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红光:女篾匠的辉煌艺术人生

作者:戴有山

蔡红光:女篾匠的辉煌艺术人生

东阳竹编在殷商时代问世,宋代闻名四方,明清时技艺更是发展迅速,距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它与东阳木雕一起堪称盛开在“百工之乡”的一对民间工艺姐妹花,被确立为浙江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45岁的蔡红光从事竹编工作已有30年,现任东阳市东风竹编工艺厂副主任,被当地人亲切地称呼为“御姐”。她性格上有些粗线条,但在创作竹编艺术品的时候,那种专注的神情会令人想起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不胜凉风的娇羞。”12年前,她用比头发丝还细的竹丝编织创作的作品《海螺》轰动一时,也因此拥有“用竹丝刺绣”的美术达人美誉。

八年艰苦求师路

说到蔡红光,不得不提到她的授业恩师何福礼。年过六十的何福利老师,是中国当代竹工艺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1983年由其主持编织技法处理的绝世珍品《九龙壁》,独创多种编法,被载入《东阳市志》,成为竹编工艺的里程碑。他的作品《咏鹅图》、《哪吒闹海》、《竹丝白鹤鼎》、《八仙竹丝花篮》、《大象》等精品分别获国家级大奖。为香港特制的《工艺长龙》,全长2500米,创世界最长舞龙吉尼斯纪录。他的代表作品还有《关爱》、《千禧龙》、《海螺》、《子母大花篮》等20余件,分别获国家级及省级大奖。从业近50年来,他多次赴澳大利亚、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香港等地做技艺表演和技术交流,被当地媒体誉为“竹子变大象的魔术师”。

何福礼收徒一向很挑剔,他要求徒弟不仅要刻苦、有悟性,更要对竹编事业有狂热的爱好。蔡红光自从1989年进东风竹编工艺厂作为一名普通的学徒工,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把自己的青春都贡献给了竹编事业,在她的学徒期间,她几乎没有什么闲暇时光,精细竹编往往一天下来还编不出巴掌大面积,她把别人休闲逛街美容打牌的时间都花在了对竹编事业的追求上。蔡红光说,她自己唯一的爱好就是竹编,竹子就是她的闺蜜。即使从工厂回到家里,陪伴她的依然是那些没有完成的竹编活计。经历了整整8年的考验,东阳竹编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何福礼被蔡红光的执着精神所感动,破例收她为徒,1997年蔡红光正式拜何福礼为师。

进京献艺展丰采

蔡红光把自己的工作视为“用竹丝刺绣”,用女性特有的柔性,赋予了东阳竹编更为精致细腻的感觉。有一年创作竹编《海螺》时,她首次运用了高密度褶皱,凹陷处连手指头都伸不进去,她硬是靠着手感,借助一枚钎子,完成了这件作品的编织,获得了百花奖金奖。

作为东阳竹编界最年轻的女性传承人,她不断地挑战传统竹编的精细度,最细的竹丝直径仅0.025毫米。2009年,何福礼创作精细半立体竹编《九狮图》,她承担了绣球的编织工作,用3种颜色的超细竹丝编织出六角穿丝菊花图案。巴掌大的绣球她编织了整整3个月,结果把一双眼睛熬坏了,从此再也没有褪去过血丝。更早前,东阳市工艺精品馆征集展品,希望能恢复东阳竹编的传统精品“龙灯”,这一重任又落在她肩上,一盏龙灯十几种技法,她编织了半年,艺术效果超过了老前辈。

2005年起,蔡红光跟着师父进北京故宫修缮,有幸遇到全国各地参与修缮的各艺术大师,在交流学习中开阔了眼界,回来就建议师父开发竹木结合古典家具并参与其中。她独立设计制作的“双龙花瓶”,受到了中华新闻工作者协会名誉主席、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邵华泽的赏识,老人家高兴地给她题词“艺无涯”。她把邵老的题词作为座右铭,跟着师父创作了许多新品,屡屡获奖,而她也成为当下掌握东阳竹编传统技法最齐全的工艺师,受到了工艺美术界诸多专家如唐克美、曹静楼等人的称赞。

时尚设计海外扬名

2011年,蔡红光作为唯一的女工艺师,赴美交流访问并现场献艺;澳门、北京、杭州……只要是有“非遗”展示的场合,她“劈篾为丝、精编细织”的身影,总能成为靓丽的风景。2012年,她被列为东阳竹编金华市级非遗传承人,评为金华市工艺美术大师。这些年,她曾多次跟随省委书记等领导到印度、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出访,展示东阳竹编工艺的魅力。

特别是在2014年台湾之旅更是触动了蔡红光的无限创意。从上世纪90年代起,蔡红光编织的基本上是艺术品,观赏性超过实用性。动辄数万甚至数百万元的价格,把东阳竹编隔离在大众生活之外,只能作为收藏品。在乡间长大,经历了竹编日用品辉煌时代的蔡红光认准了“竹编生活化”的目标,于2014年开设个人工作室后,寻求传统竹编融入现代生活的途径。当年,在浙江省非遗保护中心组织下,身为东阳竹编金华市级传承人的蔡红光赴台湾参加了非遗展,在向台湾同胞展示东阳竹编技艺的同时,她也为台湾发达的文化创意产业所震撼。在台湾南投县竹艺博物馆参观时,蔡红光的目光被几款竹编包吸引住了。刚好,她带了几款传统东阳竹编包参展。细细比较之下,她觉得自己的竹编包虽然更精细,但是花纹图案与外观造型不及台湾竹编包丰富。她认为,在加强实用性的同时,竹编包也可以不拘形式。最终,蔡红光设计了众多时尚的竹编产品,打开了传统的竹编产品与时尚相结合的新格局,蔡红光也随着她的竹编时尚品扬名海内外。

开馆教学传授技艺

“非遗学堂”是东阳市首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学习基地。在现场,蔡红光现场教授东阳竹编技艺,这也是她首次开馆教学,没想到的是,她的开门弟子竟然是东阳首富、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蔡红光的精心指导下,郭广昌完成了一个竹编玻璃盘的制作,成为新年里“非遗学堂”的第一位学生。

虽然已荣登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胡润百富榜,但作为土生土长的东阳子弟,郭广昌面对东阳竹编时,仍难掩根植于心底的崇敬之情。他细心观摩老师的现场展示,一点点细心学习,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竹编作品。郭广昌完成自己的作品以后表示,竹编不是一个简单的手工编织,更是一门艺术,当一个人把全部心思投入到这门艺术中时,能够达到忘我的境界,这也是做商业的基础,以后只要有时间就会继续跟着蔡红光老师学竹编,并支持东阳竹编事业的发展。

创新“非遗”弄潮儿

近年来,随着环保意识加强和人们生活水平提升,竹篮、竹包竹编等日用品回归到大众的视线,并受到青睐。蔡红光瞄准了这一商机,推出一批新颖精美的竹制日用品。前段时间,她花大半个月时间用竹子编织了一个手提包。这款独一无二的包包定价将近8000元,都快赶上一些奢侈品牌的手提包,已经有箱包企业对她的产品产生浓厚兴趣。

蔡红光四处寻找资料,向热爱首饰和服装设计的朋友调查,甚至去北京故宫博物院请教文创设计师。“朋友们告诉我,包包是皮质的最好,竹子作为点缀的经典款就是奢侈品牌古驰的竹节包。”这一调查结果,让蔡红光确立了竹编与皮革融合的方向。

2016年夏,蔡红光在家中编织竹编花片,在编好一尺见方的人字花片后,她随手往沙发上一放,起身去做晚饭。当她端着碗从厨房出来时,偶然一瞥,看到花片正被搁在皮包中央,淡棕色的竹编衬着黑色的皮革,古典而时尚。那一瞬间,她的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了,放下碗就去调整花片的位置……

在一次次的调整中,令人满意的设计方案逐渐浮现。美好的创意要落地,面临的难题不是一般的多。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皮包合作企业,经人牵线,蔡红光找到了东阳市知名的皮具企业金路达皮具有限公司。

“企业负责人一听我的想法,就说不可能!”蔡红光忆起此事就想笑,“他们说,竹子只能编菜篮、篾席呀,怎么可以做包?就算和皮包结合,不出几天估计就断裂破损了。”

“要不我们打个赌?按正常使用,说不定皮包都破了,我的竹编包还好好的呢!”蔡红光用起了“激将法”。在蔡红光详细解释了竹编的工艺后,双方终于达成合作意向。

可蔡红光精选宽度为1.5毫米的篾丝编织出的几款花片如何固定、包边?这又让企业生产负责人犯了难。“在此之前,也有人研发出竹编手包,但是都没解决这两个环节,采用了藤条锁壳工艺固定、包边,不仅不够美观,而且使用一段时间后就破损了。”蔡红光说,基于此,她经过多次摸索,发现花片不仅要软硬适宜,而且要能和皮革贴合。

在金路达皮具一线技术工人的帮助下,蔡红光不断改进设计方案,最终成功破解了竹编花片在皮包上的固定和包边难题,使竹编和皮革“珠联璧合”。其中的女包,整面都用竹编装饰,枣红色的皮质和淡棕色的竹编结合,人字花纹显示出浓郁的英伦气息。男包用黑色与本色竹丝穿插编成六角花纹,小面积装饰显得稳重大方。

与此同时,蔡红光又与深圳擅长手工布艺的朋友合作,成功研发了竹编钱包。这款钱包最大的特点就是纯手工,内袋用手工缝纫,外壳用手工编织。“当我把样品交给朋友们检验时,她们都说,这才是中国的BV!”。目前,这一系列已拥有四大产品。蔡红光正在寻求适合的推广渠道,她初步考虑与奢侈产品、服饰设计、文博会展等行业结合,同时着手申请外观专利和商标。

2017年3月21日下午,中国木雕博物馆,蔡红光把第一批成品——“繁•红”男女拎包系列竹编皮革包,交到了中国木雕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陈荣军手上,并签订了捐赠协议,正式把作品捐赠给中国木雕博物馆。

“何人解系天边日,占取春风,免使繁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蔡红光说,这款产品名称“繁•红”就取自宋词《采桑子》,描绘的是春日繁花遍野的景象。“红,在古语里又与‘工’同义,指妇女的生产作业,这与我的职业特征吻合。传统竹编工艺繁琐,但我希望用自己的坚守,推动竹编产业趋向繁荣。”

作者系文化部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专家


关键字: 艺术人生 红光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