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行压力仍在,企业需审时度势,应对危机和挑战

下行压力仍在,企业需审时度势,应对危机和挑战

2014 年已经过半,中国经济的现状似乎可以用"复苏但未明显加速、下行压力仍较大"来形容。

如何认识把握当前中国经济的现状和走势,是与会企业家和商会负责人最为关注的焦点问题。国务院参事陈全生结合自己的研究体会,同与会者进行了认真详实的分析和探讨。

对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陈全生引述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最近发表的署名文章称,尽管国际形势复苏缓慢,美国制造业回归取得较好进展,但对我国外需拉动并不明显,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使得我国外需受到影响。部分发展中国家,低成本优势非常明显,一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其转移,我国现在两头受压,外需增长乏力。

同时,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长17.6%, 创2002 年12 月以来新低。基础设施投资和政府财政收入的增幅均回落,加之债务负担较重,今年又是偿债高峰,基础设施投资受到限制,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突出,各方投资谨慎,房地产投资因销售下降正在观望。

在消费方面,消费热点需要时间来培育。想提高消费就要提高收入水平,目前城乡居民的收入增幅与前两年相比都是在下降的,想短时间内提高消费比较困难。

徐绍史认为,总体看"三架马车"都处于一种比较乏力的状态。

陈全生介绍说,按照经济学观点GDP 持续下降两个季度,就属于经济衰退。目前一季度GDP 的增长仅为7.4%,GDP 持续走低如同水落而石出,难题在沉淀、困难在积累,所有深层次矛盾也都暴露出来了。

6 月6 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点名"八省市主要领导前往中南海召开部分省市经济工作座谈会。"点名这些省市的原因一目了然。今年第一季度,除安徽外,其他各省的GDP 增速均没达到年度预期目标。其中,黑龙江同比增长仅为4.1%,不到预期增速的一半,与2013 年一季度增幅的9% 更是不能比;山西GDP 增速仅为5.5%,去年同期增长为9.5% ;河北则从2013 年第四季度的8.2%,骤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4.2%,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广东GDP 同比增长7.2%,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2 个百分点,也低于去年同期1.3 个百分点。这就是我说的中国经济也许会出现'塌陷区',也就是全国没问题,但某个省、市或者县,经济可能急速下滑,处理不好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陈全生也非常中肯地分析认为,4 月以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后于4 月2日、16 日、23 日、30 日、5 月14 日、21日、30 日和6 月4 日主持召开了8 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梳理会议内容可以清晰看出,稳增长、微刺激都是会议强调的关键词。其中多次提到"研究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实施范围"、"进一步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的政策措施,并决定在基础设施等领域推出一批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的项目"、"进一步减少和规范涉企收费、减轻企业负担"、"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简化合并增值税特定一般纳税人征收率,减轻企业负担"等引导性意见。

如此连续地推出政策"组合拳",可以佐证目前国内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生存和发展所承受的压力之重。也足以看出中央对于中小企业所面临的的困境有着充分的理解和认识。

在国内这样的经济形势下,针对中小企业比较关心的制造业目前和未来的发展状况,陈全生建议投资和经营者需持谨慎态度。"如今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已经连续27 个月负增长,价格的持续走低致使投资者对投资制造业充满疑虑。同时,购进价也是27 个月负增长,这证明制造业的上游,原材料的生产厂家也极度困难。由于产能过剩问题,这27 个月内,价格有时稍有上涨就会引起闲置产能的启动,进而导致供给增加、价格下降。这种情况下,企业还是需要维持谨慎经营的。"国务院参事谢伯阳则将宏观经济形势和中小企业发展概括为:首先,目前宏观经济形势处于下行,微观经济形势更差,企业家处于普通忧虑的状态。社会信用体系尚没有完全建成,但又出现了可能崩溃的压力,商业银行的坏账率加速上升。这些情况不仅出现在经济发展较慢的地区,更集中出现在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

其次,企业负担过重,成本急剧升高,转型升级缺乏空间、时间和资金,制造业空心化趋势加快。目前的经济似乎可以概括为"冰火两重天",传统企业生存艰难,但新兴的一些如互联网行业又在高歌猛进,这说明我们经济结构调整既面临着严重的挑战,也有着巨大的机会,也说明我们的盈利模式、商业模式确实需要升级、转型。

第三,倒下的企业大部分是因为债务链,特别是担保链出现的问题。目前我们这种银行主要发放担保贷款和企业互保的模式,会造成一个"优先打击优势企业"的恶果。

第四,表面看流动性充裕,实际上流动性紧张,这一点从企业融资难,银行拆解时出现"钱荒"都能体现出来。

第五,政府的不作为情况比较突出,特别是政府的治理能力与市场经济的创新能力不匹配。

在谢伯阳看来,解决目前经济形势的问题和"水落石出"出现的累积矛盾,唯有靠改革。目前改革的步伐还是较慢,很多改革是"只闻楼梯响,不见有人来"。但总的来看,短期经济形势比较困难,长期经济发展仍是比较乐观的。

今后的十年,将是艰难发展的"黄金十年"。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