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落神坛的创业天才

作者:《中国民商》记者 庄双博

跌落神坛的创业天才


自“双创”以来,创业者似乎迎来了黄金时代,政策的扶持、经济环境的转好、投融机构的助推、媒体舆论的大力宣传……一系列积极的因素促使创业者前赴后继地冲进创投圈。

无论是在创投圈还是在媒体眼中,90后创业者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创业群体。在投资者眼中,90后创业者思维活跃、拥有较强的互联网意识、个性张扬特立独行、勇于发声且能言善辩、善于利用网络和舆论包装、创业初期肯吃苦……这些70后、80后创业者身上缺乏的特质让投资者眼前一亮。而无论创业成功亦或失败,90后创业的内容总能博得大众的眼球。

随着经济形势的趋紧、投融市场的进一步成熟,关于90后创业获得巨额投资的案例已经远不如前。而那些曾经被投资机构和舆论热捧的90后创业天才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眼前。有相关媒体指出,那些曾经的90后创业天才现在的状态分为两种:一种是花光了投资机构的钱再无声息,另一种是利用投资者的钱节衣缩食苟延残喘。这种言论虽然有些偏执,但也可以看出曾经红极一时的90后创业者大多并没有让投资者看到其臆想中的回报。

成时“空空狐”,败时“空空乎”

最近,号称“史上最快甩货”二手交易平台“空空狐”的90后创始人余小丹和“空空狐”投资人周亚辉的互撕剧情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剧情翻转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大众对剧情内容的消化速度。

“空空狐”成立于20144月,是一家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第一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第二轮由上市公司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领投,红杉资本、源码资本等机构跟投。

2016127日,“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个人公众号上发表文章《20天》炮轰投资方未按时全额打款;并在其生病期间,被周亚辉一步步接收90%股权,进而被踢出董事局。不过,当时周亚辉并未回应。

201754日,徐小丹再次发表文章《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文中她说:“支付功能关闭的意思,用户都明白了,是要关闭的节奏。然而我作为创始人、小股东,没有人通知我要关闭‘空空狐’。虽然只有10%的股份,没有决策权,但这么大的经营变化不用通知股东吗?”

201756日,周亚辉发长文《空空狐的故事:断章取义,自我炒作》愤怒反击,对外界表示,“空空狐”早已陷入经营危机,余小丹挪用用户资金200多万元,给干妈开5万元的月薪,利用公款和男友出国旅游,还给自己买奢侈品、发奖金,控诉徐小丹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败光了投资人5000万元投资款,且毫不自省……

201757日,余小丹回应周亚辉前一日的发文,表示“周亚辉发文章说我是为了炒作,全文从头到脚泼脏水侮辱,关于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我对周亚辉不泼人格脏水,这里还是只说他作为投资人不专业”并对周亚辉的每项职责一一回应。双方互撕的手段也不过于诉苦博同情、晒票据、晒微信截图等。

然而,剧情的反转让外界观众不敢再轻易站队支持某一方。事件的具体细节和当时的具体情况外界难以知悉与判断,莫说外界恐怕双方当事人也落入了自己所设计的角色之中倍感冤屈。事件中的是非曲直只能留给时间判定,但从事件中引出的创业者和投资者的种种矛盾却是不辩而明的。

相爱相杀创投圈

在创投圈里,对于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关系一直众说纷纭,没有统一的说法。马云曾经说投资者和创业者的关系犹如夫妻,这个观点被很多人认可。初创项目如同一个家庭的“孩子”,创业者如同妻子“怀胎十月”辛苦分娩,投资者则扮演丈夫的角色负责挣钱“养家”。当“孩子”逐渐长大,如何教育“孩子”走上一条光明的前途成为“夫妻俩”共同关心的问题。当夫妻的理念出现差别并且各持己见拒绝退让的时候,就会激发家庭矛盾,有的家庭进行有效调解分清主次,孩子或许还可以长大成人。有的夫妻双方都很强势,难免造成妻离子散的结局。

而真正的创投行为并不是像两人搭伙过日子养孩子那么简单。创业团队内部的分歧、投资机构内部的分歧、创业团队和投资机构之间的分歧,众多意见的不统一和错综复杂必然导致初创公司上游的决策效率低下和下游的执行力不佳。

很多相关学者提出投资者投资创业团队,信任是双方合作的必要条件,没有信任必将走向失败。同时又有投资机构指出,信任不是放任,由于创业者的资历、经验不同,需要给予一定的方向指导。并提出,创业者是驾驶员,投资者是坐在副驾驶的指引员,在创业的赛道上没有指引员的赛车手难免会走弯路入歧途,甚至车毁人亡。

创业者和投资者本来应该是互补的关系,一方有项目有团队,一方有资本,双方联合互补短板共创佳绩。但在现实中,有的创业者只是为了获取高额投资然后挥霍无度,也有投资者投资了项目一味粉饰包装只为转手盈利,甚至一旦企业做大做强就计划把创始人一脚踢出局。

所以,在投资界有句话叫做“投资看人”,“光看这个人,就能判断他能不能做成事。人对了,模式可以调,其他不足之处也都能够补足。但人投不对,再好的项目也不会成功。”

但人是会变的,很多创业者创业初期很能吃苦,当获得大笔投资时就难免春风得意马蹄疾。正如聚秀资本合伙人陈宇所言:“不合格的创业者表现很多,有些是性格原因,有些是智商原因等等,但更多是道德层面的,都普遍无法忍受低品质的生活,公司刚起步什么都还没有,先想着拿高工资、开豪车,挥霍无度,以为融资到了就是自己的钱了。”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指出:“除了依靠创始人的品质之外,还需要制度化、常态化的约束。对于投资,特别是天使轮中大概率遇到不靠谱的创始人,投资者需要重视投后管理,不能投了就不管;而是要对创业项目的资金使用情况、重大事项进行定期监管,发现问题要马上修正。”

而创业者在引进投资时也要注意调查投资机构。在美国,人们常把风险资本看做是秃鹫资本、蒸汽资本或是吸血资本。Games2win线上游戏公司创始人Alok Kejriwal曾回忆和一个“秃鹫”风险投资人合作的经历:风险投资公司Clear Stone India看上了他的公司,并且给了他们风险投资协议要投资Games2win。与此同时,Alok和其他风投公司也进行了接洽。后者私下问他,能否放弃Clear Stone India的风投协议,然后接受他们的投资?这显然是一种典型的“秃鹫”表现。真正的风投公司通常需要做大量工作,深入了解一个行业,才能找到有希望的初创公司进行投资。而秃鹫一般都是比较慵懒的,它们站在树桩上醒来,看到哪里有机会,便会蜂拥而至,那些“秃鹫”风投甚至要用贿赂的方式完成投资交易。

Alok建议,初创公司需要仔细查看风险投资协议,这样才能了解谁想真正投资你的公司,帮助你发展壮大;谁是那些“盘旋在天上的秃鹫”。在选择风投合伙人之前,初创公司一定要进行广泛的研究,否则结局可能不会如你想象得那般美好。

为何要投90

“空空狐”90后创业者获得投资后发展不顺并非个例,“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的1亿元员工分红成为空头支票;“泡否科技”创始人马佳佳power不再;温城辉的“礼物说”大量裁员;王凯歆的“神奇百货”楼起楼塌;而强亚东的“一朵棉花”则已成为淹没在同类产品中的一朵水花……

大多获得投资的90后创业公司都在慢慢消失,90后创业神话开始逐渐破灭。“不靠谱”开始成为90后创业者的新标签,但是90后创业者真如媒体报道中那么不堪吗?如果真是如此,为何会有那么多投资机构或者个人钟情于90后创业者?

追梦者基金朱波曾公开表示更加青睐90后创业者,因为“年轻人很多的思维、需求,年长者不见得知道。95后、00后对未来的社交、商业、生态,其认知和80后、70后明显不同”、“90后没有患得患失,在创业道路上有时走得更加坚定”而“70后、80后创业中,很多时候,家庭的原因会导致创业夭折”、“在创业路上,年龄是一把双刃剑。90后需要更多的关怀……有一点是蛮欣慰的,90后创业者会相互之间帮忙,他们比80后、70后更具有分享精神。”

除了以上这些优势之外,有投资机构指出个性张扬的90后创业者(相对于70后、80后创业者)更喜欢站在台前、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言词锋利棱角分明更容易博得关注,而这些都是一个创业者所应该具备的特质。

随着国内投资市场尤其是风投市场的逐步完善,投资机构激增,如何在投资圈内打出名号成为新牌投资机构的首要问题。有媒体指出,与其说投资方是在投资90后,不如说他们是在搭一次宣传的顺风车。在中国越发不缺投资基金而缺少优质创业项目的境况下,投资基金比创业项目更需要宣传自己、争夺被投资者。

90后创业者在媒体曝光度上也没有让投资方失望:“超级课程表”90后创始人余家文在央视某节目公开表示要在第二年分一个亿的利润给员工让“大家开心一下”;身上贴满“童颜巨乳”、“90后”、“创业新军”、“情趣用品商”各种标签的90后创业者马佳佳还曾上过“非诚勿扰”赚足关注度;90后胡振宇创立的号称“中国版SpaceX”翎客航天公司创立半年估值一亿,宣称“要把人类送到外星上去”;“神奇百货”的95后创始人王凯歆在北京卫视某节目宣称要赚够95后的钱……

从这一点看来,到底是90后创业者消费投资方还是投资方在消费90后创业者也难以定论。盈信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劲峰曾指出,风投机构投资90后创业者是早已算准的,一步十拿九稳的棋。对于风投来说,第一年花了几百万元,就算投资不成功,可以权当做了广告,况且最后也达到了他们想要的“创业者红了,投资人也红了”的效果。

创业家≠企业家

然而,不论是90后创业者还是90前创业者,都可能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他是一个优秀的创业家,但并不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很多成功的创业者比失败创业者优秀的地方并不是表现在创业初期,而是表现在从创业初期的“创业家”到企业开始步入正轨有效运行的“企业家”的角色转换。

有相关人士指出,创业家和企业家有很多不同。首先,他们所处的事业阶段不同。创业者仅是事业发展的初期阶段,面临着更多环境不确定性,创办的企业容易夭折;企业家的企业已经安全渡过婴儿期,处于发展阶段或成熟阶段,相对创业者他们会更多关注内部管理的科学化。

其次,心理特征不同。创业者面临很多环境的压力,企业的兴衰和个人的命运、个人的声望紧密联系起来,他们心理和情绪的波动更大,而企业家已经经历了市场环境的洗礼,为人谦虚,心态也更加平和、成熟,积累了较多的经验,决策时较少因为情绪波动出现偏差。

第三,经营理念的区别。创业者往往关注短期的直接利益,因为他们与投资人利益结合在一起,投资人强调最小的风险创造最大利润,所以创业者容易出现短视;而企业家不仅创造财富,还创造价值,眼光长远,追求长期最大利益,所以他们更多关注影响企业长期发展的因素,愿意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寻求各方利益相关者的平衡。

第四,职能的不同。创业者准备随时发现机会、利用机会和创造机会,所以其职能主要是对外,他们非常擅长把握外部环境变化,其职能就是发掘、获取、分析、利用市场信息,利用其独特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赢得成功;企业家职能更加广泛,既有对外,也有对内职能,与创业者相比,其更关注企业内部的责、权、利的治理。

最后,能力要求不同。创业者能力主要局限在个人应对环境变化的能力以及资源整合能力,而企业家还需要更多的内部管理能力和战略能力等,它们处理的事务更广泛、更复杂,能力要求也更高。

由此可以看出,如果创业者在获得高额投资并组建相对完整的公司结构后还停留在创业者的阶段,必定无法胜任公司的统筹、规划、调解、执行等一系列的工作需求。如果想破出这个巢窠,使公司可以顺利地发展下去,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聘请职业经理人,要么努力充实自己、调整心态、转变角色。


资料链接:

跌落神坛的90后创业家


余佳文:从狂拽横认怂

人称“狂拽横”的余佳文,2015年在央视放言要拿出一亿元的利润分给员工,顿时人心振奋喜大普奔。没想到,去年过了大半年,余佳文却在节目上表示自己拿不出那么多钱,准备开个“认怂会”,这才有了他和周鸿祎的一场骂战。事实上,超级课程表在App下载量上的排名还不算十分落后,但至今没有自身的盈利模式。

据内部人士透露,几乎长期没有投资人敢接盘超级课程表项目,几个创始人也只剩两三个了,颓败非常明显。

 

王凯歆:神奇百货不再神奇

王凯歆,1998年出生,16岁辍学创业,主打95后概念,所有这些鲜明的标签让她迅速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在BTV的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现场,被5个资本大佬争抢。2016年年初,她拿到了2000万元A轮融资。

实际上,王凯歆做的事情是一个类似代购的生意。201676日,有投资人说:“神奇百货的问题或许部分是因为一个心智未全的少女CEO过早地接触了太多诱惑。在某种意义上,资本还来不及让她成熟,她却被资本越带越远。”仅仅过了几个月,这个身价过亿的18CEO就摔下了神坛。

 

郭列:昙花一现的“脸萌”

脸萌是一款拼脸软件,用户可以通过它轻松制作专属逗趣形象。

20141月,脸萌上线,包括苹果应用商店在内的各大应用商店都给出了推荐位,但脸萌从20145月底才开始发力,下载量迅速攀升。4天内在iOSAndroid平台的下载量总计约120万。到614日,总下载量达到了惊人的3000万。

创始人郭列想做成“太阳”的脸萌,最终还是像流星一样,被吞没在互联网创业的浪潮中。如今,郭列正带领他的团队在开发新产品Faceu

 

马佳佳:而红再化

马佳佳靠着“泡否”一炮而红,而“泡否”却没能陪着马佳佳走到最后。作为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马佳佳一毕业就在大学门口开了首家成人用品实体店。不到一年,她成立了北京泡否科技有限公司,情趣用品商城上线,实现线上线下O2O无缝对接。

然而,在万科的一场演讲过后不久,马佳佳便惨遭网友扒皮,被爆出情趣用品店经营不到一年就关门大吉,线上商城的生意也一直惨淡经营。马佳佳本人也被网友讥讽为“创业全靠嘴”的PPT女神经。

 

温城辉:“90后马云礼物说

 3个月拿下100万用户、8个月完成两轮融资、估值突破2亿美元,创始人温城辉被捧为“90后马云”……

这样一家曾经上线仅一年就交出了一份亮眼成绩单的创业公司,如今却因大力裁员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裁员之后,礼物说仍保留其电商导购业务,“仍是很大的淘客”,温城辉表示,很看好微信上蓬勃生长的内容创业,将转型为这些内容创业者们提供电商服务和支持。

 

尹桑:“一起唱”前途难测

当年20岁的创始人尹桑,想把美国的Party文化带到中国,想把遍布全国的、只能唱歌的KTV包房改造成游戏间、私密酒吧。截至2014年底,已经有100多家线下KTV使用了一起唱的点歌系统。

这一切野心和成绩却在20162月戛然而止。201623日,尹桑突然发了一封内部信,文中宣告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公司无以为继,并承诺为员工找出路。

 

陈安妮:“快看漫画”陷入版权纷争

那次《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漫画的微博营销,让作者陈安妮炙手可热,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转发量达到42万。同时也带动了她的“快看漫画”App下载量突破30万。

但争议也随之而来,快看漫画被指责屡次佚名或未经原作者同意刊登他人原创漫画。陈安妮用创业经验不足来解释一系列盗图事件。虽然依然受资本追捧,但版权必将成为她不得不迈过去的一道坎。

 

余小丹:从“空空狐”到“空空乎”

2016127日,一封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所写的公开信在朋友圈刷屏,余小丹声称,因为一个月前的一次突发重病,她被迫将50%的公司股权无偿转让给第二轮投资方昆仑万维,换取公司的继续生存。同时提及第二轮投资方的资金一直没有到账,导致公司经营困难。

之后创业者与投资方多次发文交锋,将事件推上了舆论的高峰。是非对错外人难以道明,但空空狐估计会空空乎。

 

胡振宇:“卫星少年”难以起飞

胡振宇创立的翎客航天公司被誉为“中国版SpaceX”,创立半年估值一亿,声称致力于救世主般的愿景——发展洲际载人交通,从香港到加州,11150公里,通过载人火箭40分钟内到达。

然而,这些豪言壮语并未获得业内人士的肯定。航天专家黄志澄一度曾是翎客航天的支持者,但他也表示不再看好胡振宇,“你不要说你是国内第一家民营航天公司了,这是对航天的侮辱。”

 

孙宇晨:网站还在产品不见

至于孙宇晨,有人说他和马佳佳是绝配。同样以创业者身份自居,还成为马云湖畔大学最年轻的学员。

孙宇晨被福布斯评为2015年中国3030岁以下创业者,他也是中国最年轻的互联网金融创业者。不过,同样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项目到底进行得如何。他创办金融投资网站锐波已经一年有余,打开官网产品一栏却只能看见3个概念展示,没有任何实际的产品或业务介绍。



 

关键字: 天才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