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云峰:玛瑙赶上了好时代

作者:采写/ 本刊记者 周玉池

卢云峰:玛瑙赶上了好时代

“花如解语应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走进位于北京十里河的天一雕坊工作室,遒劲有力的毛笔字对联,显得格外醒目。

“这是陆游的一句诗,我觉得这个最能代表咱们这个行业。”眼前说话的这位40 岁左右的中年人名叫卢云峰,是这家工作室的主人。儒雅,谦和,不善言辞,周身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这是卢云峰给人的第一印象。

泡上一杯香茶,卢云峰向《中国民商》记者细细地讲述了他和玛瑙的传奇故事。

山中岁月不知年

39 岁的卢云峰,自幼跟随父母在黑龙江建设兵团长大,曾就读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美术系。

“中文和美术是我的两项兴趣爱好,一直伴随我到现在。不过,美术是我从小就喜欢的。”关于美术,卢云峰兴致勃勃的讲起了他2.4 元人民币办美术培训班的故事。

1996 年,卢云峰刚刚大学毕业,在当地的一所中学教历史,每月工资600元。深感经济压力的他萌生了试着办美术班的想法。虽然仅仅只有一年左右的美术专业科班学习的经验,但是“年轻人就是敢干”。卢云峰从百货超市里买了毛笔、几张大红纸,写了几张招生启事。“当时什么都没有,没有学校,没有教室,就在批发超市外面留了联系方式作为联络点。没有石膏像、画板,就向当地的幼儿园借。当时正赶上放寒假,就借用学校的教学楼底层作为教室。”卢云峰至今仍然能够清晰的回忆起当时办培训班的许多细节,包括它的名字“荆棘鸟画室”。

碰巧,那时候教育系统抓副科教学,很多老师需要通过美术、体育等副科评职称,学生的副科成绩好也能在高考中加分。就这样,卢云峰的“荆棘鸟画室”有声有色地运转起来。两年四期培训班,卢云峰在当地成了小有名气的才子。

1998 年,在深圳的同学邀请和鼓励之下,卢云峰带着借来的3000 元钱,坐上南下的火车, 但最终留在北京。此后的几年里,卢云峰辗转做了几分临时工,勉强维持生计。

2001 年,卢云峰做起了物流生意。刚开始小赚了一笔。好景不长,2004 年《新交通法》出台后,政策的突变让卢云峰措手不及,生意没办法再维持下去。“那段时间,真的是人生中最低落的时候。尝试做了很多事情,玩这个,玩那个,都是外行,始终没有成功。”回忆起那段惨淡的岁月,卢云峰的语调一下子低沉了许多。

在事业不断碰壁,屡屡受挫的情况下,2007 年夏天,卢云峰偶然在网上发现了一个名叫嘉荫的风景区。于是动身前往, 想借此调节下心情。

天刚入夜,列车临时停在萝卜山区的一个江边。误以为已到了嘉荫的卢云峰决定先去江边逛逛,然后再找宾馆住宿。等到逛回来的时候,卢云峰才发现,这里根本连一家宾馆也没有,连手机都失去了信号。

卢云峰只好挨家挨户去敲当地村民的家门。后来,一位50 岁的大姐收留了他。卢云峰这才了解到,这里是位于萝北太平沟行宫不远处的一个山村。山上百余种的野菜,江里美味可口的鱼,家里饲养的鸡,菜园里种的菜。大山可以提供生活必须的一切。那里的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而那里的老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

在这里,卢云峰发现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宝贝石头。“其实,玩石头一直是我的业余爱好,从小就喜欢。”于是以萝北为据点,卢云峰骑着摩托车,满世界的搜罗宝贝石头。“天黑了,就找个江边开阔的地带,升起篝火,扎个帐篷,住下来。山里头可能有蛇、黑熊,比较危险。”时间久了,卢云峰慢慢摸索出了一套野外生存的技能来。他会根据树冠的长势判断方向,通过听水声找到出路。

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在萝北,卢云峰一呆就是一年有余。

“这一年里有各种的经历,很有意思,我可能一辈子也忘不掉。之前,我是很迷恋物质的,那时候刚从学校走入社会,物质的诱惑太大。但是,在山里一年,跟自然一接近,很多东西都沉淀下来了。什么是社会的最高价值?是生活,是真正把你的人生价值体现出来。钱反倒是无所谓的东西。你看现在,我喜欢玛瑙,也从事玛瑙,然后逐渐也被社会所认可了,就证明方向是对的。我会坚持下来,做几年、十几年、一辈子,都是可以的。这在之前是不行的,主要是心态变好了。”卢云峰向记者感叹。

当初只道是寻常

作为佛家七宝之一的玛瑙虽然是中国的传统玉石。但由于材质平凡,长期以来不被人关注。

最初,卢云峰也像其他人一样做一些翡翠、白玉的生意。真正注意到玛瑙,源自一次机缘巧合。有一次,卢云峰帮一个做珠宝玉石的朋友看店。有个客人一进店,就看上了卢云峰戴在手上的一块玛瑙戒指。“当时因为不懂它的材质,他越是要买,我就越是不想卖。最后生意也没做成。我当时就留了心。回来以后,就找专家去鉴定,发现那是一块玛瑙。”后来,慢慢通过摸索,卢云峰渐渐就发现了玛瑙的价值。

后来,卢云峰尝试着做了一个名为“松鼠葡萄”的作品。葡萄是紫红色的,叶子是绿色的,松鼠是灰色的,等于三色,很干净,玉质也很好。做完以后,很快被南京古玩城的一个老板用6000 块钱买走了。“算是雕刻的成本价,石头基本上没有成本。”卢云峰说。

但过了十来天,这个人又回来找我。因为他在跟朋友一起把玩的时候,不小心摔在地上, 他发现摔得断面非常平整,松鼠是松鼠,葡萄是葡萄,叶是叶,就怀疑是粘上去的。“我说,这是我自己亲手雕刻的,实在不行就请专家鉴定,打官司。如果鉴定下来,是粘的,我就赔你两万块钱。”后来,因为这场官司,卢云峰竟和这位古玩城老板成了不错的朋友。

“那块石头是阿拉善左旗的玛瑙,很适合做雕材。”从那以后,卢云峰隔三差五就跑去阿拉善挑石头。“最多时差不多一个月得四次,一周一趟。还结交了许多圈内的朋友。”

“当初只道是寻常。这个石头当初没人把它当回事,没人在意,放在牧区放羊的羊堆里。是我们用作品把它表现出来,才有了价值。应该说,巧雕是这几年才兴盛起来的,之前玩玉石讲究质地温润、质地纯净,不会有脏的东西。巧雕是另外一种表现形式。它把原来没有价值的石头变成有价值的石头。相较于其他地方,阿拉善的石头除了做观赏之外,更适合做雕刻。因为它颜色比较丰富,可用率比较高。”

如今,阿拉善当地的许多村民,也因为捡石头卖石头实现了发家致富。当地政府还专门搞了一个文化产业园,进行奇石文化活动,希望改善当地民生、就业。“但是因为这个是不可再生资源,这两年去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可用的石材越来越有限了。”卢云峰说。

点石成金美名扬

卢云峰所说的“巧雕”,全称“俏色巧雕”, 特指在一块玉料上的颜色被运用得非常巧妙,利用玉的天然色泽进行雕刻。对这样的玉雕作品,即可称作为“俏色”或者“巧色”。

俏色巧雕,要巧料形、巧用色、巧施艺。“巧”是手法、是构思,而“俏”是结果、是灵魂。

河南安阳小屯村北出土的营玉鳖,为距今3000 年前殷商时代之玉器,是目前中国最早的俏色作品。

相较于画画,雕刻是一门减法的艺术,一块石头,它的颜色、纹路已经在那里,创作的时候需要做减法。“一块颜色丰富质地细腻的材料石,对于一个玉雕人来说是一种幸运,同时也是一种痛苦,幸运的是只有理想的材料才能充分表达出玉雕人想要表达的思想,痛苦的是大自然往往会给人以很多难题,你越是珍视,越难以轻易的取舍,这种创作的冲动与审慎的思考纠结在一起,短则数周,长则数月。”卢云峰指着摆在工作室里的一堆石头告诉记者,许多石头可能当时捡回来没有什么感觉,但也许将来有一天,某个时刻灵感来了,就可以赋予它新的灵魂。

俏色巧雕的精髓在于体裁的设计与把握。一块好的材料石是大自然亿万年的产物,怎样通过人的思想与雕琢使它更具生命力。首先应是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根据当代的时代信息有所创新,一个好的体裁应是健康而又具有鲜明的时代烙印的。例如,卢云峰一款名为《美女有毒》从选材与设计上充分体现了当代社会的现状。当下反腐,多少腐败官员因女色锒铛入狱,女人本无毒,关键在于扮演的角色。俏色巧雕作品成功的另一个因素非常重要,就颜色的运用要合理,自然而然地用色,敢于取舍,才能达到真正的艺术境界。

“玛瑙没有俏,纯属瞎胡闹。”这是业内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这是因为玛瑙产量大,本身材质便宜,廉价。如果你不做得更精细,设计不巧妙的话,就只能变成普通商品了。另一方面,“ 因为便宜,所以比较适合搞艺术创作,我一刀切下去,心理上没有负担。或者做到一半发现错了,有问题,就放弃了。如果换成是翡翠,本身价值已经上百万,你就舍不得去切,创作上也就受到了限制。”卢云峰说。

“由于材质的问题,过去很少有人进行玛瑙巧雕,即便是现在保存下来的几件,多半是匠人们业余偶尔为之的小玩意儿,都是一些工艺品。到了现代,像阜新、北玉这些大的玛瑙厂家,形成了流水线作业的不良习惯,批量化生产,造成了玛瑙的价格低廉,通常也就百八十的,一个珠子几分钱,一个挂件几块钱。他们是把它定义为工艺品,而我想做的是艺术品。从艺术角度,附加更多的内涵,通过丰富的思想,把它的整体价值提升起来。”卢云峰说。

在卢云峰看来,玛瑙有它自己的独特优势:第一是硬度很高,第二是颜色较丰富。“颜色丰富的话,就很适合做巧雕。过去硬度高雕刻比较麻烦。现在技术上来越先进,我那个机器就是德国进口,一万多块钱,金刚石的钻头,用起来非常稳,像眼睫毛、眉毛都能拉出来。”

“天然的造就,再加上人为的设计理念和精巧构思,这就是天人合一。”卢云峰不经意间道出了“天一雕坊”这个名字的由来。

玛瑙巧雕正当时

玛瑙现在赶上了好时代。放在六七年前,可能不那么容易被人接受。

翡翠白玉现在的价位已经超出了普通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一般老百姓,花三五万买个东西收藏还有可能,而现在翡翠白玉动不动就几十万、上百万。中国人的玉文化又是骨子里的,大街小巷卖菜的、卖冰糖葫芦的小贩都喜欢带个玉石手镯,你让他玩上千万的手镯,哪有人买得起。所以,就需要有一个替代品。玛瑙是佛家的七宝之一,虽然廉价但底蕴还是有的。“唯一性和天然性决定了它必然会升值。而且只要这个市场持续稳定发展,喜欢的人越来越多,自然就升值了。”

卢云峰强调,传统观念依旧是发展的瓶颈。“我去参加一展会,做了一个龙虾,后壳是红的,肚子是白的,两只眼睛,自然颜色,跟真的几乎一模一样。我觉得这东西不错,就喊了九千九。当时,整个古玩城炸开了,说楼下有家叫天一的疯了。玛瑙也敢喊九千九,那时候喊两三千的就已经很少了。”但是,实际上这些年水电费、机器磨损、场地费以及学徒的市场价都在提高。

目前,玛瑙巧雕的平均价格在一万块钱左右。“这远远不够,因为它不是一块石头的成本,而是一批石头。价值的不足,局限了它的推广,这里面有一个传统观念的作用。上次,有个朋友介绍了一个做风投的过来看玛瑙,我说五万,朋友价,别人都是十几万。他说,破玛瑙怎么这么贵。当时就把我气坏了,赶他出去了。传统观念上,玛瑙还是被认定成便宜货。”

现在,观念正在慢慢改变。“这几年已经好很多,不像前几年那么浮躁。之前买东西,先看材料,设计其次。现在不同了,很多人会去看题材好不好,工艺好不好,再去看材料。”卢云峰说。

对于玛瑙俏色巧雕的发展前景,卢云峰十分看好。他甚至预测,未来三五年,也许会有一个飞跃式的发展。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做出标杆性的作品,带动整个市场的发展。“所以,现在我的出货量越来越小了。今年的出货量是去年的三分之二。精品的话,可能要一个月才能出一件。”卢云峰透露,他的工作室目前有40 多个人,而一个月的出货量只有十几件。

目前在业内,卢云峰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巧雕师,大小奖项总是少不了他的作品。2012 年,他的一款以戴望舒的诗歌《雨巷》为题材的巧雕作品,已经被内蒙的藏家以20 万元的高价收藏了。“做玛瑙的,虽然经济效益上比较差。但是因为作品新颖,都是很多人没有看到过的,所以在圈内的认知度还是蛮高的。”

眼下,卢云峰正筹划着把侄女送进中央美院进修。“大学四年,先有一个理论方面的培养。然后,再跟我进行三四年的实践操作。有这八年下来,如果真的能喜欢这个行业,能塌下心来做,一定会很不错。这个行业其实蛮耗体力和眼睛的,四十五岁以上的人,可能就没法再刻了。我希望她可以把这个当成一项事业来做,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了。


关键字: 玛瑙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