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商业400年

作者:陈润

日本商业400年

“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过去一年中,有499万中国大陆游客前往日本,消费约794亿元,比2014年增加两倍以上。而2015年前往日本的海外游客为1973万人次,消费约1953亿元。换句话说,每四位前往日本的游客中就有一位中国人,他们的消费能力是同行各国游客平均水平的1.6倍。更惊人的数据是,2011年访日中国游客只有45万人,4年间已增长11倍多。

有日本媒体人士对比评论道:“以前他们(中国游客)进商店会说,除了这个、那个要,别的不要;现在他们说,除了这个、那个不要,其他全要!”2015年,“去日本买只马桶盖”现象引发中日产品品质大讨论,事后发现产自中国杭州。其实,日本的电饭锅、空气清新剂、指甲剪、剃须刀等产品许多都是由中国厂家代工,可日货一直是中国人心中“物美价廉”的象征,日元贬值、消费退税、极致服务、品牌口碑等都是中国游客赴日疯抢日货的原因。

与中国游客赴日疯玩、爆买的火热场面相比,日本人到中国旅游的数量并无明显变化,最近三年始终保持在260万人次左右的规模。与此同时,中日贸易额开始下降,2015年降至约3033亿美元,同比减少11.8%6年来首次降低两位数。更严峻的是,2014年日本对华投资减少38.8%2015年再度下降29%

除了中日两国关系趋冷之外,日本经济增长乏力也是经济交往低迷的重要原因。过去三年半时间,日本GDP517.4万亿日元增长至530.2万亿日元,累计增长2.5%,年均增幅仅为0.7%。日本央行公布的2015年一季度企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日本企业信心几乎降至三年来最低。这一点在最近三年的世界500强榜单中有所体现,从2014年到2016年日本上榜企业数量分别为57家、54家、52家,逐年下降,除了几家汽车厂商排名比较稳定之外,索尼、松下、东芝等老牌日企排名都出现大幅下滑。

在经历长达20多年的经济通缩之后,没有人知道这个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世界500强公司数量全球第三的国家能否扭转颓势,从停滞状态中走出困境。

即便寒风凛冽,满目萧瑟,日本经济还远未到崩溃的时刻。紧随美国、中国之后,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强国,日本依然在世界商业版图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全球范围内,丰田、本田、日产、日立、索尼、松下、东芝、软银、三菱、富士通、永旺、普利司通、三井住友等日本品牌依然拥有广泛影响力,这些公司也是世界500强榜单的常客。在中国,许多日企都是改革开放之初就进入中国市场的最早的一批外资企业,至今仍为国人所熟知。

一份被中国媒体忽视的榜单从侧面反映出日本企业的生命力。在汤森路透发布的《2015全球创新企业百强》榜单中,日本以40家公司入围高居榜首,美国以35家排名第二,而中国内地公司榜上无名。毫无疑问,日本和美国依然是这个星球最具创新力的两个国家,它们在化学、半导体、电子元件以及汽车领域的创新正在建立竞争优势。

另外,欧盟委员会旗下调研机构IRI发布的《2014欧盟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显示,在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2500家企业中,美国有807家企业,欧盟有633家,日本387家,中国199家。2015年这份榜单的经济体排名依然未变,只是数量有变化:美国829家,欧盟608家,日本360家,中国301家。如果按照国家排名,美国与日本始终排名前两位。

不过,消费者对日本产品的创新力还缺乏感知,甚至产生日本企业衰败的错觉,原因在于大部分日本厂商隐居幕后,由以往的B2C模式转向B2B模式。尽管苹果公司打败了日本手机品牌,但iPhone6和配备的1300个电子部件中有大约700个为日本制造,超过一半。全球计算机硬盘驱动器马达有大约75%由日本电产掌控,调整汽车后视镜的微型电机有90%左右由万宝至垄断,用于制造液晶显示屏的蚀刻器有80%由东京电子生产,电动机碳刷市场70%Covalent材料公司制造,三菱化工几乎垄断生产LED灯泡的红磷光材料市场,京瓷称霸全球集成电路部件领域。村田公司占据全球电容器市场40%的份额,再加上东京电气化学工业公司和太阳诱电公司的规模,日本企业在电容领域的全球市场占有率高达80%。无处不在的日本制造不仅重新划分全球制造格局,还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人们的生活。

《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作者、美国哈佛大学的“中国先生”傅高义教授曾说过:“中国在经济上的飞速发展令世界瞩目,并已经取代日本成为GDP‘世界老二’。尽管在经济总量上超过了日本,但中国仍然应该学习日本在发展过程中‘做得比美国好的地方’,而非‘学美国不好的地方’”。中国与日本是一衣带水的近邻,两国之间的交往、认知并非从现在开始,但日本企业于我们而言,的确又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重新认识日本,先从浩荡壮阔的日本商业400年历史开始。

日本商业史的七个阶段

在地理位置上,日本与英国相似,都是孤悬海外的岛国,英国是最先实现工业现代化的西方国家,而地处欧亚大陆东北端的日本是最早实现工业现代化的东方国家,这并非巧合。在商业环境上,日本与近邻韩国相似,多灾多难,韩国多战乱、政变、危机等动荡,日本经常遭受地震、火山、台风的侵袭,忧患意识和家国情怀浓厚,财阀的力量比韩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商业文化上,日本与德国相近,重视科技创新,崇尚工匠精神,超过90%以上都是中小企业,许多都是员工人数在十人以下的小公司,却拥有生产日本航天工程零部件的高超技艺,令人震惊。另外,日本国土面积37.8万平方公里,与德国的35.7万平方公里亦非常接近。

这种似是而非的景象恰好说明日本商业史的丰富庞杂。过去400年间,在政变、战争、技术革命、国际贸易、商业浪潮等因素内外交织的影响下,日本商业史精彩纷呈,兴衰沉浮的故事绵延不断。梳理发展脉络,归纳商业特征,大致可以分为七大阶段。

第一阶段,从1600年到1852年,萌芽生长。从1185年“源平合战”结束到1867年幕府倒台,日本先后经历了镰仓、室町、德川三个幕府、长达682年的幕府统治时期。不过,日本商业直到17世纪初的德川幕府时期才渐渐萌芽,住友小次郎政友、鸿池善右卫门、以及三井高俊父子都是那个时期飞黄腾达的商业代表。彼时商人还是日本社会的末流阶层,但是到世纪初,“大阪商人一怒,天下诸侯惊惧”的说法家喻户晓。到幕府晚期,田中久重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发家,伊藤忠兵卫以时靠跨国贸易建立商业帝国,外贸兴盛,商人阶层已经崛起。

第二阶段,从1853年到1913年,开放与启蒙。1853年,“黑船事件”打破日本闭关锁国的政策,开放港口贸易。1868年初,标志日本开放的明治维新拉开序幕。岩崎弥太郎获得国家支持,以船运起家创立三菱;安田善次郎靠帮助政府发行“太政官札”纸币,成立安田银行;中上川彦次郎受政府之命接管三井银行,带领三井财阀进入中兴盛世。在此期间,“日本现代企业之父”涩泽荣一不仅辞官下海,践行“实业救国”

理想,还在70岁之后写就日本商业启蒙读物《论语与算盘》,这本书以“义利合一”改变日本国民经商不道德的价值观,对日本商业、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第三阶段,从1914年到1945年,经济危机与战争。1914年前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丰田佐吉、早川德次、小平浪平、铃木道雄等发明家纷纷创业,日后的丰田、夏普、日立、铃木等享誉全球的品牌由此起步。不过,他们将在随后30年间经受战火与经济危机的洗礼。1914年、1939年先后爆发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还经历1923年关东大地震、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创伤,丰田、松下、夏普、三菱、三井等所有日本公司的命运都伴随时局盛衰起落,在悬崖边缘生存的考验令这些未来之星浴火重生,生机焕发。

第四阶段,从1946年到1970年,崛起复兴。战后的日本满目疮痍,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带来复苏机会,美军庞大的战备物资需求拉动日本经济发展,超过千亿日元的滞销商品一售而空,日本工业部门拿到的采购订单达1134亿日元。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日本每年GDP增长率都保持在9%左右,成为世界上增速最快的国家。稻盛和夫以阿米巴哲学和“关爱、利他”思想管理京瓷;《阿信》电视机原型和田加津以坚韧勤劳经营八佰伴;土光敏夫以“挑战式经营”的理念重振东芝;佐川清凭“脚夫精神”创办佐川捷运。日本企业家在精神文化和哲学思想层面百花齐放,以东西方融合的文化经营企业。同时,索尼、本田、三洋、日清食品、YKK拉链等企业开始在全球市场开疆拓土,大张旗鼓走上国际化道路。

第五阶段,从1971年到1989年,顺势腾飞。经过战后30年的发展和积累,日本知名企业已发展壮大,中东石油危机导致国内经济不景气,一些企业深陷破产倒闭的境地,并购、扩张、国际化的风潮盛行,日本企业开始腾飞。京瓷通过并购实现电子技术与陶瓷技术的跨界整合,东邦相互银行将32家处于绝境的银行收归麾下。同时,丰田汽车在美国市场独占鳌头,任天堂成为全球游戏娱乐业巨头,八佰伴在东南亚及巴西等发展中国家遍地开花。遗憾的是,1993年和田加津去世,4年后八佰伴破产,留给世人无限回忆和商界深刻反思。

第六阶段,从1990年到2000年,逆风飞扬。其实准确而言,这十年通常被称作“沉默的十年”或者“消失的十年”。1990年,日元、股票、债券同时贬值,日本进入漫长的低增长时代,1990-2000年,日本GDP年均增长率1.6%,美国为3.1%,而中国高达10.15%。不过,正是在这段时期,一些日本企业抓住机会逆风飞扬。在经历1980-1987年的倒闭危机之后,吉野家于1990年挂牌上市,插上资本翅膀起飞;软银在1994年上市,1995年因投资雅虎一战成名;同一年,优衣库上市,柳井正触底反弹;索尼在1989年收购美国哥伦比亚等电影公司,此后陷入亏损泥潭,新任CEO出井伸之启动改革计划;几乎同一时期,丰田也开始变革,公司上下重回创业状态,业绩持续增长。

第七阶段,从2001年到2015年,互联网时代与全球化。在一片悲歌之中,索尼、松下、夏普、东芝等老牌家电企业逐渐淡化“家电”标签,转型到医疗、生命科学、人工智能等领域,业务转向2B市场。与此同时,柳井正、孙正义等中生代企业家凭借互联网机遇和全球化战略而不断成功,三木谷浩史、田中良和两位中生代则分别通过电子商务、社交网络成为财富新贵。日本商业史已经进入无相无形阶段,商业模式多样,公司文化多元,互联网与全球化已打破商业的时间、空间界限,一切规则被重构,商业思想被颠覆,新的轮回由此开启。

回望400年日本商业史。地处海陆之间,文化东西方交融,既受到外部各种潮流冲击,也由此快速完成现代化进程。尽管饱受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侵袭,并且在很长一段时期处于战争阴霾的非正常状态之中,但日本却在二三十年间脱颖而出,快速崛起,此后一直建立起与世界经济强国抗衡的实力,至今仍是全球经济强国,这种令人震惊的现象确实值得深入思考和研究。

关键字: 日本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