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泡沫正在摧毁民主

作者:编译/李雨蒙

社交泡沫正在摧毁民主

2016年美国大选终于在惊愕声中缓缓落幕。可是,Facebook在竞选期间传播虚假新闻,造成意外的竞选结果,抨击之势却一浪高过一浪。无论是否有错,社交媒体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

目前,对于Facebook主要的争议在于传播虚假新闻、歪曲事实,洗脑选民选举特朗普为总统。社交网络的回音效应(EchoChambereffect),大半数的美国人并没有意识到有许多人是坚定地拥护特朗普。

不可否认的是,在此次竞选中,规避监管的社交网络的确帮了特朗普很大的忙。“特朗普能够以一种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方式传播他的信息,同时逃避了与大众接触时受到的资质检查。”加州伯克利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这样表示,他拥有一整套没有实际权威却极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而(新闻)媒体是拥有权威的表达却没有很大的影响力。

连特朗普本人在接受CBS60分钟节目时也表示:“我的确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上拥有大量的支持者,他们帮助我在所有竞选活动中取胜,他们为我付的钱远比我自己付出的还多。”

现在最具争议的问题在于虚假新闻是否真的煽动选民支持特朗普当选。这些虚假新闻中,有声称希拉里·克林顿是军火商,还有意大利教皇为特朗普背书等等内容,事实证明这些都是空穴来风。可是据《连线》杂志调查发现,读者不仅会点开阅读这些假消息,而且其中许多人都会相信它们是真实的。

不过,马克·扎克伯格仍然坚定地表示他们没有左右此次选举,他说Facebook上的虚假新闻影响了大选结果是个非常疯狂的想法,并在Facebook上发长文解释称,人们在Facebook上看到99%的消息都是真实的。可是,《纽约客》杂志发文表示特朗普的胜出正是由于Facebook上捏造的虚假信息直接导致。而另一些人表示:“如果你指责总统大选结果是由Facebook造成的,那你就是个蠢蛋。”Facebook的确很难控制特朗普的胜出。但是它在不断制造纷争。如果Facebook持续传播虚假信息,那么扎克伯格的声明中所说的“Facebook不是一家媒体公司,将来也不会是”,恐怕将变成一句空话。

社交泡沫(socialbubbles

大选期间,特朗普在所有社交平台的支持者数量要高于希拉里,他所有发文的参与度也更高。在前6个月中,社交媒体上第二受欢迎的转发文章就是“我为什么要投票给特朗普”,转发量高达150万次之多。可奇怪的是,作为自由党派的读者们,却从来看不到Facebook推送这样的消息。作为一个自由派纽约人,Mostafa Bermawy几个月前的Facebook上就会推送如#奥巴马是最伟大的#一类的话题,当时他还很高兴地点开阅读,并参与讨论。当讨论深入,推送信息就会变成讨论特朗普的丑闻,还有为什么我们要追随希拉里之类的话题。期间,他的Facebook上只能看到自由派媒体的文章,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

Mostafa认为希拉里会是更好的总统人选,可是他在Facebook上很难看到挑战他想法的观点。所以,他忍不住去福克斯新闻网找其他言论,他发现那些每月点击量在6500万次的文章从未出现在他的Facebook上。当人们意识到应该对媒体言论持怀疑态度时,批判的眼光已经变得相当迟钝,当一方的宣传涌来,人们将更容易被洗脑。

除了Facebook,谷歌也会根据用户的位置、历史点击和搜索记录过滤搜索结果。Facebook、谷歌为我们设计出的社交泡沫正在形成我们自己的美国现实。因为我们只能看到和听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直到大选结果揭晓之前,超过半数的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国家的另一半人已经颓丧到选举了特朗普。可是,我们全部都认为希拉里可以轻松地碾压特朗普赢得大选。而那些由数学家精确计算出的民调更加剧了这些人的偏见。从Facebook的推送到谷歌的过滤,我们的在线经验将越来越个人化,越发隔绝外界的声音。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61%的千禧一代都将Facebook作为获取政治和政府信息的第一消息来源,而Facebook却拒绝承认是消息来源的身份,一直专注于提高广告投放量和参与度。Facebook订阅是根据过去的点击量和爱好行为个性化定制,所以我们大多数消费的政治内容是与我们自身的观点相一致的。忽略了这一点,我们终将坐井观天越发短视。加之,Facebook的舒适区域很少会推送反对观点,人们会成为偏见的牺牲品。

现在,我们数字化的社会形式已经转变为一个巨大的回音室(EchoChamber),大多数人都是与志同道合的人讨论着相似的观点,难以洞察因恐惧和排外而形成的社交泡沫(socialbubbles)。因为同类观点和推荐是最强大、最有说服力的营销形式,同时也最具破坏力。

戳破泡沫

自从特朗普获胜以后,一些程序员编写代码希望将美国变成紫色,他们建立App、插件和网站渴望统一美国分裂的现实。其中最简单的一个名为Krishna Kaliannan的工具,由美国工程师、企业家设计完成。Kaliannan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原本“回音室”告诉他希拉里。克林顿已经稳操胜券,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他想是否可以不顾facebook上的消息推送,而得到另一方面的竞选消息呢?开始使用Escape your bubble,它会询问你想要了解的党派信息,随后每当你浏览facebook上的消息时,它都会在你选择消息的上面再覆盖上“另一方”的观点。比如当你选择了解共和党,随后Escapeyourbubble会推送给你“美国的蓝领工人为什么受到歧视”这样另一党的言论。Kaliannan认为,您可以不用直接与反对你的人对话,而是发送文章帮助你了解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类似的研发,比如谷歌科技人员设计的unfiltered.news在搜索国家新闻时,抓出不实报道;新闻AppDiscors呈现媒体对话时的两方观点;Echo Chamber club回音俱乐部,一款新闻周刊App旨在发布“自由主义和大城市进步派”的不同主张。Twitter则设置了“质量过滤”功能,设法封锁自动推文和潜在怀疑公司的账户,减少骚扰和刷屏。

此次大选给社交媒体带来的冲击说明:戳破过滤泡沫的行动势在必行。不过,目前依靠简单的意向和编程就想完全消除分类带来的伤害,还是非常幼稚的想法。不过至少科技界正在努力帮助我们的国家找到一条更加长远的发展之路。

编译自《连线》杂志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