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文远与中国床垫50年

作者:陈润

施文远与中国床垫50年

在所有香港华人企业家里面,施文远是为数不多从香港白手起家,草根出身,艰辛创业,通过勤奋努力获得成功的人物之一。他所从事的是传统行业中最传统的部分,没有囤积地皮建地标建筑,也不会以虚拟经济靠互联网创富,他甚至对资本、金融怀有戒心。他只是做床垫,卖床垫,依靠自己和雅兰几代员工一张张床垫干出来的“床垫王国”。

作为1966年创业的典型代表,雅兰的故事是最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案例,施文远是企业家群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于创业者而言,这样的企业家比地产大佬和互联网新贵、金融大亨更有借鉴意义。

2017年,雅兰已走过50年风雨征程,76岁的施文远仍将面临突破和挑战:接班人选择、上市、互联网转型升级、多元化发展、品牌重塑等问题还需要施氏家族和职业经理人团队携手解决。

创业是一条永无止境的道路。在基业长青的梦想中,施文远如“花中君子”兰花,还将怒放生命,历久弥香。

站上时代风口

施文远1941年出生于福建石狮,遭逢第二次世界大战硝烟弥漫的乱世,童年在抗日、内战的战火烟云中度过。好容易盼到全国解放,“三反运动”、“五反运动”接踵而至,施家在南洋经商多年,为避祸躲难与乡亲们一起远走香港。施文远时年11岁,晕车呕吐以致不省人事,仍咬牙挺住,千里颠簸抵达深圳,过罗湖桥到香港,人生命运由此转折。

当时香港正处于由转口贸易向工业化过渡的经济转型期,施文远退学步入职场,先后做过面包店职员、照相馆学徒、织带厂工人、海员,后面两份工作与当时香港纺织业、航运业的蓬勃兴盛不无关系。施文远的青春有勤奋、激情,也有彷徨、忧伤,许多故事、情景在经典香港影片《老港正传》、《甜蜜蜜》中均可感知。

1966年,施文远入股香港喜临门床垫厂(雅兰集团前身),并在一年后全盘接手。当时香港并不太平,施文远曾在暴动的炸弹威胁中给客户送货。到1970年代,香港全民炒楼,施文远受几位股东鼓动进入房地产,经历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过山车般的楼市盛衰。好在并未对主业造成重大影响,雅兰床垫稳步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初稳居香港弹簧床垫销量第一,同时开拓国际市场,到东南亚建立分公司。施文远创办雅兰并发展成为“香港床垫之王”的黄金年代,正是香港经济飞速成长并由此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辉煌时期。这并非巧合,而是站上时代风口,在商业繁荣中崛起。

1978年底,中国迈出改革开放的步伐。施文远胆大心细,以代理方式向内地床垫企业出售进口弹簧机,了解床垫市场。1982年,施文远收购位于深圳的香港床具厂,正式进入内地。1984年初,邓小平第一次南巡,商业浪潮开始在内地风起云涌,“下海”成为热词,香港企业家纷纷涌入内地。1985年,施文远落子北京,与国企、乡镇企业合资成立京兰。1986年,施文远在深圳创办宝雅床具,从此扎根内地。虽然施文远对政治毫无兴趣,但他擅长把握时势,总能嗅出政策变化和市场转型所隐藏的商机。

1992年,邓小平第二次南巡,“下海潮”再度席卷全国,市场经济已深入人心。施文远不仅将品类扩展到床垫、床品、床具、沙发等大家居范围,还大张旗鼓在全国迅速扩张,以“雅兰阁”开启专卖连锁模式,马不停蹄地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厦门、汕头、重庆、成都、西安、新疆等地投资办厂,甚至涉足房地产、热电厂等领域。施文远的商业版图遍布全国,期间有过犹豫、误判、挫败,但雅兰从未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倒是在试错、融合、磨砺中逐步完成本土化,为新世纪之后的崛起做足铺垫。

2001年,中国加入WTO,全球化进程提速。施文远成立雅祺家居,重启上世纪70年代的国际化征程。与此同时,他开始着手接班人计划,大规模引进、培养职业经理人队伍,对骨干人才给予股权激励,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全球竞争。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世瞩目,伴随着大国崛起的脚步,全球化浪潮再起。施文远陆续拿下美安娜、舒达、斯丽比迪、My Side、美力格等全球著名床垫品牌代理权,并且在惠州建立现代化生产基地,以全球眼光在本土制胜,多品牌战略立竿见影,施文远的“床垫王国”初露峥嵘。

2010年以后,雅兰进入互联网时代,尽管为时已晚,但成长迅疾。利用信息化、电商渠道、科技创新、制度变革等创新方式,雅兰顺利实现升级再造和品牌重塑。施文远已很少操心具体事务,但他始终关心企业的长远前途和员工的幸福状况。

每一个历史重要年份都是雅兰的关键节点,这种巧合绝非偶然,而是施文远的智慧和信念使然。

从未改变的品质和规则

雅兰并不是一夜之间成为床垫行业领导者,50年来施文远有6条从未改变的品质和规则,值得企业家、创业者、管理者尤其是家居行业的朋友借鉴学习。

拥抱变化,积极变革。客观来说,床垫行业相对稳定,核心技术几十年来并没有突破性革命,而施文远低调稳重,并不热衷冒险。不过,他却是雅兰最激进的创新者与变革者,从早期的被动变革到后来的主动变革,甚至赶在政策、行业变局之前引领变革,始终与时俱进,常变常新。

热衷科技、研发投入。施文远节省俭朴,反对浪费,哪怕地上遗落一根弹簧、一颗螺丝都会弯腰捡起来,但他对于科技投入不惜代价。创业初期,他花费几百万元购买欧美进口设备,这笔钱足以新建好几家厂房。在他看来,引进顶尖设备就是掌握高新技术的最佳方式,每逢经济衰退、行业低迷期,他都会大量采购机器设备,然后在繁荣期高歌猛进。

务实专注,低调谨慎。与雅兰在电视、媒体、网络上光彩夺目的形象极不相称的是创始人施文远极其低调,他从未接受媒体专访,也不愿在各种颁奖典礼抛头露面,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反对雅兰加入各种行会、协会或标准委员会,始终像工匠般专注,少说多做悄悄干。

重视品牌,品质至上。低调并不意味着默默无闻,相反,施文远每年都拿出销售收入的固定比例投放广告,他有个朴素的广告理念:“广告是创造知名商标的一个必要手段,你要做50年,那么广告是永远一定要做的。”他对品质的重视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为低价销售而降低品质的做法不以为然,“一个公司的品牌要靠品质支撑”。

敢于放权,只问结果。创业之初,施文远只管生产,销售全部交给搭档吴振兴,充分信任、放权。这种管理风格延续至今,他每年初与下属确定业绩目标,年底对表,按照约定奖惩,期间对财权及人事权等完全放手,绝不干预。

香港文化,本土智慧。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成功的企业家很多,但进入内地以后很多人就水土不服只能铩羽而归,施文远最令人敬佩的不是在香港独占鳌头,而是在内地同样成功。雅兰以香港的企业文化、管理制度和内地的人情世故相融合,以“和谐身与心”引导员工荣辱与共,共创辉煌。

关于雅兰为何能够引领潮流、基业长青的疑问,答案远不止这些。比如在产品、组织、人力资源、商业模式、管理、营销、服务乃至社会责任等方面独到之处亦有教益。

当然,这些都只是“术”的内容,施文远的商道哲学更需用心感悟。

施文远的商道哲学

施文远的一生总处于转变之中。过去50年,他的公司从一家床垫小作坊到今天香港销量第一、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多品牌家居集团,尽管沉浮起落,却从未有哪一年亏损,最近几年仍然保持高速增长的势头。人们或许可以通过还原雅兰发展史上的关键节点和决策逻辑了解施文远的商道哲学,但他内心世界的信仰和追求则更像一个秘密。

施文远简单真诚,他有孩子般灿烂的笑容,言语不加修饰。如果聊到可口的食物、漂亮的女人或精美的物件,他会像任何一位贪恋美好事物的少年一样喜形于色。他不喜欢交际,但其实感情丰富,只是懂得控制自己的情感。为人真诚善良是朋友和员工的一致评价,这也是他生意上的“金字招牌”。

熟悉施文远的人都说他宽容和蔼,从来不发脾气,见到谁都是一副标志性的笑脸。下属都熟悉施文远的弦外之音,只要他委婉表达不满,或者脸色稍有愠色,就说明已经到了非常生气的地步。他决策果断,行动迅速,凡是决定的事情从不更改。不过,他并不是强硬霸道的人,但凡建议合理,他就会采纳,绝不固执己见。

追求美好事物的好奇心和虚怀若谷的人生态度让施文远有超过旁人的学习力。他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商业学校或经营管理训练,却总是按照商业逻辑和经济规律行事,这种习惯或许源于长辈教诲,更多在于商业实践的总结和反思,他对商业机会和趋势的敏锐判断就是从这些朴素方法论中得来,有些还被他上升为人生哲学。他习惯凭经验对问题预设角度和结论,然后全面调查各种信息来论证解答,平时对政策、经济、行业、市场、技术等与经营相关的资讯了如指掌,一旦机会或危机到来就能迅速调整。

连续不断的成功并没有让施文远养成好大喜功的毛病,他习惯反省、克制,尽最大可能保持冷静稳健。在年初的雅兰功勋元老茶话会上,大家欢聚一堂追忆峥嵘岁月,从上午到下午,老部下们都夸赞鼓励雅兰的辉煌成就,施文远却主动提出:“我们一起奋斗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人家的生意是直线上去的,我们是缓慢上升,这里面肯定犯过错误。你们说老板这个好、那个好,在领导方面还是有问题的,我们常常都有研究这个事情。”他将所犯错误的强烈反思总结为朴素哲学:成功不在于获得超强能力,而是形成少犯错误的机制。

施文远以“求思之深,而无不在”的知识结构和学习习惯对工作保持热爱,精益求精。同时,他躬身自省、闻过则喜,始终对战略布局头脑清醒,懂得平衡与取舍。这两种能力造就他独立进取的精神、坚韧不拔的意志,形成一套自律自强的自我管理方法和身先士卒、同甘共苦的领导能力。

一些重要特质由此得见:他对财富、地位、声誉并无大欲望,但总是为干成大事精心准备,一旦时机成熟绝不错过;他重视结果,只要达成目标就重奖下属,甚至溺爱、纵容,但更享受过程,在乎事情的价值;他善于平衡,懂得如今以最低风险实现价值最大化,财务上绝对稳健,但策略激进勇猛;他崇尚和谐,可以与竞争对手、死敌、叛徒等商业伙伴合作共生;他不盲从商业大亨或行业专家的观察,凡事独立思考判断,或者亲自试验,从实践中汲取力量。这些能力再加上一些无法解释的商业天才以及好运气,施文远写就令员工引以为傲的传奇。

值得提及的是,施文远的姓氏“施”意味着给予,教人慈悲和善良,“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雅兰的“兰”为兰花,历来是高洁、典雅、赤诚、傲骨的象征,被视为“花中君子”。施文远善于同市场打交道,但绝不随波逐流,绝不同流合污,以“潜规则”获取商业利益,君子之风在施文远身上和雅兰内部都能被轻易感知。

作者系新一代商业史作家,财经杂志专栏作家,著有全球商业史系列图书

关键字: 中国 床垫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