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德守一:李培义的收藏经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江珊

抱德守一:李培义的收藏经

在北京高碑店艺术区旁,崇德堂的院落里,60多岁的堂主李培义依旧是身板挺拔、目光炯炯有神,举手投足间,让人很自然地就会感受到他身上的军人气息。

推开李培义会客间的对开大门,中式的家具间,几块大大的古牌匾静立着,在一缕缕清晨阳光的照耀下,赋予了此地更多的历史氛围。

李培义笑着告诉《中国民商》记者,他就是要让这些古牌匾自己开口说话,把其中的道德故事讲给更多的人。

在过去的近5年间,李培义以“德”为题,向全国众多的著名书画大家征集书法、篆刻等作品;收集含有“德”字的古牌匾,将这些收藏品在崇德堂展出,并把它们汇集成书——《厚德箴言》。他说,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要“抱德守一”,他的收藏与众不同,只为宏扬中国传统道德文化,宣传教化更多的人。

前辈两幅字开启收藏路

李培义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经历过六七十年代的艰苦岁月,也品尝到80年代改革开放的红利。他1974年当兵,从军38年,先后曾任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摄影室主任、解放军画报社出版部主任、长城出版社社长、解放军报社解放军画报编辑部副主任等职。

“多年来,我既看到了社会发展积极向上的一面,同时社会的种种不良现象我也看在眼里。”他认为,社会出现不良现象的本源都是因为“缺德”造成的。

2011年,退休后的李培义一直想在道德教育方面做些什么,但始终不知该从何做起。然而,不久后,两位老艺术家送给他的两幅字却冥冥中引导他开启了对中国传统道德文化的收藏之路。

2011年年底,92岁著名书法家、画家娄士白临终在医院的病床上写给李培义两个字:“尚德。”娄先生的夫人表示“:娄先生身体欠佳,胳膊无力,提笔发抖,很长时间都不写字画画了。和你相识几年,印象很好,从你的言行中看到了年轻人崇尚美好品德的精神,所以在病榻上坚持给你写了‘尚德’二字,这不代表娄先生的书法水平,谈不上作品,只是对你的评价。”时隔不久,娄老与世长辞。

一个多月后,87岁高龄的中央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中国工笔画协会会长、中国唯一的美协、书协和作协会员林一凡也送给李培义一个四尺幅面:“依然君子德,处处总相宜。”并表示,这是对李培义恰如其分的评价,谈不上书法作品。

两幅书法作品,都是出自年高德勋、才华横溢、享有盛名的耄耋老人之手,又都以“德”为题。何为“德”,其中又有什么特殊的深意?李培义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打开成语大词典查找对德的注解,各种详尽的解释和文化传承的历史,让李培义一下子豁然开朗,茅塞顿开,“我为什么不能动员更多的书法大家以中国独特的传统书法艺术形式来传播我们的道德文化呢。”李培义说,他的收藏之路就此打开。

700封手写信感染书画名流为“德”而书

为了对“德”探个究竟,李培义一连多个夜晚徜徉在成语大辞典和搜索网站中,他对搜索到的每一个与德有关成语的含义、出处都做了详尽记录。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他一共收集到300多条与德有关的成语,逐条查看注解和典故。在征求了中国书协、中国榜书艺术研究会等相关单位及领导的意见后,删掉带贬义和中庸的成语,最终筛选出120多条经常使用、语义励志、便于记忆的褒义词。

“如果用书法这个具有几千年历史的艺术形式书写由德组成的众多成语,让大家在欣赏书法艺术的过程中学习了解厚德文化,寓教育于艺术和快乐之中,肯定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李培义拿着最终筛选出的120多条成语,开始筹备给著名书法家写信。

“当时我书画界结识的朋友不多,与这些书法大家都是素不相识,他们许多人的字每平方尺价格也很高,我要求他们按照我的题目书写,还不给一分钱,难度还是挺大的。”李培义首先给全国最德高望重的著名书法艺术家李铎、张海、沈鹏、欧阳中石写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他坦言,如果这些大家都不响应,他的事情也就真做不下去了。

不想10天左右,4位老艺术家都相继给李培义回信表示同意,其中,欧阳中石还亲自打电话把他叫到自己的家中商议,“4位书法界著名大家的认可和支持给予了我很大的鼓舞,也更坚定了我收藏的信念。”李培义如是说。

此后,李培义230多封饱含真情与期盼的信函,换来了各位艺术家、老师寄来的130余幅作品,搜集到的成语内容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全部书写完成,并在崇德堂展出。同时,李培义为此汇总出版了第一本书:《厚德箴言——百德成语书法集》。

百德成语书法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李培义又和中国楹联协会会长孟繁锦一起动员楹联协会400多名会员编写含“德”的对联。他告诉《中国民商》记者:“这些对联饱含的全是正能量,很快,我又把这些对联全部分发给一个个书法大家去写,在《厚德箴言——名家楹联集》出版之后,今年,我编辑汇总的第二本楹联集也即将出版。”

有书法就离不开印章,印章也是表现“德”的好形式。李培义又是一封书信写给了原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李岚清对此十分重视和支持,自身带头刻下含德的印章,还为李培义提写了书名“厚德箴言——名家篆刻集”。“消息一出,很多含‘德’的名家篆刻作品又都纷纷汇总到我这来,很快,我又编辑了《厚德箴言——名家篆刻集》。”提及此事李培义至今还是激动不已。

如今,李培义手写书信700封之多,短短几年间,中国几乎所有的书法界大腕以及社会名流都在他的感召下,书写了含“德”字的书法作品。李培义说,一路来,他得到了无数人的帮助,唯有怀有一颗感恩之心。

让古牌匾自己说话

李培义为这里起名“崇德堂”,他就是这里的“李堂主”。看着“崇德堂”的牌匾,他笑着告诉《中国民商》记者:“我对古牌匾的收藏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这还要从我搞收藏以来第一次被坑说起……”

2014年春节期间,李培义的一个朋友突然打来电话,说一家人在珠海旅游中发现了一块古牌匾,名字就叫“崇德堂”,和李培义的“崇德堂”同名。李培义听了兴奋不已,他不顾一切地马上坐飞机赶到珠海,与卖家谈价格,把这块牌匾买回来。

“结果,那次我吃了亏。人家要27000元,由于我当时也不懂牌匾行情,提出减10000元,结果人家17000元很高兴地就把匾卖给了我。之后,我才知道,当时这块匾5000-6000元就能拿下。”话语间,李培义笑了,却没有一丝被坑后的懊恼,他说,这是他买回来的第一块匾,也正是因为这个开始,让他认识到古牌匾对现代人的教育意义。

之后,李培义充分利用网络,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帮他在各地寻找古牌匾。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收集160多块古牌匾,而且全部都包含“德”字。

每一块老牌匾,背后就有一个故事。几百个这样含“德”字的古牌匾汇集在一起,就会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它承载着从古到今人们对于道德文化的理解和传承。为此,李培义又汇编了《厚德箴言——道德牌匾集》,最大限度地把每一块收集来的古牌匾的含义和故事全部解读出来。他解释说,他收藏的这些老牌匾大都有几百年的历史,收藏它们首先是对这些老物件儿的保护,再有,更要让这些死的文物活着自己说话,让它们背后所展现出的中国传统道德文化去影响和感化更多的今人。

收藏只为宏扬道德文化

如今,李培义的收藏越来越有规模,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每年慕名来这里参观的人数已达到3000人。从小学生到80多岁的老人,从书法爱好者到各行各业的人士,20多个不同国家的文化参赞,爱尔兰国家副总理,新西兰大主教也都来过这里。

随着“崇德堂”知名度的提高,李培义也变得越来越忙。早上9点半,他已经送走一位参观拜访的客人,中午、下午和晚上他的接待工作也安排得满满的。他告诉记者:“由于现在崇德堂有了一定的影响力,每天找我来谈各种合作的人也很多,我就一个想法,如果你真是只为了道德教育,纯公益的我们就可以谈,但要为投资赚钱,我只能说免谈了!”

“许多人搞收藏是为了爱好,更是为了赚钱、投资。而我的收藏是以‘德’为切入口,从事道德文化的专项收藏。收藏不是我的目的,我的最终目的是靠收藏这个载体来体现中国传统的道德文化。”李培义进一步解释说,“我的收藏与其他人收藏最大的不同就是,要让死的文物张嘴说话。每一件藏品都是一个教育人的教具。我不是奔着物质和金钱来的,所以,我只和那些发自内心搞公益,为宏扬道德文化的人来谈合作。”

提及收藏所需的费用问题,李培义表示:“我收藏的书法和篆刻作品全是大家免费提供的,只是收藏古牌匾会有一定的费用,但其中又有许多牌匾是亲戚朋友支持我的工作,买来直接送给我的,所以收藏的费用也不是很高。”

此外,由于李培义做的是公益事业,出发点不一样,其他生意人,买一块牌匾要10000多元,李培义可能就需要2000-3000元。“因为我会把相关资料发给卖家看,告诉他,我用这块牌匾不是为了再次买卖赚钱,而是用来宏扬道德文化,牌匾放在你那就是文物,而放在我这里,就是一个宣传教育更多人遵从道德文化的活教具。”他说,他的所做所为感动了卖家,所以,一般他收的牌匾都比别人要低2-3倍的价格。

每日一联编尽360行德行操守

“我要把崇德堂办成一个专门接受道德文化教育的基地,让更多的人在这里感受心灵的洗礼。”李培义为了这个目标,目前正在对崇德堂进行着重新规划,他要腾出更大的空间,让更多的藏品为人所知,为人所用。

现在,空闲时间,李培义又开始学习写书法。但他学习书法的方式同样与众不同,他从来不模仿别人的东西,他写的内容全是自己编的。就在正月初五迎财神的那天,李培义做了一个对联,“财神只登积德府,小鬼专敲做恶门。”没承想,他在微信上一发,受到广泛的传播,他觉得这就是一种力量,同样也可以教化许多人。

受此启发,李培义又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新的计划:每日一联,一个月一个专题,为360行都编一套德行操守。第一个月,他以“财道在德”为题,每日一幅对联,一个月终,30幅对联全部与德有关。之后,他又编了家庭和谐篇、为人师表的师德篇,现在,他正在编医德篇。“这以后,我打算编文艺篇,一年12个月,我编12个专题,再把这些内容全出成书,用道德文化来教化更多的人。”

“再过20年,我80多岁,也才编240个行业。何况我们现在又何止360个行业呀。”李培义说,他为自己制定了这个毕生的目标,就是希望,当自己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可以把宏扬道德文化的精神发扬光大。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