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步改革的重点是振兴实体经济

下步改革的重点是振兴实体经济

在互动讨论中,企业家代表纷纷发言,提出自己在企业经营中遇到的问题,如企业互保有时会出现"一家倒一批倒"的问题;收购农产品时农民不能提供发票,中小企业请有资质的企业代开,就陷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刑事犯罪中;在经济转型时期,如果仅靠企业家来考虑这个问题,很难实现企业的华丽转型等等。

大家认为,中小企业为国家纳税、创造了丰厚的社会财富、履行了社会责任、为社会提供了就业岗位,但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中小企业的发展仅靠自身能力远远不够,需要国家在制度设计上给中小企业更多的政策引导和发展空间。

对此,谢伯阳回应企业家提问时谈到,目前似乎出现了实体经济和中小企业"提起来重要、做起来不重要"的问题。这两者有很大的相关性,又不完全重叠。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目前金融资源和金融行业的问题。很多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与金融的高利润相对比,很多实体经济守不住自己的本业,中小企业缺乏资金血液,也无法发展。"谈到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负影响",胡德平也深有感触。他说,中小企业的负债和间接融资都与银行有着极大的关系,现在银行管得这么严,实行"终身负责制",这对企业来说都是极为不利的。"终身负责制"不应该是指不能在业务上出现任何问题,因为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或者企业是敢保证自己绝不会出问题的。真正的终身负责制,应该是对违纪、渎职、滥权形成的坏账,终身追究责任,而不是一概而论,否则就会走到另外一条死路上去,那就是一味的要求担保,一味倾向国企,永远固化在意识形态上。投向国企就没有错误或者会免责的问题就无法解决。

在他看来,现在银行的贷款模式损坏了金融,也损坏了整体经济。哪个企业或者行业形势大好、有利可图,则所有的银行都去抢贷。一有风吹草动,企业或者行业出现危机,各家银行又都抢着采取保全措施。一家企业十几家银行来封,一夜之间企业就再无生机可言。

尤其是在经济形势变化时,经济一时还难分胜负,银行的临时抽贷与临阵退缩无异。就是经济一时下降,也有该保该退之分,也要有秩序的撤退。千万不能釜底抽薪,乱了大局。

事实上,下一步改革的重点就是振兴实体经济的问题:中国既要巩固已取得的制造业基地的地位,又要推进升级换代、将资金引入实体经济。对此,政府应该采取怎样切实有效的措施呢?

陈全生参事给出了一个非常具体的建议:动用600 亿财政资金作为技改贴息,将有市场潜力的制造业企业设备,普遍更新换代一次。按6% 的利息计算,能够带动1 万亿。由企业向银行提交贴息贷款申请、技改方案和还款计划,后两者要经过专业的技术公司论证、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担保公司担保,以及评级公司评级。但不需要政府审批,银行正常审贷即可。这种做法就是把中介机构拉进来,这些机构为了长远的利益,其专业水平一定不比政府审批机关差。让企业和中介机构各司其职,政府的职责就是严格监管,实行定期检查和不定期抽查,凡是达不到技改方案或者还款不及时的,就严厉处罚应该承担责任的中介机构或借款企业。

"1998 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时任总理朱镕基就是用376 亿资金带动了7400亿进入实体经济。政府资金1 万亿,企业再配套1 万亿,2 万亿将会极大的缓解目前的产能过剩,资金流入到实体经济,将会起到极大的作用,与投资高铁、高速公路相比,回报更快。"陈全生已将相关报告提交国务院,受到得国务院领导的高度重视。

在陈参事看来,2013 年以来中央有三条政策成果较为明显,第一条是下放权力,一块钱可以注册公司,大力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因此2013 年全国个体户数量增长了30%,缓解了就业局面。第二条是召开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地高度重视并予以支持解决。目前来看,问题解决不错。第三,出台促进信息消费的文件,有利于电子商务、物流等多个行业的发展。

陈全生还提出,未来我们需要把国内产业结构调整、产能过剩放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之下,将中国产业结构与世界产业结构相结合,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产业的重组和组合,探索我在全球的产业布局之路。所以他还建议设立一个产业结构调整基金,组织专业的基金公司,与国外的基金公司联手,国内的找供方,国外的找需方,如果找到了就成立股权各半的合资公司,利用市场的办法来运作。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