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的“密码” ——记综合集成医学的开创者于晓彤

作者:周玉池

找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的“密码” ——记综合集成医学的开创者于晓彤

北京市,海淀区,繁华的紫竹院路一带。临近地铁10号线的高档办公楼——牛顿办公区605号,正是洽圩(北京)综合医学研究院的所在地。不大的空间,被分割成十多个工位,每一台工位上都配有电脑。没有弥漫在空气中的药剂味,乍看上去,倒像是一家现代化的IT公司。只有,办公人员身穿的白色制服提醒你,这里是一家医疗研究机构。

再往里走,就是院长于晓彤教授的办公室、也是他的接诊区。圆圆的、闪着亮光的脑袋,不太浓的眉毛下眯缝的双眼,以及一张乐呵呵的大嘴巴。这就是于晓彤教授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不像是一个医生,倒像是哪家名山宝刹里走出来的弥勒佛。也正是他通过十年的努力探索开创和发展了综合集成医学,治愈了数千人,攻克了上百种疑难杂症。

“值得支持,给他立个大项!”

“综合集成医学是对祖国传统医学(中医)的继承和发展,它是将人作为一个整体和复杂巨系统,全面和系统地加以认识和解析,通过人体的现象(病症)找出本质(病因),采取“无毒、无害、无伤”的方法来扶正祛邪(治病),达到阴平阳秘(健康)的状态,最终实现天人合一(延年益寿)。原则就是:以人为本、疗效为王!”

“我们认为,人体失衡是导致疾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本源,而不是由于细菌,病毒,癌细胞。我们提出的治疗方法叫做非对抗性疗法。主要使用体外冲击波疼痛治疗系统,不开刀、不打针、不吃药!完全绿色无伤害。”

“它不是所谓‘治病’的医学!而是关于人体内环境治理的医学、是人体健康的医学!我们认为,未来医学的核心应该是整体的和系统的理解生命、理解人体及其免疫系统,谁找到了激活人体免疫系统的“密码”,谁就可以掌握启动自愈系统的“钥匙”,最终谁就打开了通向未来医学的大门!”

2013年1028日,中医现代化创新项目——综合集成医学与非对抗性疗法国家级论证会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于晓彤面对来自国家科技部、政协教科文卫组、中科院、中医科学院、解放军总装备部、国家版权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理工大学、中国医科大学、航天科技集团、中国发明协会等跨学科、跨领域、跨层次的专家学者、院士教授,认真汇报和演示自己多年来潜心研究的科学成果。

一石激起千层浪,与会嘉宾被震撼和打动了。中国发明协会理事长、原科技部部长朱丽兰率先发言:“你最大的创新就是在中西医结合战略上的创新,这比战术上的创新重要得多!我觉得那个指导思想非常重要,值得支持。给他立个大项!”

中科院院士、政协科教文卫副主任、原科技部副部长程津培说:“你们能把中医这套理论里边最容易被西方人所理解的经络作为一个载体,以你们的冲击波作为一个手段,深入解析里边的规律,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710研究所科技委主任于景元表示:“这是个创新,将系统思想和现代技术结合,这里蕴含着深刻的值得我们高度重视的学问。还有一点可贵之处,是他的研究不是在体制内,而是体制外,这是另一个层次。”

国家“863”专家组组长马俊如说:“今天的视频和演讲令人很吃惊很兴奋!一个同样的工具,用一个新思维模式操作可以产生不同的效果,你这是创新思维产生的效果,很好!有推广的价值!这方面可能要得到社会的捐助,政府的支持。”

原联合国科技参赞、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孔德涌说:“方才给我的治疗非常有效,原先腿一活动就疼,现在非常轻松。它不仅治病,用冲击波还能找到你病在哪里。我觉得这个事是一个开创性的。”

而正是在这个论证会召开两个月之后,20131224日,北京综合医学研究院应运而生。于晓彤为首席科学家兼院长,崔健君教授为首席研究员,并由27名教授组成研究团队。

“武林”高手:望、闻、问、切、打

坐下来,倒一杯茶,寻常的聊天唠家常,于教授的望闻问切,就在这茶香四溢的氛围中进行着。

望五官,闻气息,问症状,摸脉象。每一个环节,都细致入微,而春风般的笑意伴随始终。就在记者采访期间,于教授就通过持续地观察患者的舌苔,来判断诊疗效果。

问是关键的环节,他会问你,病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最近有没有遇到不顺心的事情,都去过哪些医院就诊。也许患者的答案漫无边际,但于教授看病的线索就在其中。例如,于教授就通过聊天,发现一位管状视力患者的病源,是来自于儿子婚事不合心意所导致的气血郁结。

“恐惧可以要人命,这点国外已从心理学上得到了验证。”所以尽管来这里的人,通常都患上了疑难杂症,但每一次问诊结束,于晓彤总会笑盈盈地说:没问题,你这个病是可以治好的。医院一上来就是这个检查,那个指标,告诉你身体这里有问题、那里也有问题,但是恰恰忽略了人这个整体。而在研究院,治疗的方案不仅仅是针对病症,更重要的是调理整个人体的系统,使用现代的高科技医疗设备帮助人体扶正,激发人体的自愈能力达到祛邪的目的。患者的信心很重要,找到真正的病因,患者的恐惧也就会消除。

除了望、闻、问、切之外,在于晓彤整个的综合集成疗法当中,还有一个特殊的环节:“打”。“通则不痛,不通则痛。”于教授的冲击波疗法,正是借助STORZ公司研发的MP200型体外冲击波疼痛治疗系统,帮助患者找到人体经络的瘀滞部位,消除全身的痛点、气淤点,使气血循环正常,从而改善人体内环境来激活和提高人体的自愈能力,让人体自身来治愈自己的“病”!

在于晓彤教授看来,冲击波疗法是非对抗性的。也就是人机结合以人为本,因人施治和辩证施治,把患者的功能态恢复的程度作为疗效的主要衡量指标,以生化指标和影像学作为参考指标。

2014年1111日,对于52岁的刘先生来说,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他接到了来自洽圩(北京)综合集成研究院的回访电话。

一年前的1111日,他被诊断为右肺中心型肺癌并右肺门及纵膈7区多发淋巴结转移,同时被告知仅能存活三个月。同月15日,刘先生第一次接受了于晓彤教授的综合集成法的治疗。此后的半年时间里,刘先生共进行了13次连续治疗。电话里,刘先生的妻子做了这样的描述:目光有神、面色红润、体温正常、不咳不喘、能吃能睡、体重稳定。若是不知道他的病史,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曾经患过癌症。

就在《中国民商》记者采访期间,子宫肌腺症患者钱女士刚刚治疗结束。“痛,但是很爽!打完了,过后就舒服了。”

“冲击波治疗就像小说里写的,身体被武林高手注入一股真气,并不停游走,体内觉得热腾腾的,感觉变敏锐,反应也变灵活。而于教授,显然就是那个武林高手!”一位脑出血后遗症患者这样描述接受于教授治疗时的感受。

洋为中用:十年辛苦不寻常

“神乎其神”,“匪夷所思”,“难以置信”,这是几乎所有人听说于晓彤之后的第一印象。“不开刀、不打针、不吃药,让你吃得香、睡得着、拉得爽”,完全绿色无伤害。从3岁的孩童,到96岁的老人;从运动损失、骨关节外科,到红斑狼疮、渐冻症、先天软骨发育不全、帕金森症、癌症等,几乎所有疑难杂症在于晓彤这里,都可以得到不同程度的破解。

然而罗马并不是一天建成的,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对于晓彤来说并非唾手可得。于晓彤与医疗的结缘,要从1987年就读于上海医疗器械高等专科学校开始。

而于晓彤真正学习诊治病人步入医生行业,则是从2003年师从“国务院学位办全国第五批遴选的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中国临床医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崔健君教授学习疼痛医学及西医基本理论开始。他了解到:慢性疼痛作为一种生物学疾病,其发生在35%的人群中,但目前社会上对它认知度还参差不齐,依然处在“疼痛科科诊治,科科难诊治”的状态中,治疗方法多,疗效不一,很难获得痛患的满意。

恰在此时,《世界卫生组织蓝皮书》的一段报告吸引了他的注意。报告指出:仅控制好偏头痛,就能使全球GDP上升2%3%。细心的于晓彤查阅文献还发现:疼痛往往不单独出现,常常伴随有自主神经功能的紊乱(如精神抑郁等),这不仅给患者及其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造成许多社会问题,诸如经济负担加重、家庭解体、离婚率增加、排斥与亲友的交往,甚至自杀或危及社会。

于是,于晓彤决定结合自己的专业在诊治疼痛方面做出自己的努力。当他刚刚被聘为上海理工大学医疗器械与食品学院的客座教授时就树立了一个目标:要找到一种新的治疗方法可以通过非药物的方式去解决疼痛,最大程度地减少手术和药物所带来的副作用。

然而,在国内经历了一年多的多方奔走,频频遇阻之后,于晓彤把目光瞄向了美国克利夫兰慢性疼痛研究所和德国法兰克福运动医学研究所,这是国际上治疗慢性疼痛和运动医学两个顶级的研究所。

在那里,他发现国外医生使用一种冲击波仪器治疗疼痛:通过联合式冲击波系统,医生可以同时使用放射式和聚焦式冲击波治疗多种疾病,不仅可以治疗机体末端性病痛,而且还可以治疗不同深度的疼痛(扳机点痛)。2004年,于晓彤进入德国STORZ公司师从珀尔博士学习医用冲击波原理及其临床实践,就此开始了冲击波治疗疼痛的求索。到2007年,于晓彤将放射式冲击波疗法应用于慢性疼痛的诊疗,他通过控制冲击波的能量、频率、治疗部位等来寻找最合适的治疗方案,大部分病人的疼痛在他那得到了满意的治疗效果。于晓彤对治疗经验进行了总结,并发表在国内核心期刊上。

然而,于晓彤很快就发现西医理论无法帮助理解许多内科的疾病,特别是疑难杂症。这时,他开始将目光转向中医理论,向老祖宗学习智慧。在《黄帝内经》等传统中医理论的学习和不断实践中初步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念。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在系统科学家于景元先生向他讲授钱学森先生的系统论之后,使他对之前学习的理论和实践经验融会贯通达到了提纲挈领的作用,使得临床实践更上一层楼,成功突破了晚期肺癌、肝癌、乳腺癌、胃癌、胰腺癌、甲状腺癌、结直肠癌、淋巴癌等不治之症。

以人为本:让生命有尊严的活着

对于于晓彤来说,2014年是一个很忙,但却很重要的年份。416日,解放日报发表《于晓彤教授谈综合集成医学》,全面介绍于晓彤综合集成医学的理念。813日,综合集成研究院的官方网站正式上线。与此同时,官方微信、微博也都开始投入运营。同月29日,综合医学研究院首批“综合医学研究院研究员”授聘仪式在北京观唐隆重举行。这意味着,研究院的运作逐步步入正轨。

9月,科技日报社主办的学术性期刊《前沿科学》2014年第3期,重点推荐于晓彤教授的论文《综合集成医学与非对抗性疗法》。该文由中国著名系统科学家和数学家于景元先生与原联合国科技参赞、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孔德涌联合推荐。

10月,于晓彤赴德国柏林参加由法兰克福医学院主办的第二届世界冲击波大会。大会期间,于晓彤教授还开始挑战了一项世界性的难题:西医认为,运动神经受损后功能是无法修复的。参会代表中,有一位嘉宾在15年前接受癌症手术后放疗导致右臂神经严重受损,整个右臂失去知觉。在之后的3个月内,经过了17次治疗后,成功地使这位患者的上肢恢复了知觉。本次会议还决定2015年的第三届世界冲击波大会将在上海举行,由洽圩(北京)综合集成医学研究院和法兰克福运动医学研究所联合主办。

2014年121-5日,洽圩(北京)综合医学研究院首届综合集成医学与非对抗疗法研习会在北京举行。与此同时,研究院的首次大规模社会招聘,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

忙是过程,不是目的。参加中国民商(黔西南)2014年度论坛是为了推广他的综合集成医学理念,但他会提前两天到达黔西南州,带上专业相机,把那里的山山水水都看遍。接诊很忙,他会和患者一起品品茶、聊聊天,不经意间告诉你一两条健康养生的秘诀,他会偶尔抽两支烟,检测肺病患者的治疗效果。

对于很多人来说,工作和生活是分开的。但对于晓彤来说,这两者是合二为一的。“我们讲以人为本,健康应该是向内求的,要靠我们自己本身身体的系统平衡,而并非依靠医疗器械,依靠药物,依靠手术这些外在手段。西医现在已经走入了误区,所有的东西都靠数据和指标。那是以物为本,人成了药物和医疗器械的奴隶。”于晓彤说。健康的生活来源于心情舒畅、气血通畅。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稍微注重一下饮食习惯,让身体机能运转起来,整个人自然就是健康的。

时下,研究院的各项工作正有声有色的展开。“最近,我们提了发展规划。就整个产业来说,现在是产业化开始的阶段,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内部的发展是“诊疗、科研、培训”三位一体,而就外部来说,我们的战略是放开中间,发展两端。一是发展高端,包括国外,现在也被邀请在国外开诊所。”

“另外一个是走向基层。我们开玩笑赤脚医生又回来了。乡村卫生员,只要稍微有一点中医的知识经过一定的培训,拿着我们的冲击波诊疗设备,基本上常见病都能解决。我们可以随时在网络上就案例进行会诊指导。这将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可能就不需要弄那么多的药,这对药企业,不是个好消息。”于晓彤神秘地对记者说。

2014年1224日,星期三,对于那些曾经在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老帅身边工作和服务过的老同志来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天。自从曲琪玉老同志代表中国未来研究会与洽圩(北京)综合医学研究院的于晓彤院长商量决定,每星期的星期三专门为老干部进行免费义务诊治后,已经有上百名年过古稀的老干部享受到了综合集成医学的非对抗性物理疗法的有效诊疗,解除了困扰他们多年的颈、肩、腰、腿的疼痛问题,以及老年性耳聋、便秘、顽固性湿疹等问题,大大地提高了这些老同志的生活质量。

于晓彤有忙不完的事情,他像一个空中飞人似的四处奔波。但是,挂在他脸上如春风般的笑意却不曾稍减。他说:“我实际上是在传播一种健康的生活理念,让生命更有尊严的活着。”

关键字: 免疫系统 密码 医学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