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骏:人口结构变化如何影响未来中国经济

马骏:人口结构变化如何影响未来中国经济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演讲中讨论了三个题目。一是讨论了2015年的宏观经济走势和增长前景,二是分析了人口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结构的影响,三是提出了中国发展绿色金融的若干建议。

关于2015经济增长前景

他介绍,他牵头的人民银行研究局宏观预测小组在包括九十多个方程的计量模型和VAR模型的基础上,对中国2015年作出了经济预测。该小组在去年12月发表报告预测称,我国GDP增速会从去年的7.4%继续放缓到今年的7.1%。当时预测估计固定资产投资的名义增长率还要继续减速,零售消费增长预估跟2014年持平,而出口和进口增速将略有反弹。他说这是两个月以前的预测,现在看来可能还有调整的空间,尤其是当时所作的投资和进口的增速预测都面临下行风险。

经济增长减速,但就业情况稳定

马骏指出,从国际情况来看,全球的经济虽然复苏的势头不太明显,但普遍估计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比去年会稍高一点。尤其是美国,最近很多机构都在上调美国的经济增长预测。约两周前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到人民银行做了一个讲座,他们发布了IMF对全球经济的预测,说美国的经济增长2015年可能达到3.6%。当然欧洲面临的困难比较大,还有新型市场国家分化得也比较严重,许多机构现在预测俄国经济会陷入明显衰退。不过总体来讲,全球经济增长的复苏对中国的出口是有利的。但是,我国的实际有效汇率最近升值比较快,有可能成为抑制出口的因素之一。

马骏认为,未来的宏观调控中要淡化对经济增长速度目标,逐步提高对就业的关注。马骏关注到最近几年在中国的一个有趣现象,就是经济增长在减速,但就业情况在改善。这与传统经济学上两者之间的变量关系是相悖的。一般认为经济下行就业会恶化,但是近几年国内的数据显示,伴随GDP的增长速度逐步下降,求人倍率(人社部每月公布的劳动力市场需求和供给之间的比率,如果比率高于1,说明劳动市场供不应求)的数据却一直在1以上,而且逐步上升。仅有的几个调查的失业率数据(2104年3月是5.17%,5月份为5.07%,而到了8月份是5.0%),也表明失业率不断下降。

马骏认为有两个因素可以解释上述现象。第一个因素是中国的人口结构在变化,就业人口(劳动年龄定义为16岁~59岁的人群)数量已经在两年以前开始下降,去年下降了370万,表明要找工作的人数在下降,创造就业的压力就没有以前大了。即使经济增长慢一点,就业数量稍微少一点,但是劳动力市场供求平衡还是可以保持。第二个因素是中国的经济结构在迅速变化,尤其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在过去几年明显提高,每年增加约1.5个百分点的服务业占比。虽然其中“营改增”导致了口径因素,但即使除去这个因素,服务业占比的较快上升也是一个趋势。由于服务业的劳动密集程度比制造业至少要高30%,所以同样数量的GDP,在服务业能够吸纳更多的就业。

基于以上因素,宏观预测小组的基本判断是,2015年GDP增长速度如果比去年降0.3个百分点,即从2014的7.4降到今年的7.1,就业也可以保持基本稳定。

当然这些经济增长的基准预测是在研究人员对国际环境、政策变量一系列的研究前提下作出的。如果假设的情况出现变化,这些预测会变化。

从国外来看,一个重要的风险是如果美国加息速度明显高于预期,也可能导致某些国家的金融市场资本大幅度流出,从而导致相应国家的经济低迷和对中国进口需求的弱化。此外,如果我国房地产价格持续低迷,进一步导致销售和投资的超预期下降,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大幅下降,则可能导致地方政府基础设施投资的进一步减速。

人口结构变化将影响各个行业的长期表现

马骏指出,2014年经济结构转型非常快。名义GDP中,金融业的增加值上涨了近40%,这与股票大涨有关,但未必可持续。此外,信息、教育、水利、建筑、房地产等服务领域增长较快,超过全国名义GDP的增长速度。而工业、交通运输业相对较低,住宿餐饮更是负增长。制造业中各板块利润的增长情况也处于明显分化状态,比如采矿业大幅度下降,这跟油价、铁矿砂价格和其他金属价格下跌有关联,原材料基本没有上涨,而装备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长非常之快。很明显重工业和比较低端的制造业成长动力变得非常有限,而有技术含量的产业则显示了较大的成长空间。

展望未来的经济结构变化,马骏认为,推动结构变化的还有许多因素,包括人口结构、经济政策、环境压力、技术创新等等。他指出,影响经济结构变化的最长期因素应该是人口结构的变化。

以日本和印度为例,日本人口年龄分布图是明显的橄榄形,最集中部分是60岁左右的部分,所以人口严重老化。印度人口年龄分布图像一棵小树,最集中地分布在0岁~20岁,说明它人口非常年轻。因此许多经济学家预测,若干年之后印度的经济增长速度、增长潜力会超过中国。日本从二十年前至今经济增长平均为零,老化的人口结构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对印度来说,年轻的人口结构如果能加上良好的经济体制环境,就可以维持一个高速增长期,这就是人口红利。

马骏用图表显示,中国的人口结构介于印度和日本之间。我国目前人口结构中最集中的部分还处在40多岁。十几年之后,即到2030年左右,中国的人口结构就会接近日本现在的状况;到2050年,中国的人口结构会比日本目前的人口结构还老化得更加严重。即使全面放开了二孩化政策,人口老化大趋势也是不可逆转的。

马骏在2013年对未来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增长率做了一个预测,结果显示,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开始负增长,预测未来三十多年中劳动年龄人口将下降两亿人。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对经济结构的影响很大。还是以日本经历的情况看,在劳动年龄人口萎缩的过程中,制造业结构经历了大幅度变化。在1960年时,日本的人口结构还比较年轻,劳力充裕,其劳动密集型行业尤其纺织业占比还较大,到了1977年纺织业基本消失,此间相应增长较快的是技术密集型的装备制造业。也就是说在劳动人口下降的背景下,劳动密集型产业占经济的比重会大幅度下降,但技术密集型的行业则会大幅成长。

人口结构变化的另外一面是中国的老龄人口占比会大幅度上升。根据马骏的研究,未来20年老年人口会上升将近两个亿。这个趋势也会对经济结构产生重大影响。以医疗消费为例,韩国和日本的数据表明,一个70岁的老人所花的医疗费用是年轻人的4倍~8倍,那么如果老人增加两个亿,则医疗消费的增长必然非常之快。今后十几年中,可预计中国的医疗消费支出每年会增加百分之十几,将远远高出GDP的增长速度。与人口老龄化相关,未来对保险的需求也会大幅上升。

从负面来看,人口因素还会对中国一个重要的经济板块——住宅消费有很大影响。由于新增的劳动人口下降,结婚、生孩子的人口也自然下降,从长期来看会抑制住房的刚性需求的增长。

总结一下,人口结构的变化将深刻地影响我国未来各个行业的长期表现。以日本为例,从上世纪80年代初到2000年20年间,不同行业中股票表现最好的是医疗、交通运输、零售、服务业、保险,尤其跟医疗、保险相关的行业表现非常好。而银行、建筑、航运、钢铁表现很差,这些都与刚才所讲的人口结构的变化有关。中国今后20年行业结构的变化,也很可能会类似于日本过去20年的特点。

用绿色金融来治理环境

马骏几月前出版了《PM2.5减排的经济政策》一书,从经济和金融角度研究了如何治理中国的雾霾问题。根据中国主要城市PM2.5的年均水平和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大城市的对比,中国PM2.5年均最高的是石家庄150,北京是90,上海60,深圳是40,惠州是35。从全国来讲,惠州应该是最好的空气质量之一。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第二阶段的标准是25,发达国家的标准是10。以北京为例,要从现在的90降到35,马骏的测算表明,还要16年的时间。

我国的水污染和土壤污染也十分严重。如我国水质污染超标的水源占到75%,19%以上的耕地污染超标。关于这些污染导致的成本,以十年前环保局的估算,环境退化成本占到全国GDP的3%。亚洲开发银行的研究显示,光空气污染造成的损失就达到每年3.8%的GDP。马骏提出,解决环境问题不能仅仅依末端治理,还必须改变我们的污染性的经济结构,包括产业结构、能源结构和交通运输结构。

目前中国的重工业占经济比重在所有大国当中是最高的。而重工业单位产出导致的空气污染是服务业的9倍。能源结构中我们常规煤炭占比达到67%,而燃煤产生的空气污染是天然气的十倍。交通运输结构中,在中国城市居民地铁出行的比重只有7%,93%都是公路出行。而私家车产生的污染是地铁的10倍。

马骏说,要改变这三类污染型的经济结构,首先是要改变投资结构。目前中国的投资结构处于一个绿色产业供给严重不足的状况,而资金过多地投入到污染性的行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污染性行业太赚钱,它吸引投资,而绿色、环保的行业不太赚钱,不能吸引足够的资金。

他预计,今后五年中每年需要的绿色投资在2万亿以上,但是政府只能拿出大约3000亿,也就是10%~15%可以靠政府,另外85%~90%要靠民间资本。在价格信号不能吸引绿色投资的情况下,中国就需要建立一个绿色金融体系,通过金融方面的政策制度安排,使得绿色投资比以前有更高的回报率,能够吸引足够的民间资金。

为此,马骏牵头的绿色金融工作小组提出了14条建议。其建议之一是构建绿色银行体系,包括在国家层面建立生态发展银行,在地方层面鼓励民间资金设立绿色银行,商业银行层面应像兴业银行一样设立绿色金融事业部。兴业银行是全国唯一一家设立绿色金融事业部的商业银行,目前做了七八年,到现在为止已经有3000亿的绿色贷款余额,不良资产率只有0.2%,资本金回报率达到29%,所以银行搞绿色贷款的空间其实很大。

马骏建议,政府和金融机构还应该通过绿色基金、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保险等方式来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比如,地方政府应该推动绿色产业基金的发展,政府可以用GP或LP的方式参与。另外,政府对绿色贷款采用贴息的办法加以支持,以放大杠杆作用。未来还要支持和鼓励发行绿色债券,目前兴业银行已申请发行第一只绿色债券,正在审批阶段,估计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实现。绿色债券可以解决银行负债平均期限较短的缺陷,支持一些周期较长的绿色项目如水污染治理。此外监管层面还应出台一些优惠政策,给予绿色债券的机构投资者减免所得税的优惠、在贷存比和风险权重等方面给予支持中小企业债的同等待遇,从而降低绿色投资的融资成本。为推动绿色金融体系的建设,马骏还提出建立绿色股票指数和在此基础上发展绿色金融产品,以引导资本市场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绿色行业当中去。还应该探索实行强制性的绿色保险制度和确立金融机构的环境法律责任。

马骏指出,上述这些建议中的大部分能够降低绿色投资的成本,从而提高绿色投资股东的回报率,引导更多的民间资金进入绿色产业。工作小组建议的部分措施还同时抑制污染性项目的投资,并强化企业和消费者的社会责任。

关键字: 中国经济 如何 影响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