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平:政府应在提供生产要素中发挥作用

作者:胡德平

胡德平:政府应在提供生产要素中发挥作用

目前,我国的经济运行正处于一种:产能过剩的消化期,产品结构的调整期,经济增长的换档期,三期叠加的极其困难的时期。许多同志在遇到经济危机的时候,总是想尽办法,把经济危机转嫁到社会消费者的身上,广大消费者不堪其苦,便掀起种种抗议活动,往往还会形成严重的政治危机。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不能采用向群众转移危机的办法,即使有人想这么做,也会引起社会强大的反弹。比如,最近有人提出退休人员仍要缴纳医保费用的动议,就引起了社会的极大不满;有人还发出了:“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改革”的抗争声音。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为我国克服经济困难问题提出了一些新的思路和措施,我想谈谈个人的认识。

克服经济下行、产能过剩、结构转型的困难,当然政府、企业、银行乃至每个股民、消费者都要承担一定的压力、损失和负担,无疑政府需要承担的责任应该更大一些。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供给侧观念,我认为就是政府针对社会资源承担主要责任的一种表现。

何谓供给侧?我认为,一方面国民经济的供给要给社会提供有效的终端需求,创新需求;一方面要进一步盘活、扩大生产要素诸方面的供给,使政府的政策、法令更好地和市场相衔接,又能给市场的无序情况予以指导,而不是和市场顶牛相博弈。

如去年年底,湖北省成立了“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集群基金”。政府首先拿出400亿元设立种子基金,以此撬动了金融业和社会上的融资运作,签约金额达到2000亿元,这是政府财政的资金为企业的资本要素提供融资服务。湖北省把财政资金变为资本化的投资资金,政府的经济行为也变为市场化的行为。这是一种多么可喜的行为。这就是供给侧在生产的资金要素中发挥作用的一个生动例证。

再说一例,一个地方,离省会城市很近,距北京也就是半天高铁的路程。那里环境、生态很好,相当一部分土地还未开发,那里的政府不再搞自己的政府平台融资公司,经过一定政府采购程序和民营企业出资各半搞平台融资公司,进行土地一级开发。然后在二级土地市场上进行招拍挂。这家公司在二级市场上拍得的土地,根据现在民生工程和医改的政策需要,开始兴建健康养老医院,准备收留终身治疗养护的病人,目前已和7家知名的大医院签订了合同。效益是政府中止了土地收入财政,降低了地价,又节约了宝贵的医院资源。这就是政府作为供给侧的一方,在提供生产要素中发挥作用的又一生动例证。我国的供给侧和美国的供给主义是大不相同的,因为美国政府不掌握土地资源。

还有一例,一家民营的钢铁企业,原来生产正常,是全国钢铁行业的环保标兵。但近两年,由于钢铁生产过剩,银行不断抽贷,这家企业便面临着停产或关门的危险。他们确实有国外需要的新产品,但资金又奇缺。省政府出于公心,全力工作,力争企业不死,这里有家银行愿意带头,同意把短期贷款变为中长期贷款,把高息降为基准利率,一部分利息允许挂账。别的银行考虑利弊,在省政府的推动下,也愿意同时跟进。这家企业存活下来,又可以全力投入新产品的开发生产了。政府既知性,又有决心,积极发挥政府的作用,全力推动银企合作,推动银企双赢,做得也是相当成功的。

有位同志讲,外资因为成本过高,从我国撤出。但工厂还在,设备也好,工人也培养出来了,为何政府不发挥统筹工作,让同行的企业托管生产呢?只要把外销品削价变为内销品,也不会有外事官司可打。

听人介绍,重庆市长黄奇帆有个观点,他说钢筋过剩,为提高建房标准,那么盖房子就加大一倍的钢筋用量有何不可呢?但所有成本都靠开发商负担是否公平?是否提价?还可商量。

我有个同事住万寿路,他发现他家附近施工单位用不锈钢管铺设饮用水管,这样做成本很高,现在都用PVC水管。其实这个道理和黄市长说的差不多。现在很多城市大量开工地下管廊的建设,均可以消耗大量的过剩建设用材。现在有的经济问题很怪,美国、日本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发行了海量数字,但货币还处于通缩区间,俄罗斯大力控制了货币发行,但卢布却通货膨胀,我国的钢铁产能过剩几亿吨,这些钢铁都想市场消化,还想卖个好价钱,这是不可能的,恐怕保本都不行,那么为何不用在民生、绿色、环保上面呢?社会主义国家总不能像美国那样把牛奶倒进大海里吧!美国在经济危机时有凯恩斯的公共工程,我国的封建社会有范仲淹的公共工程。据《梦溪笔谈》所记:

吴中大饥、殍殣枕路。……希文(范仲淹又称范希文)乃纵民竞渡,太守日出宴于湖上,自春至夏,居民空巷出游。又召诸寺主首谕之曰:“岁饥工价至贱,可以大兴木工之役。”于是诸寺工作鼎新。又新仓廒吏舍,日役千人。……贸易饮食工技服力之人,仰食于公私者,日无虑万人。荒政之施莫此为大。是岁两浙唯杭州晏然,民不流徙。

政府的宏观措施还有潜力可挖,如对中小企业减税,中央赤字目前只占GDP2.6%,提高一倍也是不高的,也比多印钞票,转嫁群众负担好得多。

我国的市场经济不管如何运行,政府总是有动员资源、宏观调控的巨大功能。现在提出的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带一路”的建设、2025版的工业化目标、7000万人口的脱贫,就是一种动员资源的方式。只要动员符合社会需要,市场就能较好配置资源,企业和创业群众就能较好利用资源。

我国的国企和民企都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30多年的发展,政府对民企的主流、本质都应有个基本的了解,因其地位、作用不同,当然需要党不断做引导、帮助的工作,但他们提供的衣食住行、做的发明创造、解决的就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其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当今的中国谁不认识几个民企的朋友呢?政府对广大的民企也是有感情的。在国家经济下行,产能严重过剩时,广大民企的压力之重是可想而知的。希望今天推行的PPP合作方式,新的公私合营方式。上面说到的几个例子,有人概括都是PPP合作方式,也是供给侧政府可以大大发挥作用的例子。这种合作方式益处很多。这种合作方式绝不仅仅是一个如何融资,如何重组生产要素的问题,搞好公私合作必须要从合作的体制机制的高度去认识。这使我想起1956年我国公私合营的历史。

PPP的关系是一种新的政府和私企合营、合作、合伙的关系,是比1956年更高一层的公私合营的方法。那时的公私合营,公方居于绝对优势,其结果并非是合作合伙、共享共赢,而是一种完全国有化的运动。其中的酸甜苦辣,姚锦同志写的《姚依林百夕谈》中有一段故事,说得十分生动:

“从1950年稳定物价之战,到1952年“三反五反”,到1953年国营商业‘泻肚子’,被资本家钻子空子,他们深受资产阶级干扰破坏之苦,而且,意想不到战斗竟也会搞到自己头上,莫名其妙地就‘被资本家糖衣炮弹中了’。因此,产生的思想后果是:非把资产阶级搞掉不可!”

“方向对,社会主义不允许大私人资本、大商人存在。但是‘一个拳头打下去’,也带来一些恶果。私营商业好的传统作风、好的经营方法完全没有加以利用。如果没有那次的‘泻肚子’等问题,不会把批发商那么快搞掉,那时要有经验也不一定那么做,完全取而代之。工作本可以做得细一点……”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