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中的“文化”和“企业” ——贵州“一带一路”文化高峰论坛成功举办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庄双博

“一带一路”中的“文化”和“企业” ——贵州“一带一路”文化高峰论坛成功举办

527日,由《中国民商/民商传媒、贵州省茅台镇九九坊产业集团、贵州宏宇健康产业集团联合主办的贵州“一带一路”文化高峰论坛在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成功举办。

全国政协原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胡德平,贵州省政协原副主席、贵州省企业联合会会长武鸿麟,科技部高新技术开发区协会会长张景安,全国工商联原副秘书长王钢治,中国民商编委会主任黄文夫等专家学者,与联讯证券董事长徐刚、贵州省茅台镇九九坊产业集团董事长柴立、东方国狮集团董事长黄安秋、河北帅康座椅有限公司董事长昝贺伏、前海厚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程小新、中云文化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总经理隋昕以及来自北京、河北、深圳、广东、贵州等各地的企业家,出席了本次论坛。

本次论坛以“一带一路”文化发展为主题,结合贵州省与“一带一路”的历史渊源和地理、资源优势在企业“走出去”与文化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进行深入探讨。与会代表紧紧围绕“一带一路”、企业“出海”和文化建设等热点话题展开了热烈而充分的讨论。

“一带一路”是一项合作多赢的举措

2017514日至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胜利举办,对推动国际和地区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一带一路”的理念是共同发展,目标是合作共赢。它不是中国一家分蛋糕或拿蛋糕的大头,而是沿线各国共同把蛋糕做大,一起分蛋糕。在这一过程中,既要通过加强各方合作为国际社会做贡献,也要通过扩大对外合作,促进国内改革,服务国内发展。

张景安在本次贵州“一带一路”文化高峰论坛中表示,我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其中“引进来”的指导性战略思想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而在经济发展相对成熟的现阶段如果还想依靠“引进来”进而产生经济的突飞猛进已经不太现实。“走出去”战略必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思想,而在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的2万余家中国企业获得成功者寥寥无几,“一带一路”战略正是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开辟了新条件、新机遇,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延伸。

张景安指出,21世纪初全球GDP构成中,发达国家占80%,新兴国家贡献率占20%,但是从2010年开始全球经济增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全球经济增长的构成中,发达国家占不到20%,新兴国家占逾80%。这些变化使得中国状况、问题都不一样了,中国的高速发展使得多领域取得世界第一。但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工资、地价、原材料价格的上升也使得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有向外转移的趋势。而“一带一路”上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和中国80年代一样,急于引进新科技园区、增加就业岗位、渴望制造业腾飞。“一带一路”的目标就是既帮助这些相对落后国家也解决我们的问题,从而达到双赢。

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刚刚兴起,当时世界主流认为,人才信息自由流动可以积极推动世界文明。美国积极输出高科技、输出资本。但现在随着世界经济发展重心的偏移,美国也在改变——贸易保护主义、民族主义开始抬头。美国是经济全球化的积极力量还是消极力量成了未知数。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角色变得非常重要,中国成为了推动全球化世界文明的力量——重新发展“丝绸之路”,把中国文明传遍世界。发达国家对全球化推动力已经不复存在,未来全球化的动力主要来自发展中国家,比如说中国等等。现在世界上有很多声音希望中国捍卫全球化,俄罗斯也希望重塑全球化。实际上国际贸易下降和世界贫富差距对全球化有巨大的影响,这些都影响着未来全球化发展的进程。“一带一路”就是面对世界这些问题迎难而上,寻求互利双赢的新战略。

“一带一路”与贵州烟酒茶文化

贵州省政协原副主席、贵州省企业联合会会长武鸿麟表示,2015年全国两会曾提案,请求国家把贵州纳入“一带一路”战略规划。武鸿麟谈到国务院授权发布的“一带一路”规划里面,中国大陆有两个省没有纳进去:一个是晋文化的发源地山西省;另一个就是贵州省。武鸿麟认为,贵州从地理位置和历史渊源来看,有条件纳入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并且可以从中发挥重要作用。

武鸿麟表示,贵州有着丰富的烟、酒、茶历史文化,贵州的茶道、酒道在历史上实际上已经和传统的“一带一路”形成了大连接。

贵州省茅台镇九九坊产业集团董事长柴立通过史料中关于蒟酱酒的历史记载以及各地出土的制酒器物推测贵州自古就有商道,通过成语“夜郎自大”的来历,推测出贵州古商道确实存在的论断。他认为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丝绸之路,贵州都处在重要的地理位置——北上“长安”、南下“两广”。

作为中国十大名茶之一的都匀毛尖就产自黔南都匀市,也是当年毛泽东主席为中国的茶叶唯一命名的茶叶。

被称为“抗日生命线”的史迪威公路上有一个晴隆县。从晴隆县的历史来看,这里既是酒道,又是茶道,也是盐道。这里曾发掘出最早的茶树化石。中科院的考古专家曾表示,那一带的茶树化石是中国最老的茶树,也就证明了贵州是种植茶树最早的省份之一。茶要运出来,就要有通道,于是就产生了茶道。

中国第一家茶叶研究所就在贵州的湄潭。因为当时浙江大学抗战以后迁移到贵州湄潭,当时从事生物植物研究的教授认为湄潭的茶特别好,建议国民政府在湄潭建立茶科所。当时南平政府就在湄潭成立了第一家中国茶科所,而且举办了茶叶培训班,培养了茶叶种植研究加工的人员,也建了茶叶学校。所以贵州这个茶叶从历史和现实来看,也形成了茶的交流。如此分析,贵州在“一带一路”的历史发展和现状来看,发挥了重要作用。

再从烟的角度来看,包括中华烟、云烟、熊猫烟等在内的全国名烟的配料基本上都要用贵州的烤烟。贵州是全国重点烤烟产区之一,它的得天独厚的气候造就了烤烟独特的味道,被人们称之为酱烟——酱香型的烟。一般真正进入老百姓之家的烟,多为贵州的烤烟,因为它平和、酱香,容易被多数人接受。

所以从“一带一路”的发展历史来看,贵州确实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一带一路”与文化发展

如何有效地参与和推进“一带一路”,武鸿麟认为,关键是要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除了政府的推动,还要依靠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要依靠市场主体——也就是企业。没有企业的参与,“一带一路”的有效实施就很难推进。

武鸿麟指出,《中国民商》要“为改革发声,为民企立言”。而这个企业的“企”,是一个“人”字,下面一个“止”字,就是把不同人的资源聚集在一起,通过资源转化,为社会提供有效的产品服务。而如果把“企”业的“人”字拿掉,就是一个“止”字,企业的发展就停止了,企业也就衰落了。

所以武鸿麟认为,企业的发展核心是人,而人的核心则是文化。只有靠文化——建立起企业文化、企业的价值观——这个企业的发展才能长久。

如果想要把企业搞好,要发展企业文化。通过人的作用来调动企业各层的积极性,形成一个真正的团队。

企业要适应新的发展,要强调思想工作,思想工作就是人的工作。人的工作怎么做?就是靠进一步强调企业文化。所以“一带一路”要有效推进,就要靠企业。企业靠什么?靠人。人靠什么?靠文化。

企业的发展要注重文化,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同样也需要文化交流。很多文明古国经历过兴盛和衰落,曾经强大也曾被侵略。联讯证券董事长徐刚表示,现在很多国家都希望能够重新崛起,但在自身崛起的同时也要考虑到周边国家的感受。“一带一路”的意义在于要告诉世界,中国不是一个想要做元清那种大版图的国家,而是要通过物流、通过经济、通过交流,把我们和世界更加密切地联系到一起,再创造一个更新的中国梦。

同样,文化产业在一个国家的产品“走出去”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中云文化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总经理隋昕表示,港台片风靡一时带动港台产品销售火爆,韩剧受到追捧又带动了韩国化妆品的销售风潮,美国大片的叫座也在改变着人们的消费倾向。然而科技创新水平非常高的以色列,却因文化产业没有输出到国内,而未能得到国内消费者的认同。由此可知,一个国家的产品如果想得到海外消费者的认同,文化产业输出是必要补充。

文化产业在国家“十三五”期间第一次被高度重视并列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文化产业从产品角度来讲,它最核心的要素之一就是版权,也就是著作权。隋昕指出,在过去的几十年,我国版权的管理工作和版权的市场工作存在巨大的问题。首先是版权的保护,版权的保护如果建立不起来,它的维权处置建立不起来,就没有版权的交易,那文化产业真正的收入和利润就很难得到释放。

“一带一路”与企业家精神

“一带一路”的愿景需要政府和企业的共同努力才能实现,“一带一路”并不是简单的货物的互通有无。胡德平指出,古时候“丝绸之路”的探索获得了成功,而郑和下西洋却收获寥寥。这其中的差别主要是因为前者有商业活动的参与,而后者只是单纯的支出没有收益,难以支撑。郑和下西洋的航海队伍最多的时候有2万人在海上行驶,但是最后带来了什么呢?没有按照类似丝绸之路的这种商业模式运作,而是带回来了非洲的狮子、长颈鹿,结果没养几年全死了,耗费国力财力成本极大。所以,这次“一带一路”一定要展现出商业的重要性,能给各方带来利益,这样才能持续。

全国工商联原副秘书长王钢治认为,企业家精神属于职业精神的范畴。中国的企业家精神,既要植根于中国的文化,又要体现现代工业文明的要求。

王钢治表示,企业家精神的第一点就是对目标的追求,任何一个企业家在创业初期,都有战略目标,有实现人生价值的目标,但是这个目标都是随着企业的发展、市场的需求、社会的需求不断变化;第二点是价值创造,不管是提供物质生产,还是精神文化生产,还是社会服务,都要为企业、为股东、为社会创造价值;第三点是开拓创新,不管是技术的创新、管理的创新、营销模式的创新、内部机制的创新,企业家都是在不断创新的。

另外,企业家精神要有坚守不变的一部分,这个坚守不变的部分就是企业家的爱国敬业、企业家的诚信守道等,这些应该是不变的。另一方面就是企业家的责任担当,不管对员工的责任、对股东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还是对企业的责任都要勇于担当。

企业家的本质属性就是逐利性。胡德平指出,荀子认为“义与利者,人之所两有也。虽尧舜不能去民之欲利,然而能使其欲利不克其好义也。虽桀纣亦不能去民之好义,然而能使其好义不胜其欲利也”。就是尧舜这么崇高品德的人,也不能不让老百姓不去“求利”,“义者”也是人们要追求的,就是桀纣这么残暴,也不能妨碍人们去追求正义。企业家追求利益,但是企业家也追求正义,企业家精神也包括“利义”兼顾。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