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立家:十三五与中国改革的未来走向

作者:竹立家

中国社会目前进入了一个不确定性和风险性增加的时代,未来五年我们改革面临艰巨的任务,这个任务对我们的理论、改革实践、发展观念提出了重大挑战。可以说十八届五中全会是对未来五年我们进入小康社会进行战略规划的一次会议,那么关于“十三五”和未来走向,我想从三个方面简单概括一下。

中国社会的五大颠覆性问题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颠覆性问题,就是社会诚信和社会资本的流失问题。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现在进入风险社会,面临着五大颠覆性问题,这是未来五年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我们的理念再好,如果在现实中间落实不了,理念没有针对现实来,那么它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因此认识中国社会的风险性和不确定性,对我们未来发展或者说规划我们未来的发展非常关键。

我个人认为,中国未来我们面对的现实有五个重要的特点或者说颠覆性特点,也等于说我们面临着的颠覆性问题。

第一、中国面临着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趋势。这有很多统计数字可以证明,比如2013年社科院发布的一个调查报告提到:中国5%的穷人占国民财富的0.1%,中国5%的富人占国民财富的23.4%,相差234倍,这个数字在一些发达国家一般是1到3倍、1到5倍,我们差距相当大。这说明我们社会主义改革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是:经济发展了,碗里的肉多了,怎么分配的问题。这是我们的一个大问题,而且是未来五年我们必须直面的问题,而且它所引起的后果相当严重,这是第一个颠覆性问题。

第二个颠覆性问题:三农问题。最近这两年很多专家都在讨论,确实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我们现在正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大量的农业人口转移问题。怎么转移、转移方式转移的资金来源等一系列制度安排,都是我们现在亟需探讨的问题,从目前来观察,这两三年中国社会的一些乱象与我们这个问题没有处理好有很大的关系。

第三个颠覆性问题,权力腐败。权力腐败可以说是十八大以来我们重点整治的对象,通过两三年的整治,我们的权力腐败势头有所遏制,但是又产生了一个负现象——权力不作为。因此无论是腐败也好,还是不作为也好,都对我们整个社会的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和不良的影响,可以说这个问题现在也是我们必须要面对解决的问题。

第四个颠覆性问题,就业问题。这是主要问题了,我们现在把让老百姓生活改善、过得舒服安心当成一份工作来做。这是世界任何一个政府都面对的问题,但是我们国家问题比较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国家现在每年大学毕业生700多万,技术院校毕业生800多万,包括每年我们农村需要进城的务工人员500多万,加上城市里每年还有300多万需要重新就业。但是我们每年的就业能力大约是多少?去年比较好,是1300多万,但是即便如此每年我们大约有700万至800万人就不了业,也不能充分就业。这是我们中国政府未来五年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要建成小康社会,一个前提是人人有活干,而后才能人人有饭吃。

最后一个颠覆性问题,也是中国社会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颠覆性问题,就是社会诚信和社会资本的流失问题。现在我们的社会可以说大家都有感觉,是一个令人不舒服的社会,不诚信的社会,社会资本大量流失,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成本、交易成本非常高。可以说是一个谁都靠不住了的社会,人人不负责,人人靠不住。这是一个大问题,是我们说素质教育也好,说以人民为主体的改革等等也好,我们都必须要认真正视的问题。否则我们这个社会富裕了,但是堕落了。鲁迅的《论挣了眼看》一文对于中国人的国民性,有一段话我觉得说得非常到位——“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即一天一天的堕落,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一种传统思维方式。换句话说,我们很少考虑价值方面的问题,我们很注重现实利益的问题,这是我们民族的一个特点。

落脚点:还是要在共享上下功夫

共享是一种制度安排,创新也好、协调也好、绿色也好、开放也好,这个发展,那个发展,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共享发展上,让大家都能享受到好处。

针对中国目前现状的分析,我觉得我们未来五年改革面临这五大颠覆性问题,哪一个问题处理不好,都有可能对中国社会造成颠覆性影响。这不是耸人听闻,因为历史也好,社会也好,无论我们认识还是没认识到,都是自身客观的、逻辑性的发展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么如何解决这些现实问题?五中全会给了答案,主要给了三个“五”:第一个“五”,五大发展目标。未来五年我们要建成小康社会,小康社会是什么样呢?对此五中全会给了一个发展框架、发展目标:

第一、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高,大约是5.5%。如果说我们未来五年每年经济增长保持在6%到7%这个区间进行,这将是一个正常的区间。如果未来五年我们平均经济增速达到6.5%左右,那么到2020年中国人均GDP可以达到12000美元左右,去年我们达到7500美元左右,今年还没有出来,我估计是8200美元左右,超过8000美元没有问题。未来五年我们只要平均保持6.5%的增速,到2020年中国的人均GDP就能达到12000美元。12000美元是一个什么概念?按世界银行的说法,就是进入了高收入阶段,所以到2020年我们进入高收入国家可能没有什么悬念,但是中国到2020年能不能建成小康社会,重点我个人认为不在经济而在社会健康。所以第一点提出,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指标平均6.5;

第二、人民生活和质量普遍提高;

第三、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普遍提高。这是以前所有的报告里很少讲得这么具体的;

第四、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

第五、各项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最后一点非常重要也非常艰难,是我们改革的重点。

所以到2020年,我们的目标框架基本出来了,2020年小康社会是什么样子,就是这五个目标。同时它还提出了第二个“五”,五个发展理念。这就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这五个发展理念里,重点是共享发展,这是最根本的,就是我们能不能建成小康社会,落脚点最终还是要在共享下功夫。共享就是一种制度安排,我们创新也好、协调也好、绿色也好、开放也好,这个发展,那个发展,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共享发展上,让大家都能享受到好处。如果说前四个都达到了,后面这个没有,这个社会也不是一个发展的社会,也不是一个定型的社会,所以这是第二步。

第三个“五”,是发展的五个原则。目标有了,理念有了,下一步我们用什么来保证发展成功呢?他们提出了五个发展原则:第一、人民为主体的发展。人民是发展的主体,保证人民的主体地位,这个提得非常好,放在第一位,我们发展是为了人民,人民是发展的动力,发展的结果要人民共享,这是在规划中我们第一次提出来的;第二、坚持科学发展;第三、坚持深化改革;第四、坚持依法治国。这句话非常重要,中国2020年能不能建成一个小康社会,一个重要的保障就是法律,你的公共权力运行、政府运行、制度机制的运行是不是按照宪法的原则,按照法律的原则来运行,对于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现代性至关重要;第五、坚持党的领导。

以政治经济学思维解决现代性问题

中国未来五年是从现代化社会到现代性社会的一个重要转型期。如果我们没有政治哲学和宏观的视野,纯粹用一种经济思维,解决不了中国的现代性问题。

五中全会三个“五”,提出了五个目标、五个理念、五个原则五个保证,我认为是一个相对比较全面的发展框架和发展纲要。那么能不能实现?我个人认为,就是接下来我要讲的第三个问题——“战略转型”。未来五年我们能不能实现发展的目标、理念,未来改革最根本的我个人认为要本着四个战略转型、结构性转型行进。这五年我们必须做好中国社会的结构性转型,从战略层面看有四个转型。

第一个转型,就是中国未来五年的改革必须完成改革重点的转型。什么叫改革重点的转型?就是说中国的改革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到目前为止在奔向2020年的过程中,中国改革的重点要转移,要从经济改革向政治行政体制改革转移,这个目标必须清楚。我们说我们已经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完成了体制性改革,下一步我们经济改革的目标要转移。之前改革主要的目标是技术性改革,什么叫技术性改革?比如经济的宏观政策怎么调整、股市怎么调整,楼市怎么调整、社会保障怎么调整,这都是技术性问题。我们体制性的问题解决了,现在所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政治行政体制和社会管理体制严重不适应于经济体制的要求,严重滞后。

可以说,我们都感觉到在过去30年,中国的经济形态、经济运转状况、经济所创造的财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我们的基本政治制度,适合社会主义发展的、真正落实人民权力的政治行政体制没有到位。我们没有真正形成人民参与社会治理的社会管理体制。所以这是第一个问题,要转型。我个人认为作为决策者也好,作为社会的指领者也好,对于我们现在的重点必须非常清楚,中国稳定不稳定,发展不发展,能不能实现2020目标,关键是我们能不能搞一个与我们的经济发展体制、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政治行政体制和社会管理体制,这是个大问题。

第二个转型,就是要实现从“现代化”到“现代性”的转型。2020年我们基本上要根据五个目标,建立一个现代性社会。过去30多年我们一直是“现代化”,也就是说现代化预示着不稳定性,现代性则预示着稳定性。那么到2020年我们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时候,我们就奠定了一个社会稳定的社会主义社会,具有现代性的社会主义社会,各项制度安排与对社会稳定起到基础性作用的这样一个社会。所以说中国未来五年等于说是从现代化社会到现代性社会的一个重要转型期,这个转型期我们能不能做好各项制度安排,转型期的现代性转型是各项制度配套协调,形成有效制度联动的一个过程,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政治哲学和宏观的视野,纯粹用一种经济思维,我们解决不了中国的现代性问题。最近近平同志讲要学政治经济学没有错,资本主义经济学的老祖宗,亚当斯密也好,马克斯马克思韦伯也好,都是政治经济学家,但是我们国家一直是纯经济的分析占主流。因此现在这种经济分析方法、这种纯粹的经济思维已经不能解决我们未来五年遇到的问题。政治经济学思维是解决中国社会现代性的一个关键思维,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思维,我们就很难转型到位。

第三个转型是经济方面的,未来五年我们要投入到资源型、资产型、加工型的经济,转向技术型、环保型、服务型,特别是向休闲型经济转型,任何经济发展的终极形态是休闲型,马克思所描述的共产主义社会,完美形态就是一种休闲型社会,早晨起来散散步,看看书,下午打打猎、游游泳,晚上谈谈恋爱,日子过得相当舒服,很休闲。所以说这个经济转型到2020年完成不了,但是基本上到2030年左右,当中国经济规模居世界第一的时候有望完成。我个人认为,大约到2025年左右中国经济总量超美国。去年我们经济总量超过了10万亿美元,今年是世界上第二个经济总量超过10万亿美元的国家,所以在这个点上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是一个正常状态。

从GDP增长到公平正义的增长

我们要建立一个有道德的社会,人人说话的社会,人人有责任的社会,最终就是要建立一个人人有基本权利的社会

从经济发展的基础来看,世界上超过10万亿美金的国家只有两个,另一个就是美国。20年前美国超过了10万亿美元,这20年美国经济总量增长走向的曲线来看,平均就是每年2.8左右,最高大约是4%左右。中国经济超过10万亿美元以后,我们体量大了,还怎么能像过去一样每年按照8%到10%增长呢?中国经济永远不会再有8%到10%的增速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5%到7%的增长区间,未来五年我们能保持6%到7%的增长区间就不错了,因为我们体量大。所以我们对经济增长、对经济的追求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我们永远过了所谓的高速增长期了,进入到一个中高速的增长期。

第四个转型,就是改革价值追求的转型。我们要从追求经济的GDP增长转变为追求社会的公平正义增长,这也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我们十八大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五中全会都提出了这句话。也就是说中国社会主义社会追求什么?追求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这是我们社会主义之所以可以和资本主义社会对抗的一个重要价值体系。因此我们的社会主义改革也好,发展也好,建设也好,就是要把我们的公平正义社会落到实处,这是最基本的。什么叫公平正义的社会?道理非常简单,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从政治哲学角度看就是一个公民社会。什么叫公民社会?就是公民在社会实践中,真正实现了自己的基本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的社会。公民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应该有哪些权利?“五权”,就是过去我们经常讲的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包括五个方面:选举权、参与权、知情权、表达权、建议权。从社会角度看,这是公平正义社会的基础。没有权利就没有责任,有权利才有责任。为什么我们现在的社会变成一个人人不负责任的社会?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对权利的分配不当、权利的分配不公所造成的。所以我们要建立一个有道德的社会,人人说话的社会,人人有责任的社会,最终就是要建立一个人人有基本权利的社会。

所以说从社会角度看,我们下一步政治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和社会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一个不断的属权过程,还权于老百姓。从个人的角度看,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就是社会里的每个人实现了自己的尊严和幸福的社会,这是社会主义的乌托邦,里面最基本的关于个体的要素,就是说每个个体在社会主义环境下,在社会主义状态下活得有尊严。什么叫尊严?尊严就是权利,没有权利就没有尊严。奴隶没有尊严,为什么?奴隶没有权力。也就是我们社会主义必须属权,给老百姓尊严就是给你权利,你在这个社会有你自己的发言权,有你自己的基本权利,劳动就幸福。这是任何社会包括资本主义也好,其他类型的社会也好,在核心价值或者价值理念的设计方面关键性的概念,要建立一个人人幸福的社会。

什么是幸福?幸福是一种感觉,这话没错,幸福确实是一种感觉,幸福不能理性分析,理性分析你就不幸了,只能是一种感觉。那么哲学家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个分析的,哲学家最大的分析幸福在什么地方呢?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认为幸福就是对关系的感觉,只有在良好的人际关系氛围下、良好的社会关系氛围下、良好的社会环境氛围下,人才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安全的感觉。幸福它不是暂时的,暂时的不叫幸福叫愉悦,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看法,幸福是一种对关系的感觉,持续的、稳定的、温馨的这么一种感觉和状态。

因此我个人认为下一步要逐步地实现改革价值的转型,就是说我们必须把重点放在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上,真正落实十八大三中、四中全会提出的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主义社会这样一个价值理念。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才是令人舒畅的,才是有前途的。我们社会主义才可以在和资本主义的竞争中,有一个有高度的抓手。所以五中全会对于解决中国未来五年的平稳发展,消除中国社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重新改写中国的发展之根本,做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规划。下一步关键就在我们能不能正确抓住中国社会的现实问题,能不能用有力有效的手段来推动我们的战略转型,真正地把目标、理念落到实处。



关键字: 中国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