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鲁生:中国医药业的机遇

作者:惠鲁生

惠鲁生:中国医药业的机遇

欢迎到会的各位朋友。我曾经去过北卡,当时是作为中国政府的谈判方。北卡给我最大的印象是他们的农业很好,医药产业也不错。我还特别看重北卡的肉类屠宰,因为三全食品的陈总今天也在这儿。大家情谊很深,但是今天时间很短,我希望就这么短的时间给大家提供一些中国医药界改革的一些情况,从三方面介绍一些大家最希望知道的一些事情。

第一我先简短地讲一下我国医药产业现状。总体来讲从2010年—2014年,我国医药市场的规模6700多亿—12000多亿,年均复合增长16.5%。其中,从2008年开始医药行业规模的增速开始放缓,增长下降到14.8%,2014年这个数据大概是12.9%。下一步随着老龄化,疾病负担能力的增强,国家讲究医保的全覆盖,讲究大病统筹,讲究新农合能够使老百姓得到更多的实惠,我觉得随着我们政府对民生的关注,负担能力的增强,以及广大人民群众健康意识的提高,预测到2019年,我国医药市场规模将超过22000亿。产业的增速情况是这样,我记得我在食品药品监督局的时候,当时有6500多家药厂,有些没有通过严格的GMP认证(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需要规范。现在中国有4800多家药品生产机构,主营的产品化学药品占49%,中成药占32%,生物药品占19%。

2014年我国医药市场的规模,仅零售这个环节是12000多亿。2014年我们整个药品的销售结构如下,化学药品的销售额是7696亿,大约占62%;中成药销售额大约3848亿,占31%;生物药品的销售额86亿,占7%。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在进行医改。中国医药的最大问题是医药不分,医院靠药维持收入这是不对的。像国外80%的药品都在社会的零售药店,而我们目前医院的药品销售7900多亿,占总量的64%,这绝对是不正常的。所以随着医改的推广,将来一定要医药要分开,药品因为除了医院、除了临床用药,大部分的应该回社会药店,我们现在的零售药店才只占2023亿,占16%。

另外大家关注的是,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2014年销售收入已达到2469亿元,同比增长7%以上,远高于其他制造业。自2003年以来,全球生物医药市场增速在10%以上,而中国的年均增长率更是达到25%以上,处于大规模产业化发展阶段。我再给大家简单梳理一下药物的分布,我们抗感染的药物占19%,消化和代谢类药物占16%,我们心血管的药物占13%,我们的抗肿瘤药物占10%,免疫调节占9%,当然还有其它,以上是目前医药产业的基本状态。

第二个我想讲一下我们医疗机构的状态。总体来说到2014年11月,就是到去年底,我们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号称98.5万个,其中医院有26000多;基层卫生机构,包括山区里的农村卫生室,大概有92万多;另外还有专业卫生机构,像卫生监督所,像一些检测机构,有3万多,其它有3000多。

具体来讲,就是全国有医院24700多,公立医院13396所,占54%;民营医院11333所,占43%。要知道我们整个民营医院数量虽然占到43点多,但是民营医院的床位仅15%,民营医院的人均诊疗人次仅占10%,重病人次12%,可见还是十分弱小。中医医院有203所,其中中西医结合的医院有26所,民族医院有3家。民族医院如我们蒙医医院,在内蒙办的就非常有特色;再比如说我到楚雄看到的彝族医院,那里的民族医药也很有特点。我们的中医医院机构总的来说1、2、3级加起来2700多。

下面我想谈谈我自己的看法,就国家政策方面相关的主要情况,讲讲我自己的认识。我觉得我们中国医改的最大调整,是方向性的调整。就是改革的目标在向健康回归,也就是将健康作为医疗体制改革,医疗体系重构的最终目标。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医改的描述就是这样描述的,具体是引入社会力量、提供多元有选择的个性化的医疗服务,政府只负责监管信息共享;当然政府要保障面向全民的基本医疗服务。所以我们在基本用药的方面在扩大目录,在保障和覆盖面上每一年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另外从经济角度讲,我国医疗问题的主要矛盾应该是供不应求。这一点对任何国家的医改都是个大问题,医改的终点应该是如何开放市场,解放市场,其实医疗对健康的作用仅仅8%,我想在座的朋友们都很清楚,那许多的身体现象,完全可以通过自身的内部机制的调节和养生保健自行修复。就拿我做例子来说吧,我是快70岁的人了,我现在两个眼睛1.5,而我18岁时曾经经历过一次大手术,做过肺切除的手术,右下页肺切除,而且去掉两根肋骨,可是我现在的身体状况量好,肺活量几乎是同龄人的最高水准,我现在游泳可以游3000米。 我当年切肺,我父亲说你这个女儿活不了了,买棺材吧。当时我身体很弱,但是通过中医养生调理,我现在身体状况不错,而且基本上过目不忘,就是记性好。所以由此我就想,治疗用是医,用久的话保健就是医,我想我国医改应该尽快转型升级,转变以治疗为中心的医疗服务体系,迈向以全民健康为重心的健康服务体系。

政府对医改的决心很大。2013年国务院专门发文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今年又专门发了2015年—2020年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这些都为医改迈向健康服务体系,为医药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性支持。具体来看,就医疗机构而言,我认为我们资源总量不足,那就应该扩充,这个扩充就一定要大量引进民营资本合理配制。另外我们还要促进优质资源的提升,这点我觉得美国等发达国家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学习的先进技术和管理技术。

第三,医改强调以服务改善民生,要为广大老百姓提供优质、方便、廉价可及的服务,我认为在扩大基本公共卫生的覆盖面和服务面的同时需要提升专业水平与国际接轨,扩大“面”和提高“质”这两个方面并行不悖。医疗产业扩大到大健康产业,围绕药膳食疗、健康产品研发制作适用于个人家庭的健康、检测、监测自我保健,功能修复的器械产品,我觉得大有发展空间。以治病,治未病理念为核心,来实施慢性管理健康维护,是我们下一步要全力投入和聚焦研发的重心点,大家都知道在健康服务方面,中医药确实有优势。

我能够有今天这个身体状态,就是中药调理的结果。我几乎很少吃西药,自己结合四季养生。所以说我们中医药有独特的卫生资源,巨大的经济资源,最近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给中医药界强大的信心。应该说这是经典验方的现实使用,是中医药行业重要的一个环节。中医体系整体的多层次的调节作用,显示了巨大的价值和意义。

中医科学强调防重于治,强调变成实质前着眼于整体的调整,强调固本培元,扶正祛邪,保护和增强患者自身内在的抗病机能,我觉得这些都是我们医疗科技界应该关注的东西。所以我提倡大家借鉴屠呦呦聚焦研发大典,比如说最近浙江中医药大学李大鹏领衔的康来特注射液治疗恶性肿瘤,就是薏苡仁单位提取的。我们几千年中药的文化,有很多值得大家思考借鉴的地方。我到楚雄民族医院时发现,他们有一个仙鹤草治结肠炎的效果绝不一般,值得继续开发。

如果我们能从中成药的二次开发入手,研究众多的饮品的化学成分,然后有效提高;我觉得这是我们思维的新起点,也是思维的最终归宿,以此来弘扬中药文化的优势,来服务百姓健康。所以希望中药界把研发多聚焦在这方面,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围绕单味药的提取,比如说鱼腥草,鱼腥草的注射液,临床效果就非常好。但是在中国制剂的深度研发,包括工艺的提纯等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的差距,但是总体来说中成药二次开发上还是大有空间,前景光明。总之,我们要靠科技引领服务健康,希望大家认真工作、勤奋地工作、但是要潇洒生活,要关注自己的健康。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能长久的服务社会,谢谢大家。


(演讲者为前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


关键字: 中国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