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建钢:税收改革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础

作者:罗建钢

罗建钢:税收改革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础

最近我们对宏观经济的一些研究,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是2016年的宏观经济形势,第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础,即税收的改革。

2016年的宏观经济形势,主要是“三缺三化”。这三缺主要是缺人、缺库存、缺代表,三化指的是国际化、差异化、智能化。不仅仅是过剩的产能需要加速淘汰,而且还包括了目前尚未具备良好产出效益的产能,这些产能由于生产的工艺和组织模式,与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存在错位,也需要进行调整和改进。因此,2016年的知识产能,将加速经济结构调整,也将导致部分国内的生产资产的价值加速下降,形成第一层次的资产规模的减小。

去库存核心是指的房地产业盘活存量,从这个行业资金的流动,防止引发系统性和区域性的风险。在实践中,因为大宗商品价格急剧下落,带来的原材料等库存增长,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过程。

第三个是区域杠杆。区域杠杆的核心,是要降低当期的产能费用,对企业利润和市场利率的影响,此外降低市场的负债率和发展股权,是融资也是区域杠杆的一个重要的举措。

“三化”,第一就是国际化。国际化的核心是“一带一路”,此外还包括了自由贸易区战略、国内自贸试验区和中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组织等等。在功能上,国际化体现出政策沟通、统一市场和产能合作这3个主要的特征。预计2016年,将会加速投资的近9万亿元的边境资产,通过国际产能合作,可以实现一半以上价值的保值或重置的激活。从而使我国企业实际的总资产价值可以超过4.5万亿元,并享受加速折旧带来的税收优惠,约为3000亿元。

国际化预期在2016年,将在以下的5个贸易裁判中取得突破。区域全面经济合作关系,合作伙伴关系协定,中国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自贸区,中国自贸区,中国斯里兰卡自贸区和中日韩自贸区,统一市场的范围,进行进一步的拓展。

在这些国际多边机构的支持下,交通能源等基础设施、一带经济园区和亚洲债券市场的建设,都将取得快速的发展。差异化是产业转型的根本要求,是消除结构性产能过剩的关键所在,在这一条件下,企业有生产效益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差异化,向世界的生产方式、组织结构和运行机制靠拢。我国生产体系,特别是制造业,必须迎接这些转型带来的挑战,将原来的标准化生产和规模经济的组织方式,转为生产和制造的组织方式。

2016年,高新技术产业和其他产业面临着技术效率创新和生产组织方式创新的双重压力,总体上企业运营处于前景光明、暂时困难的一年。智能化不仅仅是信息化的运用,更重要的是一种市场的组织方式,一种企业的生产方式。它表现出两个重要的发展方向:一个是智能化市场,一个是“互联网+”。

2016年,我国智能化市场将会有三条主线平行推进。一是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二是信息数据的应用,三是差异化的市场机制。

基于“三缺三化”和基本的经济运行轨迹,我国年的宏观经济形势环境仍然十分严峻,预计全年GDP增速有望保持在6.7%左右,预计走势为L形,第四季度有可能形成探底。从这个角度来讲供给侧的结构性调控,主要是四个税种,即营改增、企业所得税、消费税、个税。

增值税体现在将进一步覆盖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服务业和生产服务业等政府性产业,关于制造业增税的税率调整,将开展专题的研究,并进入政策准备期;第二个是企业所得税,投资底数的规模进一步扩大,范围不断扩展,将导致企业所得税的税赋下降。此外,研发与企业发展今后不断脱轨和拓展,也会导致企业所得税税赋的有效降低,我国生产性企业的施惠对接、技术改造和科学研发,将获得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政策的空间,将会显著增大;消费税的改革正处于在一种动态的调整之中。与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部分消费品,或免征,或减征消费税,而部分资源消耗大、环境污染较强的产品,将纳入消费税的征收范围,总体上来看,生产性企业缴税款的状况将明显减轻,资金压力将向渠道和流通环节延伸。

第四个是个税,个人所得税的改革进程将会加速,2016年,预计将进入个人改革的快速推行期,对市场关注的热点,比如增税对象、边际税率、继承方式等,都会找到有效的途径。第一,增收对象是否要以家庭增税,尚未决定,但可能性有;第二,最高边际税率将进一步下调,预计我国的最高边际税率将从现在的45%左右下调到35%左右,与美国现行标准基本一致;第三,分类征收将让位于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新方式。

罗建钢 联讯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关键字: 结构性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