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立家:反腐不会社会大乱

作者:周东旭

进入2014年,十八大以来快节奏的反腐行动,开始进入“全天候”模式。当“天天都有贪官抓”难以成为新闻,民众的关注点亦开始转向:腐败越查越多,何时能够肃清?如何能从反腐的量变走向制度的质变?在这一节点,财新网专访数位行政、法学、反腐败专家,请他们一谈自己身处这场反腐风暴中的不同感受,以及多角度的冷思考。

  中国反腐正在以惊人的加速度演进。

  在过去的时段中,人们目睹了一个横跨地方党政大员、垄断性央企以及国家政法强力部门,中共建政以来腐败规模、程度和权力地位空前的“涉黑贪腐集团”被摧毁,而且,在山西、江西、能源、宣传、军队⋯⋯更多的窝案正在一一揭起。

  一人当官,全家受益,一人“落马”,牵出“全家”,落马的大“老虎”背后,“家族腐败”、利益链条赫然可见。

  权力何以变异?中国此轮反腐能否将长期积淀的权力变异整肃一清?财新记者专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他指出,反腐不仅不会影响稳定,反而是稳定的基础,只有查处贪腐官员及与其有牵连的家族,老百姓才会心顺,才能稳定,社会不会因为一批官员被扳倒就乱。

  财新记者:十八大至今的一系列严厉反腐举措直指权力核心,其在反腐历史能写下怎样一笔?

  竹立家:这是共和国成立60年以来,反腐最为坚决,最为彻底,也最得民心的一次,而且效果非常显著。一方面,共产党对自身的认识加深,认为权力的腐败会导致亡党亡国。另一方面,反腐决心强,效果比较显著,社会的反腐信心大幅增加,对执政党的执政信心也大幅增强。

  财新记者: 此次反腐确定“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治标与治本的关系如何?如何实现二者的有效过渡?

  竹立家: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明确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如果说2013年是治标年的话,这证明2014、2015年将会是过渡年,2015、2016年会相继出台一些制度措施,从治标向治本过渡。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第一个前提就是权力体系的现代化,建立廉洁、廉价的政府,官员不贪不腐,而且政府提供的服务很便宜,老百姓消费得起,同时,建立一个有效政府,重要的标识就是权力的有效性,比如社会纠纷的解决,治安的维护等,要有效。有效政府就是真正实现政府、市场和社会共治,形成权力分摊、责任分担的局面。可以肯定的讲,下一步就是实现治本,实现治理体系现代化,大力推进反腐的制度建设,从制度层面解决问题,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财新记者:自新一届领导上台掀起反腐风暴以来,已有三十多只大老虎相继落网,从当前局势来看,反腐难点何在?

  竹立家:反腐是一项全面的事业,要清除腐败的根源需要换土壤,不单是官员财产透明,还包括选人用人机制、公共决策的形成过程以及预算改革等,都是非常关键的步骤。比如,买官卖官为何屡禁不止?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制度限制他们,公共政策的制定也一样,一把手说了算,民主集中制搞得不好,导致公权私用。

  前一段反腐被查的原广州市委书记以及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等,将工程承包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权力变成家族性的,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公共政策制定本来是公民和组织的权力,最后转变成个人的权力,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财新记者:最近查处的案件普遍暴露出权力家族化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

  竹立家:以前这一现象不是很明显,进入新世纪以来,公权私用问题逐步严重,这也是民众非常不满的一个方面。人民是国家的基础,如果人民不满意,就要改,重点就是纯洁权力,让权力真正成为人民的,而不是家族的。有些官员将权力作为家族的,这就丧失了最起码的价值观。权力是人民的,决不允许公权私用,被个人或家族玷污。

  财新记者:权力家族化根源何在?

  竹立家:权力家族化或私化很大程度还是因为一把手权力过大。从世界范围看,对权力的约束主要是对一把手权力的限制,西方对政治一把手的严格约束已经使他们形成政治洁癖,不敢有贪腐,甚至在公共场合的言行举止也非常注意,否则就可能下台。

  中国如何做到限制一把手的权力还需要继续探索。现有的行政机构、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数量非常庞大,国有企业就有11.7万家,其中央企1.7万家,地方有10万家;事业单位更多,各级行政机构也有几万家,这么庞大的数量,每个单位都有一把手。国家是大组织,每个小组织就是细胞,细胞坏了就可能影响大组织,管好各单位的一把手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课题。

  不但要反腐败,打老虎拍苍蝇,更重要的是用制度约束权力,怎样形成运转有效的组织,以及运行机制、组织建设、管理模式和监督机制等。一方面反腐,一方面要重视建设,让组织正常运行起来。现在一把手权力过大,一个人说了算,其他人不敢吭声,无法无天的现状必须彻底改变。如果反腐很热闹,组织机制建设跟不上去,治理效率上不去,国家安全等也就无从谈起。反腐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提高组织效率,这是最根本的,如果组织效率越来越差,反不反腐都差不多。

  财新记者:近期中纪委巡视组的报告也指出,多地存在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等问题,这与一把手权力不受约束,权力私化家族化有怎样的关系?

  竹立家: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等情况中央一直在讲,要严厉惩处,这次也没有什么新的特点。这主要与三个因素相关:

  第一,票选中存在的问题比较多,既然票选,我们走了民主投票程序,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必承担责任,相当于把责任推给了投票人,民主票选走形式是跑官买官的重要形式。

  第二,一把手权力太大,跑、要、买、卖,对象明确,就是找一把手,其他人溜须拍马,因为他的权力太大。

  第三,选人用人过程中没有真正发挥当地民众的民主作用。

  跑官买官从上世纪90时代中期以后开始变得很严重,近年也出台一系列法律法规和条例,为什么管不住?因为最终还是没有管住一把手。最近山西省出台《关于党政主要领导不直接分管部分工作的若干规定(试行)》,对各级党政“一把手”限权,要求党政主要领导不直接分管五项工作,即:干部人事工作、财务工作、工程建设项目、行政审批、物资采购。这实际上是一句空话,一把手不管能行吗?因为没有相应的机制加以配合和制约。

  财新记者:反腐行进到现在,不少人产生忧虑,如此大力度的反腐是否会影响现有体系的正常运转以及社会稳定?

  竹立家:反腐不仅不会影响稳定,反而是稳定的基础,只有查处贪腐官员及与其有牵连的家族,老百姓才会心顺,才能稳定,社会不会因为一批官员被扳倒就乱。反腐的过程中,中纪委、组织部门以及中央相关部门等会进行交流沟通。反腐是得民心的,越是反腐社会才越会稳定。

  共产党的最大优势就是组织的力量,这是最根本的,不会因一把手被带走就出问题,系统工作不是某一两个人做的,都是组织行为,抓几个人不会影响组织运行,也不会影响社会管理。而且,除了组织优势,我们也还有群众优势。

  财新记者:反腐力度过大,是否也会使一些官员畏首畏尾,不敢主动承担责任?

  竹立家:我最近也听说,一些地方干部消极抵制反腐败,而且这种现象还很严重。其实谁也没说做事就会犯错,只要在法律的规定范围内做事,按照组织程序,不私用权力,干干净净,能有什么错误呢?消极抵制腐败的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对于懒政、庸政者,也要坚决查处,而且要从制度上给予明确。

关键字: 反腐,社会稳定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