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的机遇与挑战——2016年《中国民商》新春座谈会

2016年《中国民商》新春座谈会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胡德平步入会场

黄孟复、胡德平步入会场

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名誉主席黄孟复发言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胡德平发言

著名经济学家高尚全发言

国务院研究室工交贸易司副司长陈永杰发言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民商经济学院商法研究所所长王涌发言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金融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爱君发言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建钢发言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著名学者雷颐发言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戴颜德发言

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发言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李义平发言

胡德平和著名经济学家高尚全会前交流

胡德平和联讯证券董事长徐刚亲切交谈

会后合影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狄更斯百年前的这句话也非常适合描述中国经济所处的这个特殊时段。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中国经济经过多年的高速增长开始遇到瓶颈,转型困难,增速下降,改革进入深水区,无论是社会精英还是普罗大众,都感到了困惑。乐观与担忧、淡定与焦虑、坚定与彷徨,种种矛盾的情绪在人们心里蔓延。


如何理性、建设性地看待我们面临的变化?如何看清楚当前中国经济的痛点?企业如何在严峻形势下立于不败之地?腊月初八下午,北京海航大厦万豪酒店,来自政界、企业界、学界的几十位嘉宾聚集在一起,围绕“企业的机遇与挑战”的会议主题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讨论。


增速下降转型困难


作为首位发言人,全国工商联名誉主席黄孟复形容当前经济形势下的企业是冰火两重天:“有一些企业兴高采烈,如某些互联网企业前途光明、朝气蓬勃,另外一批企业则水深火热、苦不堪言,传统企业转型迫在眉睫。”


谈及转型,黄孟复认为经济要保持增长的第一个动力就是“互联网+”。他认为,这是一个产生了商业模式变革的新动力,如果一个企业还没有认识到互联网,不拥抱互联网,没有互联网思维,即便今天活着,明天也可能会死。目前,互联网的动力并没有完全被挖掘出来,如果继续挖掘,将会形成强劲的发展动力,为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和转型,注入新的活力。黄孟复总结,“互联网+”“创新+”“改革+”,当这个“+”重叠在一起,被我们广泛认识和运用的时候,中国就具备了完成经济转型的条件。


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互联网金融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李爱君提出设问,互联网能不能给供给侧改革起到应有的作用?她说,互联网最根本的作用就是传播信息、收集信息,然后分析信息,恰恰这三个特点能够解决中国在进行供给侧改革的时候,从需求方来找市场的开发、研发及销售的渠道,就是信息经济到数据经济的转化。


著名经济学家高尚全也对经济转型和“互联网+”发表了看法。他谈到,中国高铁、无人机、通信卫星都搞得不错,中国在新能源、绿色能源已经进入了世界最大的阵容,受到了国际好评。另外,据有人测算,建成全球互联网大概需要50万亿美元,如果在国内建成大概12万美元,每年大概8200万人民币的投资,可以拉动GDP的0.6个百分点,可以解决140万人的就业,这些都可以跟解决经济下行的问题联系起来。


亲身经历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同时也是新三板明星挂牌公司掌门人的联讯证券董事长徐刚表示非常赞同黄孟复主席的观点,对于企业来讲创新是永恒的主题。


“改革这么多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一直在前进和调整过程中并行,每次的调整实际上叫纠错,纠错就要付出成本,目前侧供给改革一提出,要实现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方向性非常正确。但是坦诚地说,去产能同时也会造成一批人再次下岗,这个过程是漫长而痛苦的。”徐刚也认为,企业要转型,一定是“互联网+”,同时他也表示,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只有结合才能达到多赢的局面。


关于资本市场,高尚全提到了一个说法,目前中国的现状是经济在下行,雾霾在上升,信心在下行。高尚全认为:“所谓的‘信心在下行’主要在于股市,今年一开年,两次熔断蒸发了八万亿,这是一个大问题。”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戴颜德就供给侧改革的问题说:“从满足需求来看,现在人们需求最大的是解决能源的环境问题,如今有六七亿人口处在雾霾之下,专家们都在研究雾霾是怎么造成的,这都没有用,其实就是能源消耗太大了。着眼于长期的经济发展目标,能源的绩效和供给侧的清洁,转型和创新,是我们未来最大的需求。”


对于能源问题,中国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认为,新能源汽车是我们解决能源和环境污染的一个方向,但是要加大对创新的扶持和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国家应该从战略上给予支持。


中韬金控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和平在发言中讲到,2015年,中韬金控与青年汽车合作,成立了中韬新能源汽车公司,充分结合了政府、金融以及市场推广方面的优势和青年汽车成熟的前沿技术,这给各地政府提供了经济、高效的新能源汽车整体置换解决方案。新能源公交车同时具备了新能源应用、环保和雾霾治理等概念,已经成为目前最具增长力的行业。


改革进入深水区


谈起改革,嘉宾们都滔滔不绝。正如会议主持人《中国民商》编委会主任黄文夫在开场白中所讲的,年是中国转型困难的一年,也是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的一年。在这个关键时期,中国经济的发展能否从改革中要红利,还要看改革是犹豫不前还是大刀阔斧。


中国政法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王涌认为,中国本质性的改革有三点,第一是国企,第二是金融,第三是土地。“如果在这三个领域没有出重拳,改革不会有实质性的效果。”


根据数据显示,国企占据了大量的资源,但它的税收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高。让王涌疑惑的是,国企改革为什么不走减少国有企业特别是竞争性行业中的比例这条路?在他来看,这是因为有三种理论支持国企。第一种是经济学家何新的理论,他强调中国社会的稳定依赖于就业率的提高,而国企主要是解决就业率;第二种理论说的是国企是科技创新的主力,这种科技创新投资大、风险大,民营企业无法承担;第三种就是政权基础论。


全国工商联研究室原主任陈永杰用自己最近研究的一组数据印证了王涌的观点。他通过计算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税收所占比重,得出一组数据:广义民营经济则占了68.3%,广义民营经济中内资民营经济占,狭义民营经济也已经达到了51%。并且,除去卷烟和成品油的消费税这个因素,国企的税收占比可能比数据还要低。


历史学家雷颐则用辩证的观点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对待国企的态度,实际上就是对待民企的态度。“对国企来说,强调了发展混合所有制,就是国企要对民企开放。那么,我觉得很可能会有反向的,就是要求民企也要对国资开放。恐怕有些国资会介入到一些民企里面,不一定要做这个业务,但是要有控股权,这反映了一种思路。”


在土地改革的问题上,高尚全和王涌同时都认为必须从宅基地入手。王涌认为,土地承包经营权叫耕作权,提炼出来叫三权分立,其中耕作权可以在市场上自由流通,企业也可以通过购买耕作权进行土地规模化经营。


高尚全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必须要让农民获得更多财产性收入。他认为,如果农村发展不起来,农民富不起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就会落空。农村发展长期滞后的重要原因,是农民手里的资产难以变成资本。“让农民工在城镇买得起房,最直接有效的途径,就是让他们通过农村宅基地住房变成流通性资产,在城镇购房安居。这解决了去库存的问题,也解决了经济下行的问题。”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建钢从税收角度论述了供给侧改革的途径。他认为,供给侧改革的基础是税收改革,主要是四个税种,即营改增、企业所得税、消费税、个税,这四个税种在2016年都有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可能性。


机遇与挑战并存


2016年的经济形势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可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等与会专家坚信寒冬终会过去,坚持改革是突破困难的唯一途径。


谈到热点话题供给侧改革,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义平认为,供给侧改革不能纸上谈兵。从供给侧管理到需求管理,区别在于,需求管理在于总量,在于刺激,在于发挥主体是政府;而供给侧管理可以让一个企业充满活力,真正成为一个有活力的经济体。要实现供给侧管理,需要的是改革,而不是纸上谈兵,必须有货真价实的面向市场经济的改革。


李义平认为,不要把别人的教训当做我们前进的方向。美国总结次贷危机的教训,就是因为他们的产业空心化。他认为,货币本来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货币本身一旦发展成了金融产业,就容易被炒作,就容易脱离实际。


他还提到,虽然现在大家都认为创新很重要,可惜创新一直还停留在号召的层面。他引用了马克思的《资本论》,认为创造剩余价值的变化,不仅是技术条件的变化,更是制度条件的变化,所以更期待制度的创新。


关键字: 座谈会 中国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