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改革是解决新事物合法化问题

作者:周其仁

周其仁:改革是解决新事物合法化问题

我想改革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这个社会在各种动力下发生了一些变化,不管你原来主张什么,社会纲领是什么,它总要有一些新的事物会出来,对于这个部分,无论是老三十年还是新三十年,都是有的。另一部分就是社会当中冒出一些新的东西、新的权利,如何使其合法化,这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我老说, 改革就是解决新的事物的合法化问题。

比如农村的包产到户,过去在五十年代中期就出现了,但是一直不被承认,是1981 年以后才真正承认的。那么我相信其他方面的变化也是这样的。其实你到社会基层去看一看,什么做法都有。问题是哪一部分被纳入到国家的合法体系,它对未来发展的意义就一定重大。

从这个角度看,这次三中全会决定是非常重要的,它为这10 年或者20 年社会当中发生的很多新的变化上升到合法化阶段,提供了很大可能性。我们应该抓住这次机会,使推动社会进步的一些新事物,新做法获得合法地位。合法地位能够增加各方的预期,增加社会的稳定性、持久性,也使已经发生的变化不会随便被逆转,所以这个阶段是很要紧的。

我看《中国民商》的理念是对头的。那么理念对的东西,还有一个怎么反复讲而不枯燥的问题。其实一个国家要搞好,基本的东西并不多,千变万化地来回说,就是那么几条:保护市场的权利,坚持民主,坚持法治,保护民企……但是这些东西怎么能够坚持,怎么做到不懈地追求和推进,我想到这么几条,提出来供参考。

第一,结合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应该做一个“改革之责”的题目。就是各个部门、政府机构也好,官员也好,你到底准备怎么改?这个工作要提到日程。最近有关土地问题、小产权问题,国土部、住建部、农业部等方方面面有很多人出来讲话,可是讲话还是在纠偏,说不是这个意思,那就得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个部门准备怎么改?过去通过的法律和政策跟这个决定有没有冲突?有冲突是不是要清理去掉?如果改革之责这个题目不能形成巨大的舆论,改革就很容易一波三折。决定一出来大家都说好,好的原因是发现这60 条大大超期望,超出期望的原因是原来的期望就不高。但是如果再没有下一步行动,改革又会凉下来。因此,改革有个问责的问题。

第二,落实全面改革60 条,有各种选择和落实方式,这里头有很大的空间,这个空间实际上是给社会的一个权利,学者和方方面面可以积极提意见。

第三,讲道理很重要,但是道理如何讲得让人听得进,记得住?是不是可以通过讲故事来讲道理。从受众角度看,一个好的故事包含的道理更为长久,比如我们讲新旧两个36 条,就不如当年邓小平抓了一个安徽傻子瓜子的具体事例更让人印象深刻,到今天大家都记住了。那么,现在有没有一些故事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比如是否可用增城集资案这样一些案子来推动司法改革、政策改革。民营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今天,需要保驾护航我也不反对,问题要具体化,否则就变成一个空洞的口号。怎么保驾护航?只能通过一个个社会事件的推动,把一个事情推上一个坎儿。其实每个时期不用很多事情,主要抓住哪个事情能够最后产生一个最广泛的社会效应,对此,我们要认真思考,有时候就是一些故事能促成全社会的公正。

我看到《中国民商》有一期故事抓得挺好的,是说现在很多的企业家一出问题抓到牢里以后,财产马上会引起很多纠纷。包括广东的黄光裕,抓起来那么多年财产还在,民营企业家抓了不少,抓完以后财产怎么处理,这种故事就可以深入到司法意义上来讨论。我知道王石他们做过一个联盟,就是如果联盟里哪一个人被抓了,剩下的人要负责托管他的财产。这其实都是非常重大的进步,到今天这已不是一个非黑既白的事情,我们每10 年要真正在关键的位置上往前走一步。

像土地制度改革也是非常具体的,哪一步走了以后它就再也回不去了,我们就从这一点再往前走。我们前天专门在深圳看一个土地拍卖。深圳是我们国家第一个真正照八二宪法做的城市,就是城市土地全部归国有。可是农民不干,他说世世代代就是我们的地,怎么能一晚上就宣布是国有呢?你说土地是你的,实际上这块土地上盖了大量农民的物业;你说这个物业不合法,但实际上是里面又住了大量的人,创造大量的经济活动。政府说土地是政府的,农民说土地农民的,这些年就形成了一个僵局。现在则出现了松动,双方各让一步,找到一个三七开的办法,让它上市场,公开合法交易,交易完了之后收益在政府和农民之间分成。而农民很厉害,他们不要钱,钱在土地面前很快会贬值,他们一定要招来一家公司可以上市的,他们要把这个土地出让金换成股权,政府同意,这块地就给他用,最后就成了。

这样做的还是第一例,很有意义。像这种东西就得在关键的制度环节一步步往前推。我觉得坚持市场经济、法治、民主,基本理念非常好,问题是怎么把这些关键词落实到国家和百姓的实际生活当中去,这个不容易。有的东西永远就在上层建筑里喊,它落不下去,实际的做法跟法律,跟主流意识形态咬合不起来。那么有一种办法就是,过十年咬合一口,过十年再咬合得紧一点,然后让它形成不可逆之势。

改革永远是两部分,一部分会冒出一些新东西来。第二就是冒出来的东西要纳入合法框架。这次全面改革60 条提供了大量的这种题材。我相信,我们这样一步步往前走,完全有希望把中国推向一个现代国家。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