是变成一头兽,甚至一只昆虫,因此今生今世要努力好好修行,为来世打好基础。转世的信念加强了印度教尊重一切生命的情感,因为一个人的祖先或亲戚也许已经再生为一匹马或一只虫子。对印度教徒来说,一切生命都是神圣的,任何生物都是神安排在伟大生命链条上的一环。秉承着这样的信念,印度人尊重生,不惧死。

印度教有明确的孕育子女观,认为就男人和女人单独而言,都不能算是完整的,只有把他们放在一起,才构成一幅完整的图像。结婚是建立新家庭的第一步,结婚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生孩子。父母要想生出理想的孩子,必须做好计划,包括对夫妻之间身体上和感情上的和谐进行计划。双方都必须渴望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在印度教的一部古籍里说,夫妻经过精心准备后,可以使精液和卵子中的不良因素失去效力,保证得到一个好孩子。良好的怀孕是通情达理和相互策划好后产生的结果。印度教的另一部古籍里说,根据男女在做爱期间的饮食、气质和行为,由此生出的孩子也会具有类似的气质。

印度教徒有一个重要信念,就是人的一生要经历四个阶段,理解了这四个阶段,知道如何应对生活的变化时,就会更深刻地理解生活,有更多的收获。第一阶段是从出生到结婚成家之前的独身时期。这个阶段是要把人培养成为一个好人,通过灌输和教育养成良好的习惯。第二阶段从结婚到50 岁左右,成家立业,抚养一个良好的幸福家庭,培养下一代人。第三阶段从50 岁到75 岁,这时子女已经长大并成家立业,家庭责任可以移交给下一代人了,要逐渐摆脱家庭和身外之物,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奉献给神,回归自然,摈弃人为的奢华和欲望,专心追寻神的最高精神境界。第四阶段从75 岁到生命的终结,在这个阶段要抛弃世俗利益,切断世俗关系,在精神上觉醒,实践苦行,禁欲。如果一个人在这个阶段能够心平气和地对待自己,他就是在重生中为最终找到自由做了最后的努力。印度人清楚地知道有生必有死,人生中的最后一道圣礼就是把尸体火化,由死者的儿子主持火化仪式,死者的家属及亲友都来向遗体和灵魂告别。按印度教的说法,创造世界的梵天只让像火焰般的灵魂获得生命。从这个灵魂诞生出了天空,从天空诞生出空气,从空气诞生出火,从火诞生出水,从水诞生出土地。由这五种元素构成了人体,当尸体在火中焚化后,这些元素又回归到大自然中原来的地方。灵魂在人死后还继续眷恋着曾经依附的肉体,只有当肉体被火焰化作灰烬后,灵魂才离开,去寻找新的依附。因此印度人能够坦然对待生与死。

男与女

印度在历史上就是大男子主义盛行,女性的社会和经济地位很低。人们常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印度妇女的社会地位而言这话也有道理。印度家庭的财产是由儿子继承的,女儿没有份。印度妇女长期以来社会地位低下,主要是因为妇女没有财产,没有收入,没有经济地位,在家里是最受压迫的最底层,在社会上也没有立足之地,属于男人的附庸和用品。印度有女儿出嫁送嫁妆的习俗,娘家尽其所能地陪送嫁妆,为的是让女儿嫁过去后有一定的经济地位,不受气。由于生女儿对印度家庭意味着沉重的经济负担,甚至有人赌咒别人时竟然说:“让你生个女儿。”

经济地位的低下带来人格尊严上的屈辱,性骚扰和性暴力经常发生在印度女性的身上。根据印度国家犯罪记录局的统计数字,每20 分钟就有一个女人在印度的某处被强奸。尽管法律上禁止,但社会上杀死女婴和通过产前检查发现是女婴而堕胎的现象还挺严重,妇女们在抗议这些暴行时愤怒地喊出口号:“我们在子宫里和子宫外面都不安全!”

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样一个男尊女卑的印度,有女性出任国家总统这一最高职务,有女性担任总理这一最有实权的职务,有女性坐到邦首席部长这头把交椅上。印度20 世纪90 年代初开始经济改革,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产生出了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而女性是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她们在经济上能够自立,思想意识和行为举止符合现代潮流,一改以往卑躬屈膝唯唯诺诺的形象。看来印度妇女的地位会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潮流中水涨船高。

奢与俭

印度人花钱有的地方出手阔绰,有的地方抠抠搜搜。在军火采购方面印度像个暴发户,大笔地花钱,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公布的统计数字,截至2008 年底,印度当年的军购费用约为18.5 亿美元,仅次于韩国,居世界第二位。2000 年至2008 年,印度已履约的军购数额累计达145.7 亿美元,2008 年的军购费用是2000 年费用的2 倍以上。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说印度已成为俄罗斯第一大军事贸易伙伴,双方2012 年的军备贸易额接近77 亿美元。

其实印度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腰包并没有那么鼓。民以食为天,印度饿肚子营养不良的大有人在。2013 年8 月印度议会通过了《粮食安全法案》。这项法案的计划将覆盖75% 的农村人口和50% 的城市人口,每年需要花费1.25 万亿卢比,约占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印度实际上已在执行粮食补贴计划,2012~2013 财年粮食补贴方面的财政支出为8000 亿卢比,而该法案实施后,印度每财年需要多支出4500 亿卢比。印度政府是否有足够财政能力维持这一政策引起各方激烈辩论,普遍认为耗资1 万多亿卢比的粮食安全计划会令印度财政赤字雪上加霜。

印度的个人生活中也充斥着奢与俭的强烈反差。前面说到的印度大富翁穆克什•安巴尼为自己建造了世界最昂贵的私人住宅,后来听风水先生说那里的风水不好,因此他一家人很少去那里居住,真比一掷千金还厉害。而在孟买扎沃瑞集市附近,那里扫大街的人会找到金匠家门前的下水道里去淘金。他们说金匠回家淋浴时,沾在他们手上和身上的金砂就顺着水流冲到下水道里了。扫街人把阴沟里的淤泥收集起来,从里面寻找黄金,有的人一个星期能淘到大约0.07 盎司的金子。这种千辛万苦大海捞针的精神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贪与舍

印度的贪污腐败举世闻名。近年来印度发生了不少腐败大案。比如2010 年印度史上最大腐败丑闻曝光,印度电信部长拉贾被曝用“白菜价”向部分不合格企业发放2G 手机运营牌照,有人估计说印度政府由此遭受的损失高达310 亿美元。同年10 月,英联邦运动会组委会被曝天价采购,22 卢比的卫生卷纸竟然按每卷高达3751 卢比的价格购买,80亿美元的最终支出远远超过7500 万美元的初期预算。同年11 月,印度国有金融部门的多名高管因涉嫌收受数亿美元的贿赂,向房地产公司违规放贷被曝光。在军购方面的腐败案也是层出不穷,几乎无案不贪。

大贪触目惊心,小贪司空见惯。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曾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印度的公安、法院、土地管理、市政服务、公立医院、农业小额贷款等公共服务部门存在大量“小腐败”问题。在一篇题为《印度腐败年》的文章中说:“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个国家,从前行贿只是为了能做错事,而现在即便是为了做正确的事,人们也要破财。”比如人们在向医院申请一份合法的出生证明或死亡证明时,行贿几乎是必不可少的前提;在妇产医院里母亲们为了看一眼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也要花钱打点护士。

对于印度人来说,这样的事并非个案,而是常识。有一个叫作贾纳拉哈的自愿者组织在网上开设了一个公开论坛,呼吁群众匿名把自己遇到的受贿官员的名字放到论坛上,羞辱这些受贿者。这个网站还为不同行当的行贿程度列出了一个“排行表”,行贿者可以比照这个“市场价格”来看自己要办成事得花多少钱。

在印度如此腐败盛行的社会环境中也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葩,阿姆利则锡克教金庙的免费食堂就是生动的一例。金庙根据锡克教先师制订的规矩和原则开办免费食堂,不分种姓、肤色或信仰,无偿地向所有进来的人供应饭食。食堂里供应的食物全部是素食,所需费用全部由信众的自愿捐助负担,慷慨的施舍保障着每天上万人在食堂里免费用餐。志愿者无偿承担着免费食堂里所有的准备、烹调和分发食物以及清洁卫生工作,包括每天用机器磨出够做5 万张面饼的面;用手工擀出面饼,在热铁板上烤熟;切炒洋葱、香料、蔬菜;煮各种豆汤;给坐成一排排的食客分发食物;清洗数不清的餐具;收拾垃圾,清洁厨房和餐厅。平常来这里当志愿者的有1000 多人,他们当中许多人都有体面的工作,比如银行的经理。看着志愿者的精神面貌和工作态度让人有一种心灵上的震撼,他们在身体力行地为人民服务。

这就是不可思议的印度,在矛盾的冲突与和谐共处中生存着的印度。

(金庙里洗餐具的志愿者

关键字: 面面观 印度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