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洪:现有宪法框架可作为空间很大

作者:盛洪

盛洪:现有宪法框架可作为空间很大

其实任何会议对社会造成的影响不是自动发生的,关键在这个会之后人们怎么做,大家是否从不同的角度去努力。十八届三中全会制定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政方针和线路图,我们要在这个基础上把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

那么我们《中国民商》杂志能做些什么事情,这可能非常现实。

我觉得有两方面。一个方面是在基础的哲学层面。现在讲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我觉得后面有一个哲学思想,就是相信每一个人都是理性的,他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他的权利要受到保护。那么最重要的就是“保护人们的利益”这句话,现在经常会被别人反过来利用。比如有些人说我们要管制土地的用途,不能搞私有化,然后最后一句话是,我们“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句话经常是以保护所谓弱势群体的利益和农民的利益来剥夺他们权利的一个借口。那么我们必须要坚信一点,就是保护任何人的利益,首先得保护他的权利。这几十年来,我们这个社会经常出现这种现象:假设这些经济当事人自己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最大利益,而我们知道,所以我们要通过剥夺他们的权利,强迫他们做我们想让他们做的事儿,来为他们谋取利益。最严重的就是三年饥荒,打的旗号是为农民的利益,实际上是剥夺他们的权利,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核心的东西。所以我们首先要在基本的哲学观念上多花工夫,下力气。我觉得有些思想资源明显就是自由主义的资源。如经济自由主义建立的基础就是:假定每个人是理性的人,如果他的权利受到保护,他一定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那么有一个市场机制就够了。

那么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中国的传统资源也必须重视。老子讲“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就是讲这个政府要是无为,老百姓可以有很好的行为规范,能够做得很好。如果你“其政察察”,整天好像很精明地去指导别人,那么“其民缺缺”,老百姓就不懂怎么做了。孔子讲“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不用说话,四季照样变换,万物照样生长,这是最基本的一个道理。所以其实我们的这种理念是有非常强大的东西方文化传统,甚至主流文化的支撑,这点我们应该大力地宣传它。我认为,其实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什么作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我们首先要跟我们的政府官员去沟通,甚至培训一下我们的政府官员。这样一种观念要是深入于人心的话,那么对这个社会将产生更大的作用。

第二个方面,在具体制度变革的操作上下工夫。我们其实现在面对的一个宪法框架、法律体系有非常大的空间让我们有所作为。比如说曾成杰案,我们最后反省说,怎么这么一个企业家因为非法集资罪就被杀掉了。那么其实大家就不能抱怨这一个案子,而要回头看,确实这个刑法中有“非法集资罪”,那么我就想跟法律界一起,看能不能合作搞一个系列研究,就研究怎样修法,提出修法草案。如何落实宪法第35 条,非法集资罪具体错在哪,应该怎么被修改。那么我们就可以依据这些研究提出修法草案。根据现在中国的《宪法》和《立法法》,是可以经过人大30 个代表的联名签署来作为一个提案在人大讨论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利用这样一个程序来推进这样的事情。天则所正是在系列地做这样的事,每年争取提一、两个这样的方案,通过正当程序影响立法,去修法。我觉得这点很重要。

另外我们还可以直接跟行政部门去沟通与合作。天则所今年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做了一个石油体制改革的方案。这个方案我们给相关的政府官员去看,他们说你诊断石油领域都得癌症了,但是很奇怪你怎么开了一个感冒药?我们方案很温和,说我们石油体制的垄断简直是糟透了,但是我们提的一个建议是要放开原油进口。后来我说这不是感冒药,这是中药,就是真放开了原油的进口,那真是打破了石油垄断,真的就是突破口。原油进口了以后,那么我们山东或其他地方大量的民营炼油厂就能获得原油了,就能炼制成品油,它就能冲垮现在的中石油、中石化垄断的国内成品油市场,这是打破国内垄断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口。而我们这个报告应该说和行政部门有合作,产生了一定的作用。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民商》杂志也可以在这些方面做些工作,我们天则所一定会跟《中国民商》杂志共同来合作。

关键字: 空间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