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谈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改革

作者:中国民商网

三中全会的决定,就我个人而言,我感到达到了原来的预期,在现实情况之下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可能已到最高限。接下来,我们就要面对今后的问题,因为有了好的决议并不等于万事大吉。我们过去有过这种教训,做出了很好的决议,但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发生或没有改变。

我观察有两个方面的问题,需要我们尽力加以解决。


首先就是对决定的理解问题。我们反复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是理论上的重大突破,那究竟是什么意义上的理论重大突破?现在有两种情况,一是大家表态拥护,其实是若明若暗,似懂非懂。所以要真正让我们的干部和大众懂得决定是什么意思。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实际上对决定是抵触的,或者是根本不接受的。所以我们能够尽什么力来保证中央的决定贯彻落实,这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我们需要研究当前推进全面深化改革有些什么认识上的问题、思想上的问题和一些实际问题,研究阻力、障碍怎么打破。


其次,我们应该善于总结经验,能够有更加接近群众的一些方法去传播好的理念,传播各地一些好的经验。比如这十年来始终存在一个问题,现在依然存在,就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问题。我们应像当年搞土地承包制一样,先要想出一些措施来,能够很快创造改革的基本利益者。土地承包以后农民大多数都站到改革一边。当然,现在确实存在很多困难,因为在改革成本已经付出而效果还没出来的时候,经济也许变得不好,有一部分人认为短期利益在受损。我感到,对此政府一方面要想办法来解决这个矛盾,另外一方面还是要讲这个道理。民生主义是世界性的问题,中国特别是最近十年,像医疗改革、社会保障,胃口吊的已经很高了,那天楼继伟部长在人大讲了一句,“我们要帮穷人,不要养懒人”,被群起而攻之。我们十多年来老强调三个最——“最直接”、“最关心”,“最现实”的切身利益,问题是要怎么把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人民的切身利益这两件事情恰当地结合起来。我们需要研究民众更加喜闻乐见的办法,把一些更基本的道理能够讲清楚。



关键字: 吴敬琏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