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从“搅局黑马”到“白衣骑士”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庄双博

孙宏斌:从“搅局黑马”到“白衣骑士”

“乐视资金链断裂风波”和“万达文娱板块打包出售”这两个商界大事件让孙宏斌的名字再次占据新闻头条多日,相较于贾跃亭和王健林的知名度,孙宏斌可能在吃瓜群众心目中并没有达到耳熟能详的程度。

年轻气盛 初露峥嵘

孙宏斌于1963年出生在山西省临猗县的一个贫困山村里。家中兄弟4人,身为大哥的孙宏斌从小就被锻炼得很独立。13岁起离家求学,高考志愿填了自己钟情的水利专业,并如愿考入武汉大学,从武大毕业后又在清华读完硕士研究生。

1985年,孙宏斌从清华大学获得工学硕士学位。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他并没有安于现状——或许不安于现状正是每一位优秀企业家的必备特质。198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孙宏斌看到了联想的招聘启事,认为联想正是他实现自我价值的地方。

这一年,孙宏斌来到了联想,同年,香港联想正式成立。

需要经常驻守香港的柳传志看中了朝气蓬勃、干劲十足的孙宏斌。柳传志后来曾经如此评价孙宏斌:“这是一个少见的能一眼把行业看到底的人。”

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孙宏斌虽然才干十足,但带有浓重山西口音的普通话和偶尔口吃的毛病却也会引人嘲笑。据说柳传志为了使他改掉口吃,曾经让他每天先到柳传志办公室讲个故事再去工作。后来经熟悉孙宏斌的人透露,孙宏斌口吃是因为他的头脑转换太快,以至于语言跟不上思维所致。

柳传志没有看错孙宏斌,多年以后柳传志在谈及孙宏斌的功绩时说:“从198910月份起,企业部建立了13个独资分公司,营业额据报达到了2400万元。工作业绩也使孙宏斌的职位和权力迅速飚升。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从普通员工变成了主任经理,1990年他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而这段时期,1989年进入联想的杨元庆还是一名默默无闻的联想销售员。

锋芒毕露 身陷囹圄

孙宏斌凭借自己优秀的业绩和柳传志的信任逐渐在联想有了自己的权威,性格激进的他开始培养自己手下积极奋进的年轻人,逐渐脱离了那些相对保守的联想元老的控制。

为了激励企业部员工的干劲和向心力,孙宏斌创办了一份联想企业部内部报纸——《联想企业报》。该报头版的企业部纲领是“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并刊登出企业部经理拥有“分公司经理任命权”等内容。

相信任何一位企业老板看到这样的内容都会心怀芥蒂,身在香港的柳传志在接到联想元老“孙宏斌权力太大,结党营私,分裂联想,联想要失控!”的告急信后返京调查。

柳传志后来与孙宏斌交流多次,并无意放弃这名优秀的将才。最后柳传志表示:“我们都是能力强的人,我领导不了你。咱们好合好散,联想的分公司你随便挑一个,你自己去干。”但孙宏斌却拒绝了:“不必了柳总,我才26岁,我可以从头再干。”这可能更大程度地刺痛了这位器重并一手提拔了他的长者。第二天一早,柳传志宣布自己暂时担任企业发展部的经理,孙宏斌另做安排。

1990528日,孙宏斌被警方刑事拘留。在海淀看守所经过漫长的27个月后,1992822日,法院以“挪用公款13万元”的罪名判处孙宏斌有期徒刑5年。

创建顺驰 再显锋芒

1994年初,孙宏斌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减刑1年零2个月,于1994327日刑满释放。出狱前夕,他和柳传志坐下恳谈,挫折一点儿也没有扑灭他创业的激情,他强调自己决不屑于提着刀子在街上乱转,将来也不会切入IT业,只是想在自己辉煌的未来中有柳传志的影子。

孙宏斌出类拔萃的偏执与近乎僵硬的冷静,使得柳传志对其刮目相看。其后,联想不仅借给他50万元在天津开办顺驰房地产咨询公司,还为他与银行取得联系,作为他第一个开发项目的合作伙伴,并以联想的无形资产帮他圈地、融资。

孙宏斌19944月在天津创建顺驰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同年8月即获得“先达小区”的独家销售代理。半年后,即1995年初在柳传志和中科集团董事长周小宁的支持下,成立天津中科联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功切入房地产开发业务,同年7月即开发出第一个项目“香榭里”小区。

7个月,这个速度比房地产行业从拿地到开发的平均周期18个月快了一倍以上。这位IT起家,受过摩尔定律熏陶,又在监狱中苦等过四年光阴的人,一开始就亮出了自己了绝招之一:速度。此时,孙宏斌还只是房地产市场一位默默无闻的新来者,并没人在意他。

天津同行最先感受到了这一招的凶狠。房地产周期主要受制于拿地和筹钱,为打通这一关节,孙宏斌1996年不惜让出董事长位置,请来人脉丰厚的张贵宗(前气象局办公室主任)。顺驰果然从此项目不断,实力悄然大增。

1998年,孙宏斌看准国家停止福利分房的政策后,开始大干,当年一举拿下面积14万平方米的名都项目,声震津门。

20008月拿下万科与泰达都不敢碰的梅江地块,并成功开发出蓝水项目,不久又拿下面积170万平方米的“超级大盘”太阳城,基本确立津门地产老大地位。

19982002年,顺驰天津开发了近30个项目。虽然孙宏斌没有赚到大笔利润,但对地产模式带来了巨大震动。

2002年,国土资源部签发11号文件《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叫停沿用多年的土地协议出让方式,孙宏斌看到该文件为开发商的全国扩张扫清重大障碍后,迅速将这一模式复制到全国。2002年离开天津时,顺驰规模不过10亿,到2004年,顺驰就已经逼进百亿,不到3年,翻了10倍,差一点就掀翻万科,坐上全国老大的交椅。

三呛王石 黑马搅局

潘石屹曾在微博上发了一个段子:一天,在深圳的某桑拿房里,王石和陈劲松一边在蒸桑拿一边在聊天。突然开门进来一小伙子,一声不吭拿起一大桶水全都浇到了桑拿房里烧红的石头上,桑拿房中的温度骤然升高,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逼得人喘不过气来。陈劲松大叫了一声,马上推开桑拿门跑出去了。留下了王石和男青年还在里面坚持着,虽然炽热难熬,王石在心里面始终和这位男青年较着劲,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谁的意志会先垮下来。终于,这位男青年坚持不住了,开门跑了出去,王石坚持到了最后,王石胜利了!

当桑拿房的温度降下来了,陈劲松走进来对王石说:“王总,你真行!把这小青年给熬跑了。”王石说:“这人就是房地产界的孙宏斌,跑进来就是搅局来的,所以一定要坚持住,不能输给他。”

2001年,在王石发起的中城房网论坛上,有人提请由万科牵头,联合各家一起去全国买地。坐在一角的孙宏斌突然说道:“为什么要以万科为主?”旁边的一个企业家告诉他,中城房网是由王石提议发起的,当年的协议书便是由万科起草的。孙宏斌马上回应说:“那就由顺驰来起草吧。”此言一出,惊愕四座。

2003年,又是中城房网的一次论坛。孙宏斌发言侃侃而谈:“一个城市应该能支撑一个50亿-80亿元销售额的地产公司。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达到40亿元,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一下,侧脸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王石,悠然说道:“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包括王总。”

王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应声反驳道:“你不可能这么快超过万科,是不是要注意控制风险?”

孙宏斌笑脸轻松回应:“王总,我们可能超不过,但是你总得让我们有个理想吧。”

2003年底的一次记者访谈中,当被问及“顺驰凭什么挑战万科”时,他更是直截了当地说:“万科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最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

三次呛声王石,有人评价此乃孙宏斌狂傲本色,有人认为是其哗众取宠,但更多的人知晓这是孙宏斌带领顺驰进入全国市场的宣言。如同古代江湖,初入江湖如何才能在江湖中打出名号?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挑战权威。胜之固然最好,败之也于己无害,反而能在江湖中赚得一份名声。

200211月的深圳住交会上,孙宏斌又一次语出惊人:“北京的好房子还没有出现。”一句话,得罪了京城上千个同行。

而孙宏斌并没有只是说大话博眼球,从20039月到20048月间,全国各地开发商都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顺驰风暴。在石家庄,顺驰以5.97亿元拿下一块起拍价为2.04亿元的地块;在上海青浦以1.2亿元拿下130亩土地;在南京,以6.53亿元拍得河西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地块;在苏州,更是出价27.2亿元吃进苏州工业园区地块;在天津,顺驰花了17.515亿元买进奥林匹克中心配套项目,创下该市土地公开交易史纪录。顺驰所购之地,大多数为拍卖竞价所得,所以在每一个城市,它都被地产圈视为陌生而可怕的搅局者。

跑马圈地 沦为嫁衣

20048月,顺驰旋风般地跑马全国,共购进10多块土地,建筑面积将近1000万平方米,其中长三角地区就占了400万平方米。在短短的1年时间里,顺驰从一家地方性公司变成了全国性公司,企业的员工从几百人陡增到近万人。

顺驰跑马圈地能如此顺利有两个方面值得称道。一方面是拿地地段的选择和项目地位;另一方面是公司资金利用率。

顺驰所拿地段多在城市边缘地带或尚在政府规划中的地段:北京的南城大兴黄村,郑州的郑东新区,上海的两块地是离市区有1小时车程的青浦区和奉贤区,南京的河西新城区,苏州的两块地均在新的工业园区,无锡的滨湖新城区……这些地段都不是最好的地段,但却有以下优势:不被注重短期利益的当地开发商所重视,减少竞争压力;拿地成本相对较低,升值潜力较大;当地政府急于实现规划,便于获得支持;基本上没有拆迁问题,便于迅速开工交付;地块面积较大,便于开发较大规模的中低端住宅楼盘。

在项目定位上,顺驰坚持以做住宅项目为主,并且偏爱中低档大规模设计。孙宏斌认为这类项目消费人群最为广泛,变现速度最快。

提高资金效率的第一招是大幅度地缩短建造和交付的时间。顺驰在建造速度上一直在创造“全国纪录”。20029月,顺驰在天津塘沽区拍得一个40万平方米的地块,从进场施工到开盘销售,仅仅只用了2个月的时间,让业界同行大为惊奇。2003年底,在顺驰竞买北京大兴黄村地块得手后,当天宣布将在6个月内开盘,同行均认为绝无可能——因为按照行业常规,从规划设计到开盘销售,一般起码需要1年的开发周期。但是顺驰竟打破常规,真的在6个月后如约开盘。其后,它在各地的项目均以6个月为最迟开盘期限。规划、建造时间的缩短,当然让顺驰的获利能力大增,特别是在所谓的三线城市,如荆州、榆次等市,顺驰投入几千万元购地,4-6个月内就开盘收钱,半年左右就可收回成本并获得丰厚利润。

第二招是加快现金的流动和运用。孙宏斌认为,现金流体现了一家开发商的实战能力,顺驰的商业模式就在于缩短“从现金到现金”的周期。在实施全国扩张战略后,顺驰的预算从半年调整一次很快缩短到每月一次,后来到了每周一次。它还形成了以天为单位的紧绷型现金流模式,公司建立了严苛的考核指标体系,关注到每个项目的开工开盘时间、回款、现金调度,这一切均以天为单位,任何一个时间节点均不得有延误的借口。顺驰的业务中心也是围绕现金流来展开的,包括在全公司统一调度资金、延缓支付买地的钱、36个月开工、提前收取业主购房款项、利用合作伙伴的资金等,这一整套办法,都是为了保证现金不断流。

2004年底,孙宏斌还在意气风发:“顺驰手中拥有上千万平方米的价格适合的土地,如果按市场价转手,光地价就净赚50亿元。”

但是幸运之神并没有一直围绕在孙宏斌身边,他没有算到随后而来的地产市场宏观调控寒流。时隔不到两年,孙宏斌向心腹部下交底:他已经将家里的存款都陆续垫进了公司,其中一张信用卡仅剩下两位数,资金的刚性缺口达5亿-6亿元,负债30多亿元。顺驰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不仅如此,孙宏斌还遭遇了圈内外的声誉危机,这种危机在贷款频发的地产圈不是一个安全信号。很多人认为孙宏斌是害群之马,一锅好粥里的老鼠屎。

而当时已成地产界大拿的王健林却说孙宏斌是鲶鱼,横冲直撞在房地产界里,是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只差点明“前途无量”的四字暗语——这也看出成功企业家看人识才的独到之处。

高速行驶的顺驰,不得不紧急刹车,但还是资金链断裂,最终以12.8亿元的白菜价,卖给了路劲基建股权,成交后,孙宏斌对路劲基建董事局主席单伟豹表示:“你买了个便宜货。”

2007125日路劲基建及其伙伴再以亿港元增持顺驰中国39.7%股份,顺驰原股东孙宏斌仅持其余5.26%股份。

专心融创 化身白衣骑士

虽然失去了顺驰,但孙宏斌还有融创。

孙宏斌于2003年在天津创立了专注于高端地产的融创——这一年孙宏斌收到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撤消1992822日判决,改判孙宏斌无罪。

以天津为起点,融创逐渐将高端地产做到重庆、无锡、苏州和北京,2009年,融创获得贝恩与德意志银行的投资,2010年,融创中国成功登陆港股市场。

当时外界对孙宏斌创办融创颇为不解,孙宏斌为何要“左右互搏”?有人猜他“狡兔三窟”,给自己留后路;有人则认为,这是差异化竞争的需要。

到多年后,孙宏斌才吐露真相:顺驰准备上市时,保荐人揪着他坐过牢的事不放,要他退出顺驰管理层。他做融创,纯粹是为了让自己有活干。

顺驰的失败让孙宏斌有了新的行为准则:除了延续顺驰时期的快节奏,总资产周转率、存货周转率、净资产周转率保持良好外,他还增添了两条新规定,第一管好现金流,第二盯准一线城市。此外,尽快上市更是关键。

融创IPO路途也颇为坎坷。

2008年融创上市,碰到百年不遇的次贷危机,投资人还偏偏是雷曼兄弟;2009年融创路演,香港股市又一路狂跌。直到2010107日,融创才在港交所“流血上市”,资产价格几乎折半。4年时间尽管跌跌撞撞,但孙宏斌还是成功将这家公司推向香港联交所。

不可否认的是,孙宏斌正在加速前行,试图打造一个全新的融创。2010年赴港上市之初,融创中国全年的销售额仅有83.34亿元。2016年底,这一数据变为1506亿元,6年间大涨17倍。201775日,融创中国公布半年销售业绩,上半年实现合同销售金额1118.4亿元,完成2100亿元年度目标的53%

经过了顺驰的失利,孙宏斌在媒体上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似乎在刻意避免与媒体见面。

直到2011年的绿城危机孙宏斌又重新从幕后走到台前。2011年下半年,绿城遭遇资金链紧张,“绿城退市”“银监会调查绿城”的消息甚嚣尘上。一天夜里,一条关于“绿城申请破产”的消息开始在微博上盛传。第二天,孙宏斌跑到无锡买了一套绿城香樟园的房子,并在微博上公开表示支持绿城。

20126月,绿城与融创联合召开发布会宣布,双方共同组建融绿平台,各持有一半股权。

融创正式收购了绿城旗下分布于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及天津等5座城市9个项目的50%股权。

靠着“野狼团”,融绿合作当年销售额就达90亿元,2013年销售额已近250亿元。绿城的高品质楼盘,在融创手中爆发出真正的价值。宋卫平也感慨,融绿合作由融创主导,才能达到11大于4的效果。

此时性情中人宋卫平已被孙宏斌征服了。他表示,将把绿城托付给孙宏斌。融绿年会,他们合唱的是《真心英雄》。此后,融绿双剑合璧,战无不胜,孙宋二人英雄相惜,更胜以往。

合作之后融绿平台又开始了疯狂拿地模式。为了拿地,融绿耗资约180亿元。融绿可售货值已经增加到了1300亿元。新闻发布会上,宋卫平宣布将绿城托付给孙宏斌。老孙付了50个亿,买下老宋的股权。

然而,时隔8个月之后,“融绿之战”爆发。

港交所最初质疑孙宋为一致行动人,随时准备触发全面收购要约;之后,“房痴”宋卫平却因收到业主、供货商的投诉,担心绿城品牌受损;最后,他反悔了。

一宗巨额企业并购,钱都付了几个月,说不卖就不卖,实在匪夷所思。

孙宏斌的遭遇比最离奇的小说还要荒诞,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

意外的是,并购合同中没有违约条款,让这更像江湖约定,而非法律契约。最终,中交集团接手了股权,融创只拿回了本息。

但最终,孙宏斌称“宋卫平是永远的大哥”。

此后两年间,当祝义才的雨润集团、郭英成的佳兆业出现危机之时,孙宏斌同样拍马赶到,出手相救,但均以并购失败告终。一位熟知天津房地产市场的人士说,融创今年5102亿元收购的天津星耀也暗藏资金危机,有些工程已经烂尾。

2016年以来,融创像一架吞并机器一样高速运转:莱蒙国际、中渝置地、融科智地、金科地产等被其接连拿下,甚至恒大的青岛嘉凯城都被收入囊中。

2016年,融创的销售额过了千亿,重新杀入全国前十。此时,万科和王石陷入“野蛮人”宝能股权之争的旋涡。而孙宏斌手正握融创60%股权,在发布会上挥斥方遒。有人问起老孙万科之争他支持谁时,孙宏斌回答十分直接:我永远支持万科的管理层。同时,我最恨谈情怀。如果万科的团队出来创业,我出一个亿支持。

有相关人士感慨,当年顺驰陷入困境之时,“几乎整个行业都当做笑话看,全做壁上观,没有人伸手拉一把,对孙宏斌的刺激可能非常大,这也许是他愿意雪中送炭的一个原因。”

左手乐视 右手万达

进入2017年,“并购狂人”孙宏斌在资本市场动作不断,先是以26亿元入股链家,又以150亿元成了贾跃亭的“白衣骑士”。

融创中国从以“631.7亿元收购万达商业13个文旅项目和76个酒店项目”到最终“以438.44亿元收购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

孙宏斌的两次大手笔赚足了眼球,从而也有了“送走种子轮、天使轮和IPO轮后,迎来了孙宏斌轮”之说。

孙宏斌和贾跃亭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1612月中旬,此次见面两人长谈了六七个小时。从合作谈到人生,相似的经历和个性使这次谈话进行的非常顺利。

36天后,融创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的公告数据显示,融创总共给乐视投资了150.41亿元,其中79.5亿元用来换取了乐视致新33.5%的股权,60.41亿元投资了乐视网8.61%的股权,10.5亿元投资了乐视影业15%的股权。

对于这项看似冲动而草率的投资,孙宏斌做了很多工作。“这个月我都在乐视‘上班’”,115日,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乐视融创举行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上谈及双方合作时表示。通过融创投资乐视的板块可以看出,其看中的是有盈利并有互联网前景的乐视上市体系。孙宏斌深知乐视汽车和非上市体系债务巨大,非150亿所能挽救,因此建起一道“防火墙”。即便乐视非上市体系因债务危机,也跟融创关系不大。至于乐视汽车等板块业务,孙宏斌最初就没有看好,甚至曾经公开建议贾跃亭,乐视的部分业务该出售的出售,该融资的融资。

融创对于万达的项目并购也并非就是如同有的媒体所说的简单地为万达“刷单”。资料显示,13个文旅项目涉及的土地储备总建筑面积约5897万平方米,自持面积约为924万平方米,可售面积约为4973万平方米,可售面积约占总建筑面积的84%,最终作价438.44亿元。

摩根士丹利发布研究报告称,这对于融创而言是一项好收购,将为其带来正面影响,基于约497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摩根士丹利估算,这些可售资产价值约合7700亿元。

第一上海证券根据融创中国719日发布的公告分析,将融创所需承担贷款、项目账面现金以及融创未来20年需要支付的品牌许可使用费均计算在内,融创获得的土地平均楼面价成本仅为1600元/平方米。同时,由于该资产包中,大部分项目已经处于在建状态,这意味着,融创买入这13个项目的实际楼面地价,低于1600元/平方米。

不管是投资乐视还是并购万达文化板块项目,都在表明融创正在向科技和文化方向拓展。孙宏斌曾向媒体回应称:“对于房地产公司来说,一个是科技创新一个是消费升级,投资乐视主要是因为看中他大娱乐和大文化的内容,这些将来会是一个方向。”“融创与乐视未来一定会有连接,我们希望每一个房子都会放一个乐视83英寸的电视,那是一个什么概念?日后我们还可以把更多的内容都放进去。”

“我们相信融创和万达会在文化旅游产业、大健康产业等方面有更多更好的合作,融创也会和万达在电影等其他领域进行深度的战略合作。”孙宏斌正将试图延伸融创在文旅等大健康、大旅游产业方面的触角。

融创或许还会经历更多的坎坷和羁绊,但孙宏斌也早已不是曾经顺驰时期的地产新秀。左手乐视右手万达,双手合十,孙宏斌将爆发出什么样的力量?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