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治理与文化根基》:寻找国家治理的文化根基

作者:王兆雷

/友善


青年学者王兆雷的新作《国家治理与文化根基》(下称《根基》)用策论的方式从文化传承与国家治理、历史演进与国家治理、全球视野与大国治理三个纬度不同视角对国家治理的智慧进行深度纵论,一气呵成,气势磅礴,在学界、政界和文化界都引起了强烈反响。

  《根基》所探讨的国家治理体系不只是一种冷冰冰的、没有情感的文本规范,更是一种具有家国情怀的价值观念,这种情感和关怀不是“刻意表现”或“哗众取宠”,而是通过扎实的史料梳理和调查研究,探求背后的文化逻辑,真切实现国家治理文化与社会大众日常生活的“心心相印”,进而推进两个平衡:  即“个人安全需求与自由需求的平衡”和“社会稳定需求与发展需求的平衡”。

  “批判”和“建设”是《根基》一书中的两条思路。不仅对本土失序困境进行反思,对西方霸权模式进行批判,还提出将“风清气正”作为国家治理的核心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重新审视和梳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治理资源,在“传承”的基础上讲求“创新”。

  以中国传统政治制度为例,“专制”并非是基层传统社会中的核心策略,在“皇权止于县”的政治制度背景下,“以乡绅阶层、家族长老为主体的多维自治模式”、“以义庄制度为代表的公共服务和  治理机制”等都是中国治理文化中的瑰宝,脉络清晰、历史厚重,对现代社会治理体系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根基》不仅系统论述了我国古代以来所形成的“大传统”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小传统”所蕴含的治理资源,更是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重要阶段性成果。通览全书,实际上也是一次与作者对话的过程,我深深感受到作者对中国文化研究的深厚功力,但这并不是我最深切的感受,我最深切地感受是兆雷先生从文字里透露出的一种学者思辨逻辑和深厚的政治智慧,更往深层次探析是作者内心里深处的文化自信,以及深入骨髓里对中华民族的大爱情怀。

  《根基》揭示了国家治理的文化根基植根于民族沃土,潜移默化、滴水石穿、无处不在。文化是民族精神的标志。每一个民族都拥有自己的文化,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文化是它特有的历史积淀和精神记忆,是它特有的生存方式。每个民族的文化都从多方面显示自己的民族特征,如民族的语言文字、民族的宗教伦理、民族的风俗习惯、民族的艺术技能,这些都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标记。一个民族的兴衰存亡,说到底是它所代表的那种文化的兴衰存亡。数千年来,是什么让炎黄子孙香火不断?是文化,是绵延不绝的中华文化;是什么在今天把世界各地的炎黄子孙联结在一起,把13亿中国人凝聚在一起?是文化,是所有中华儿女共同享有的文化,是流淌在民族生命体内的中华文化血液。中华民族在这片富饶的大地上,不仅创造了丰富的物质文明,而且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并毫不保留地传播到世界各地,最典型的当属“一带一路”的开辟和繁荣。

  提到德国,首先让我们想到的是德意志战车的纪律和意识。美国耶鲁大学地理学者亨廷顿在其《民族的性格》一书中提出自然条件决定论,认为文化/民族性格/文明的形成在相当程度上是由地理条件决定的。德国日耳曼人,发源于德国中部地区,纬度高,常年光热不足,土地贫瘠,人们经常要与饥饿与寒冷抗争,逐步形成了严肃、保守、自省、谨慎的性格特征。俄罗斯民族在横跨欧亚、地广人稀的自然条件下形成了坚韧、耐劳、抗压但又散漫的特征。

  19931130日,俄罗斯重新采用十月革命以前伊凡雷帝时代以双头鹰为图案的国徽:红色盾面上有一只金色的双头鹰,鹰头上是彼得大帝的三顶皇冠,鹰爪抓着象征皇权的权杖和金球。鹰胸前是一个小盾形,上面是一名骑士和一匹白马,代表首都莫斯科。骑士手里金色长矛刺向一只黑色的蛇状物,来源于“乔治十字勋章”中的蛇魔传说。双头鹰国徽是俄罗斯民族性格和俄罗斯精神的形象表征。双头鹰的两个鹰头分别雄视东西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横跨欧亚,兼俱东西。

  《根基》揭示了国家治理的文化根基领航于时代潮头。纵观世界历史: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期的繁荣发达无不是以思想文化的解放为引领的。13世纪在意大利兴起的文艺复兴运动,至16世纪发展成欧洲盛行的思想文化运动,带来了一场科学与艺术的革命。发端于1915年的新文化运动,是一场影响深刻的思想启蒙运动。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们,高举“科学”和“民主”的旗帜,弘扬与传播新思想、新观念,猛烈抨击旧传统、旧礼教,冲击、动摇了封建主义在思想界的统治,掀起了思想解放的高潮,推动了中国文化向现代的转型。

  当今世界是一个多元的世界,具有多元的思想文化体系,中华文化孕育着中国人生活,规范着中国社会,为中国人提供了高远的理想。上世纪后期,世界风云变幻,但西方一些政要如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和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都看好中国,因为中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

关键字: 国家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