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平:大的贪腐老虎固需打,成群的苍蝇也不能让它乱飞

作者:胡德平

胡德平:大的贪腐老虎固需打,成群的苍蝇也不能让它乱飞

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在“依法治国”方略提出17年之后,党的全会首次以“依法治国”为主题,无疑为未来中国建设法治国家描绘出新的路线图。从法律体系向法治体系的迈进,一字之差,标志着中国治国理政理念的重大飞跃,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大跨越。

胡德平同志首先发言,畅谈学习中共四中全会精神的体会。他说,当前的反腐斗争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是十分必要的,也是解决党内两种矛盾的有效途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反腐斗争具体布置和运作上有战略与战役,长期与阶段之分,但最终还是要看,依宪执政、依法行政,公民的公民权的目标实现没有;防腐廉政的制度、体制、机制建立起来没有。

胡德平怀着极为深沉的情感回忆了耀邦同志1986年4月9日在“端正党风工作座谈会”上做的题为《关于正确处理党内两种不同的矛盾的问题》的讲话。耀邦同志将当时党内的矛盾清晰梳理出两类:一种是工作上认识上不同意见的矛盾;另一种是个人利益同党和人民利益的矛盾。他把党内的消极因素区分为这样两种,并提出了党内对抗性矛盾的看法。耀邦同志认为,“必须明确那些严重违法乱纪,严重以权谋私,为了个人利益和本单位、本部门的小集团而严重损害党和人民利益的党员,他们同党的矛盾是属于对抗的性质”。

在耀邦同志看来,把党内对抗性的矛盾与非对抗性的矛盾分清楚,关系极为重要:“这是一个大界限。抓住这个大界限,才能把这种谋私的问题同工作上、认识上的不同意见和失误区别开来。”当他说到一些党员和党产生了对抗性的矛盾,其中触犯国法的,还要依法处理时,他又说出了一个新的法学观点:“当然不是说,这种对抗性的矛盾就是敌我矛盾,这些人就是敌人。”

胡德平在发言中阐述,毛泽东同志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说过:“人民犯了法,也要受处罚,也要坐班房,也有死刑,但这是若干个别的情形,和对于反动阶级当作一个阶级的专政来说,有原则的区别。”耀邦同志说的党内产生的对抗性矛盾并非就是敌我矛盾,这些人就是敌人。我认为他的想法和毛泽东同志的论断,十分接近。看来他的这一观点,也并非是什么新的法学观点,而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以后,就应直接面对的,如何执政、如何依宪执政、如何治国理政最迫切的问题。

经过三十多年,我国社会结构的变化,出现了若干新的社会阶层,我国宪法反映了这种深刻的社会变化。如何应对处理这些矛盾和问题呢?现在更多的是用法治理念和方法处理阶级斗争问题。这是我党执政以后,适应时代、历史、社会进步的必然转变。

前些日子,有的同志说,现在强调阶级斗争、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承认并坚持阶级斗争观点的人,不但是马克思主义者,连法国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政治家梯也尔等人也不反对。不过有些同志的认识并未分清我党在执政前后,在阶级斗争中所处的地位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的现实。说到专政,也需指明,我国的专政机器向哪个阶级专政?又如何保障人民中的这一部分,不向另一部分实行专政?我认为毛泽东对于人民内部的犯罪,对专政的解释更为占理,他这种理论、实践工作没有做完,没有做彻底,就改变了初衷,现在正是中国共产党顺应历史的必然趋势,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做出个名堂,昭大信于天下的时候。

胡德平认为,我党曾几次下决心要解决这类对抗性的矛盾,解决那些把个人利益、小集体利益凌驾于党和人民利益之上的,严重违法乱纪,严重以权谋私的党内腐败分子。但多次教育活动效果都不明显。这届党中央,通过党内群众路线教育,制定了端正党风廉政的八项规定,习近平总书记代表党中央多次强调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遵守宪法,要依法治国;要进行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建设。大的贪腐老虎固需打,成群的苍蝇也不能让它乱飞。有些大贪腐的高官,和党的矛盾当然是对抗性的。

他说,当前我国的经济总量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贫富差距超过世上公认的警戒线;甚至出现了一些受某些公权部门保护的既得利益固化集团。这些弊症都已是不争的事实。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竟然损害了人民利益,危害了共产党机体的健康。因此,这场党内教育活动、反腐活动,对中国共产党的再生建设意义十分重大。

胡德平在本次论坛上的发言随后刊发于10月31日出版的新京报,题目为《贪腐高官与党是对抗性矛盾》。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教授,多年来从事政治制度改革和行政制度改革的研究,他结合学习四中全会提出的“依法治国”理念,就如何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行了主题演讲。

关键字: 苍蝇 老虎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