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实体经济首先要清楚生产目的是什么

作者:文/胡德平 全国政协原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经济下行困难很多,但是我们也有好的消息让大家增强信心。

国内某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大省,有一个规模比较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前几年生产很困难,该交的税交不上,企业员工的工资也发不出来。

但是2016年,这家企业出现了久违的现金流,而且越到年底现金流越旺,现在这家企业已经补发了上万工人的工资,补交了前3年欠的税。如果2017年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那么滚滚的现金流变为滚滚的利润,企业就可以向银行大量地还贷。原因何在呢?

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造成了市场价格和资源配置的混乱,优良的钢材一旦价格降到2600元一吨,也仅能保本,而劣质低价的地条钢卖1800元一吨还能赚两三百元钱。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有心思把钢铁的质量、品种来搞好呢?劣质低价的地条钢生产企业把这个市场搞得越来越乱。

据这家企业老板说,中国钢材年产量8亿-9亿吨,有2亿吨是地条钢,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市场最不可容忍的现象——劣币驱逐良币。这两年,我们政府从各个方面用各种手段驱逐劣币,按照市场本性规范、整顿市场,去产能、去杠杆,也确实关闭了一些产能不好的劣质钢厂,市场正常起来,现金流就能增加。这说明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抓手的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初步成效,部分行业供求关系、政府和企业理念行为发生积极变化。因此,企业老板希望2017年的“三去一降一补”还应继续实施下去。

现在实体经济中,大的主要行业有39个,中小行业有几百个,产品有几万至十几万种,当然每个行业未必像钢铁行业这样,但我觉得“三去一降一补”,就是按市场规律来实施的措施。

那么,“三去一降一补”的本质是什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终目的是满足需求,主攻方向是提高供给质量,根本途径是深化改革。

所以说,供给侧也好,需求侧也好,“三去一降一补”也好,根本是满足需求。现在的情况,一方面过剩的产能那么多,长板那么高,短板又明显存在,食品安全、药品安全、教育、养老都是需求,短板这么低,为什么?这就要问我们的生产目的是什么,生产目的的讨论这不是新问题,改革开放后,继真理标准讨论之后,第二个大讨论就是生产目的讨论。在当时很多人不接受,包括许多党政机关干部也不理解,说我们搞了几十年的经济建设了,这还要讨论吗?

目前,我国经济运行存在的诸多问题,产能过剩和需求结构升级的矛盾问题,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充分暴露出我们对生产目的的问题还是不清楚。如果清楚的话,也不会产生当前严重的经济产能过剩的问题。

市场需求的是最终产品,不是中间产品,不是库存产品,不是无效供给,也不是无效需求,更不是用大量减税的办法强拉外部需求。出口赚取外汇当然好,但是用减税的办法促进大量出口,挤压了内需。我们中国人在美国买的日用生活品,比在国内买的价格还要低。我们为美国消费者提供了物美价廉的商品,他们还说中国剥夺了他们工人的工作机会。我们这样的发展方式是否需要反思?

对于振兴实体经济,我们还要谈一下产权保护的问题。山西省有一个中钢集团,其企业法人因为腐败被关押,但是并没有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如果我们的政府和公检法机关能把老板犯法、企业高管犯法和企业法人犯法区分开,把各种所有制组织和自然人财产区别开,这就是对产权的保护。

另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再次明确了承包权、经营权和流转权的“三权分置”。经营性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应该和国有土地同地同权同价,也在积极推进。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也需要统筹推进。中央已经明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住的意义是,住房是全体公民的生活品,不是奢侈品,是生活必需品,不能作为普遍的投资手段。

农村对宅基地认识是正确的,只要农户结婚成家了都可以申请宅基地,因为这是祖辈传下来的生活必需品,我认为农村的宅基地究竟是集体土地,还是农民永久的、可继承的土地,应解放思想加以研究。所谓祖国,就是祖辈留下来的国土,就是祖辈留下来的居住家园。

土地现在除了承认是生活必需品外,节约出来的土地能不能够成为经营性的农村建设土地,农民这样就可以用节约出来的地得到永久的财产性收入。这比宅基地的单纯抵押,似乎还有价值,还符合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深入的研究。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