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立法平等,关注民营经济的法律困境

呼吁立法平等,关注民营经济的法律困境

论坛上,著名律师陈有西关于《民营经济的法律风险防范和保障》的专题讲座赢得300 多名与会企业家的高度关注和好评。

陈有西特别提到,当前民营企业家在特别关注混合所有制、私有财产权保护、家族代际传承、行政审批改革、互联网金融、金融融资困境、税负过重问题、劳动用工问题等八大热点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律困境问题,亟需关注。

市场经济环境下民营企业家犯罪的案件,近年来频繁见诸报端。但在陈有西来看,很多案件都并非孤案,甚至可以看成是艰难推进市场经济与法治之路的标志性事件。如与国进民退、政商关系相关的顾雏军案;与行政干预、企业自主权有关的兰世立案;涉及民间金融风险与刑法边界的曾成杰案;涉及信息时代新型商业行为法律界线的唐庆南案;与社会性经济事件、政府恐慌相关的吴尚澧案;被称为"贵州打黑第一案"、与矿山等资源反腐牵连的黎庆洪案;被称为"广东打黑第一案"、被称为"海霸"的王军华案;涉及国资流失、大连企业改制的张超案等。

在陈有西看来,中国市场化改革给经济、社会带来了极大变化。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倡导主体独立、主体平等,因此反对公私鸿沟、许可垄断和法律歧视;倡导契约自由、交易自主,反对行政干预、刑法干预和非法经营;倡导合同稳定、交易诚信,反对国进民退、干预私企和偏向司法,倡导法律至上、社会公平,将司法从行政权中解放出来。而在这样的基本原则下,如今的经济刑法中很多内容都需要改造重构。

陈有西提出,目前民营企业发展环境和法律体系中有着五大问题,其一是民众仇富心态和民营企业家"原罪"论;其二是地方恶势力对民企正常经营的干扰;其三是司法腐败导致掠夺公民合法财产;其四是诬告得逞多来自于领导片面采信控告反映;其五是对民企的摧残严重影响国民经济健康发展。

在这样的环境和体制下,企业家面临着八种风险,需注意规避:

第一种是政治意识形态导致的风险;第二种是打黑扩大化导致的风险;第三种是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的风险,这在房地产业体现最为明显;第四种是经济行为政治化的风险;第五种是官员短期政绩观的风险;第六种是计划经济观念导致权力插手民营企业;第七种是今日中国刑法罪名的泛犯罪化立法;第八种是行政权、司法权腐败的权力寻租矛盾。

陈有西提醒各位企业家,民营企业内部的纠纷,能内部和解或解决的,切不可贸然寻求刑事法律的途径。很多企业就是因为股东矛盾,其中一方或多方向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报案",最后导致企业家被拘或被调查、账目被封等情况,企业无法正常经营,最终导致了破产。

陈有西同时建议,地方政府学会用民法、行政法的手段来管理市场经济。比如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受国际金融危机及国内宏观调控的不利影响,国内也频繁出现企业财务危机的现象。政府参与化解危机时应该坚持五个原则,即合法合规,在处理时需要遵守法律、法规,所有的措施都需要有法律与法规政策的依据;尊重经济规律,即需要按照市场规则进行,强行处理,可能得不偿失,最重要的是慎用刑法手段;平等对待各方利益,不能人为的有所偏颇,否则容易产生与激化矛盾;确保相关信息准确完整,政府一定要掌握完整的信息,不应轻信企业的单方面材料,要有客观评价,必要时聘请专业机构进行调查了解;充分利用专业机构,专业机构有相当处理经验,可以帮助形成合法的、具有可操作性的重组方案。

因此,各地政府可以采取协调危机企业的借款银行,要求银行不减规模、不收贷、不起诉等,防止企业因银行收贷而导致崩溃。同时,要求人民法院及其他司法系统,针对陷入债务危机的企业,暂不受理起诉、暂不查封、暂不执行,防止企业因某一债权人起诉而导致出现骨牌效应,最终使企业快速倒闭。然后,通过政府掌握的财政补贴、土地使用性质改变增值、地方政府的税收返还等手段挽救危机企业,帮企业走出困境。

面对企业家如何防范法律风险问题,胡德平认为,企业需要未雨绸缪,不能面对法律问题的时候才想到需求法律支持。因此,他建议企业家可以商会等平台为依托,提前签订托管委托书。有困难的时候大家抱团取暖发展,一旦遇到风险,企业家暂时不能管理企业时,也可以通过法律的途径请其他企业界朋友代为管理自己的企业,使得企业的正常经营不致受到致命的影响。

关键字: 法律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