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迷途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徐高阳

乐视迷途

曾几何时,乐视在贾跃亭的带领下风光无限,叱咤视频业、电视、手机甚至汽车等行业内多年,仿佛什么项目一沾上乐视二字,就一定能做得风生水起。而如今,创始人离职赴美、上半年巨大亏损、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上门讨债等一系列风波,将乐视击得摇摇欲坠。

与此同时,关于“套现”、“讲故事”、“庞氏骗局”等传闻不胫而走,乐视的新闻已经占据了7月各大财经媒体的头条位置。乐视风波爆发以后,先有贾跃亭好友们发文力挺,后被腾讯公司五位创始人之一曾李青批为庞氏骗局,就连央视也炮轰他“一边推概念一边套现,涉嫌欺诈”。

面对上下一团糟的乐视,估计远在美国的贾跃亭也能听到四面楚歌。一拖再拖的归国日期,让“跑路”传闻也开始发酵,尽管其妻子发文称一家老小都在国内,也难掩悠悠众口。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搜集到贾跃亭归国日期的具体信息。

风波像是一块试金石,而正处于风波正中的乐视及其相关人员,正在面临全方位的围观和臆测。资本的冷酷和人性的多变,商业的理智和朋友的温情,让这场风波更加耐人寻味。而风波过后,到底是喜是悲,无人能定论,就像贾跃亭翻唱过的那首《野子》中的歌词:“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希望踩着梦归来的贾跃亭能够在汽车上找到出路。

“追梦人”贾跃亭

从山西吕梁山下到北京国贸大街,从洗煤厂长到互联网新秀,从县税务局网管到A股创业板首富,贾跃亭的故事从来都不缺看点。

据悉,贾跃亭出生于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年龄都比他大不少。少年时期他的学习成绩并不突出,高中毕业之后也仅考上专科学校。贾跃亭1995年毕业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后在垣曲县地方税务局工作,担任网络技术管理员。

大专毕业后能到地税局工作,应该说是个不错的出路,但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正处于迅猛腾飞的火热时代,也是一个对于有创业梦想的人充满诱惑的时代。尤其是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展,让很多人褪去了陈旧的思想,开始接受新鲜事物。22岁的贾跃亭和大多数青年一样,对基层朝九晚五的工作感到无聊和厌倦。于是不出一年,他就辞职创业了,1996年,他在垣曲县创办了卓越实业公司,并挣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卓越实业的主营业务是煤炭生意,但煤炭生意并不是采矿,而是“洗精煤”,也就是对优质煤进行进一步加工,经洗煤厂加工后,降低了灰分、硫分、去掉了一些杂质,适合一些专门用途的优质煤。

除了煤炭业务,精力充沛的贾跃亭还从事印刷、运输等任务。之后又先后进军过电脑培训、基站配套等项目。总之,那时很多行业都挣钱,只要挣钱,他什么都愿意涉及,这也成为了多年后乐视战略的缩影。

2003年,贾跃亭来到了北京,正式开始了一段辉煌的创业历程。从创建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他将主要舞台定在北京。北京让他彻底开阔了视野,并给了他一个更能施展拳脚的平台。200711月,他创立的电信设备公司Sinotel Technologies在新加坡上市,融资约2亿元。事后证明,这是他事业上升的里程碑事件。

而在他筹备新加坡上市的同时,脱胎于北京西伯尔通信公司移动业务部的乐视网于2004年成立了。其初始业务是视频。这个业务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很吸引人。虽然做视频的网站大多都是赔钱的,但由于用户众多,带来的流量很大,所以还是有很多公司愿意去尝试。

有意思的是,多年来人们耳熟能详的视频网站,比如优酷、土豆、酷六、六间房等等,钱烧的差不多了,都只能选择合并重组,即使这样也挡不住新来者。这几年风头甚劲的爱奇艺,也同样是烧钱大户,最后只能认主百度。优酷土豆最后也被阿里拿下。至于腾讯视频,因为有腾讯做后盾暂且不提。

由此可见,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最终成了视频三巨头。那些烧钱的视频网站,最后基本上被BAT收购或控股。那么,乐视的视频业务怎么撑下去呢?

据了解,为了支撑乐视视频,也为了进行更大的资本运作,贾跃亭先后一共创办了63家公司。更让业内人士吃惊的是,20108月,名不见经传的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成为首家在A股上市的视频网站。在当时,比它有名得多的优酷、土豆、六间房、酷六等专业视频网站都没上市,偏偏当时根本没名气的乐视上市了。

或许是因为贾跃亭看到了单纯的做视频网站难有出路,自身又不像BAT三巨头那样有强大的资金后盾,他为乐视选择了另一条路,也是如今让贾跃亭备受争议的一条路——多元化发展。

多元化“黑洞”

在当时众多的视频网站鏖战中,乐视是最先打出“版权牌”的。由于当时网络上盗版严重,影视版权价格极低,大概一部就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影视公司也十分愿意将版权出售给乐视,同时,乐视也开始向用户高调宣传正版视频,呼吁用户支持正版。

乐视这么做,等于挑起了行业竞争,于是其他视频网站纷纷掏钱也购买版权,版权费就这么被抬高了上百倍,热门电视剧的版权费已经上亿元。比如2013年播出的《甄嬛传》,4家卫视的总出价还不到400万元,总售价是7220万元,到了2015年的《芈月传》,总售价已经超过了3.6亿元,之后的《如懿传》,价格更是飙到5.4亿元。据不完全统计,20122016年,版权费上升了约135倍。

乐视支持正版,繁荣了影视业,这是好的一面。但问题是:乐视这么做,把版权价格抬高了上百倍,等于和视频三巨头拼资金实力,迟早有撑不住的时候。当购买一部电视剧需要几千万、每年都要购买上百部影视时,乐视手里还有充足的资金吗?

贾跃亭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想要自己拍摄电影、电视剧。于是乐视影业在2011年应运而生,隶属于乐视控股集团,但之前贾跃亭已经在和一些影视公司合作,并开始自己制作内容了。直至201667日,乐视在上海召开发布会,还说要“投资150亿元打造53部电视剧”。

但问题是:乐视这么做,是不是在和各大影视公司为敌?它制作的影视剧,能始终有较高的收视率吗?竞争对手会不会不愿意购买它的影视剧?另外,如果视频三巨头也一样进军影视业,谁又能烧钱更久呢?

所以,如果乐视自己制作的影视剧不能大幅超过业内平均水平,亏钱是肯定的。不可否认的是,乐视也拍出过几部热门影视剧,比如《红高粱》、《芈月传》等。但是从长期来看,乐视很难保持住。因为没有一家公司能长期保持出类拔萃的状态,更何况影视剧只是乐视众多业务的一部分,无法投入大量人力财力。

在这种情形下,贾跃亭并没有驻足,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硬件。或许他的想法是:以超低价销售乐视彩电,肯定会急剧扩大用户量。然后让用户看乐视的视频,为会员付费(买彩电曾经可以免一两年的会员费),为乐视的版权费和视频买单,同时盘活乐视体育。

想的很好,但贾跃亭这里又忽略了一个问题:那些传统彩电大户,创维、康佳、海信、长虹、TCL这五巨头,他们显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会想出什么策略去对付乐视?

五巨头的策略,第一是降价销售,第二是和其他视频网站联合,对抗乐视的内容。

五巨头为何自己不进军影视业?因为他们明白不能被乐视牵着鼻子走,传统家电企业去拍影视,简直太滑稽了,不如把竞争对手的视频接进来,这样内容也不少,让他们和乐视抗衡去吧。

虽然,2016TCL和乐视也开展了业务合作,但始终不温不火。TCL不可能不明白,乐视电视那么低的价格,是对自己釜底抽薪的伤害。但当时乐视貌似声势很大,借上这股东风,也不是不行。但是这项业务对乐视和TCL的帮助都是很有限的。

所以乐视的彩电亏钱卖了好多年,至今为止,在某些月份(比如乐视大促销的月份),其销量可以勉强超越五巨头。但总的来看,全年销量无法和其中任何一个巨头相比,顶多持平。

虽然乐视电视业务能够勉强维持,但并没有给乐视探明一个真正的出路,为了维持乐视帝国的运转,让这些视频内容能有更多的流量,贾跃亭不得不仿照“超级电视”的思路,推出了乐视手机。

2015413日,在旧金山举办的乐视超级手机硅谷发布会上,乐视共发布了三款手机,乐视的又一烧钱板块开始了。乐视能在手机上达到国内一流吗?能长期跟随手机技术,甚至领导手机发展吗?对于半路出家的乐视而言,显然这个概率很低。

贾跃亭围绕乐视视频,已经开发出众多能带来现金流、但却不挣钱的业务。但带来越来越大的现金流,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能延缓乐视的崩盘。而随后的乐视汽车,却是真真切切加速了死亡。

201615日,乐视在美国拉斯维基斯公布了其重要战略合作伙伴FF(法拉第汽车),并联手发布了FF首款概念车FFZERO1

虽然现场没有公布相关的车型参数,但是据内部人士透露,这款概念车的轴距达到米,最高时速超过200英里,百公里加速在3秒以内,性能十分诱人。

乐视到底在汽车上投资了多少钱?一开始据说要投资200亿元,后来改成500亿元。但是实际上远没有那么多,具体数字难以估计。但根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乐视在汽车上已经至少投资了20亿元。而这20亿元仍然没有一分钱利润,尤其是没有一分钱的现金流,对乐视来说,这是致命的。

就算乐视能继续融资,每次都上百亿、几百亿地融资,但他越来越庞大的帝国,还是撑不下去。因为他的业务实在太分散,而乐视也缺乏各方面的人才。

不可否认,乐视在推出视频业务、自制视频、超级电视、手机乃至汽车时,总是让人眼睛一亮。这反映出贾跃亭敏锐的市场嗅觉和高超的用户体验。乐视的产品在刚推出时,也确实有相当多的闪光点,而且初期的质量也可以。但是,乐视能在这么多领域,始终和众多专业公司抗衡吗?能始终跟上并引领技术和消费潮流吗?

业内人士称:“在乐视的众多板块中,始终找不到一个能持续带来利润和现金流的核心来支撑其顺利运转。以BAT为例,他们的核心是搜索、电商以及围绕QQ海量用户产生利润,而且BAT始终都没有放弃自己的核心。”

有了雄厚的财力之后,再围绕一个核心搞多元化这是可行的。如果说乐视之前的各项业务都是以视频业务为核心,那么乐视汽车会显得更加突兀,汽车和视频不管怎么讲都难以搭上边界。一系列板块强行堆砌起一个“生态化反”,仅靠融资,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尽管乐视系并未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各方还在为此进行各种努力,贾跃亭本人也表态将“尽责到底”。但从目前已经公开的信息来看,乐视和贾跃亭从过去的万人瞩目走到现在的危机四伏,教训是全面和深刻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从乐视自身看,其危机的根源在于业务战线拉得过长,且高度依赖外部融资。除了乐视网之外,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公司中,乐视体育、乐视影业、乐视汽车等吸金能力同样惊人,融资总额也有数百亿。过去几年,市场流动性比较充裕,乐视各项业务想象空间大,能轻而易举获得大量资金。但随着市场流动性趋紧,乐视这种疯狂烧钱的粗放式扩张,加上自身少有真正盈利的业务,其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不少创业公司特别是创业初期的互联网平台,往往并未真正将精力聚焦于主营业务本身,而是希望通过不断烧钱来吸引用户、做大流量进而提升估值,然后通过股权转让、公开上市等方式进行变现。乐视的危机应该是一种警示。

董希淼还用苹果公司举例说明:“围绕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如iPhone手机,建立多元化平台,打造上下游生态链,让产品之间形成更深层次的整合和协同,不断形成新市场。此外,多元化战略的实施还要充分关注外部环境变化,如宏观经济金融形势,把握好扩张节奏,控制好安全边界。”

多元化战略是一把双刃剑。乐视的“战略七子”不但没有带来多元化收入,反而沦为一个个资金黑洞。多元化应建立在核心竞争力之上,产业链和生态圈应基于核心业务而展开,而不是盲目“横向扩展”。国外的优秀企业,大多数只投资一个行业,在这个行业里培养自身核心竞争力,再以此为基础逐步实施多元化经营。乐视作为一个较为年轻的企业,如此发展多元化,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受殃及的“池鱼”

据悉,乐视风波已经从线上蔓延到线下。日前,乐视手机出现了线下经销商大量现货狂甩的情况。其中,于去年4月发布的旗舰机乐Max2 64G版,从原来的2299元跌到了900多元,跌幅达到61%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款新机在发布时的景象。去年4月,乐视正式对外发布了旗舰新机乐。新机上市之初,标价为2099元(32G版)和2499元(64G版)。但由于这款新机刚刚上市就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景象,以至于黄牛普遍加价400元竞相抢购。

一年跌落61%,这样的跌幅和跌落速度可谓是史无前例、绝无仅有。然而就是这样一款曾经一机难求的热门旗舰,到了今天,即便是挥泪甩卖,也依旧是无人问津。

此外,据媒体报道,76日上午9点,北京朝阳区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大堂已被来乐视讨债的十几个人“占领”,据说讨债者休息时使用的瑜伽垫还是统一购买的。讨债者给前来上班的乐视员工留了一条通道,乐视员工们在他们播放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高音喇叭声中穿梭打卡。

“乐视欠了我300万元,对于我这样的小企业是致命打击。”一位拒绝透露更多细节的讨债者说,“我的钱也是贷款来的。”这次来的十几个人多是为乐视手机进行店铺建设和活动推广的老板。

“高音喇叭的声音是我录的。”傅先生2016年年底第一次来乐视讨债,他们一开始拉横幅,被警方禁止;在直播平台映客直播,被网警禁止;后来干脆在淘宝买了一个喇叭,录了“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在乐视大厦里循环播放。

“每次来解决5%10%的债务,有的时候什么也解决不了。”这次傅先生已经来了半个月了,住在270元/天的酒店里,每次来讨债都要花费一两万。“8次一共解决了40%左右的债务。”

718日,一份20家乐视承建商联合起草的对乐视的“讨债书”突然现身网络,显示乐视至少还欠供应商超过3000万元。

“讨债书”显示这20余家乐视承建商此前已经在乐视股东大会上进行过抗议。据了解,乐视近期召开的股东大会仅仅只花了15分钟就结束了。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22名被乐视欠款企业人员占领了签到台,要求与贾跃亭见面。然而贾跃亭却缺席了会议,融创集团董事长孙宏斌参加完会议便从会场小门快步离开。

或许是这20余人的要求并未得到满足,他们便起草了这份“讨债书”。讨债书称:“我们来京讨薪己经历数月,至今已有8次之甚,乐视屡次承诺、屡次毁约,已无任何诚信可言。”讨债书甚至称他们已无路可走。

720日,《中国民商》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朝阳公园东侧的乐视大厦,现场的讨债者仍未散去,大厦正门仍有保安维持秩序。其中一位保安对记者表示:“现场的这群讨债者都是被雇来找事的。”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在微博上表示:“因为乐视手机不可能有人买,供应商的钱现在看来大概率会石沉大海,其实也怪供应商,早发现不对应该早诉讼,第一批诉讼的供应商都讨回了货款,现在诉讼也晚了。”

除合作企业外,乐视内部也问题频现。7月初,又一位乐视高管黯然离去——原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金融CEO王永利。

74日,王永利表示已从乐视去职,但并未透露职业生涯的下一站,仅表示“先休息一下”。王永利离职早有端倪,今年5月初,王永利调岗乐视控股,不再担任乐视金融CEO,仍保留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的职位。其微博名亦从此前的“乐视王永利”变更为“新金融王永利”。

王永利离去的心情恐怕五味杂陈。而事实上,近半年来已经不下20位乐观高管离开,他们无一不具有显赫的行业背景,被老贾高薪绮梦打动,可惜梦醒得太快。他们在乐视的任职时间大多在1年左右,最短的只有3个月,乐视网、体育、汽车都是重灾区。其中乐视体育超过7位高管离职,包括总裁、首席运营官、总编辑等等,几乎架空。留守的有限几人也频频传出出走传闻,其中包括曾经的央视名嘴刘建宏。最令人大跌眼镜的剧情是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20174月,周航发表声明谴责乐视挪用易到13亿元资金,将乐视的资金黑洞暴露在阳光下。

作为乐视困局导火线的乐视移动,高管震荡也未能幸免。今年5月,乐视移动主帅冯幸悄悄离开。

今年54岁的冯幸可以说是贾跃亭挖来任职时间最长的高管之一。他20147月加入乐视,并一手搭起乐视手机的架子,此前他是联想高管,此前每一次面对媒体,都对乐视手机的未来信心满满。

710日,本应是乐视发工资的日子,然而乐视控股和非上市体系的员工却并未如期收到工资。乐视有关负责人回应称,这是由于银行冻结资产所致,7月份工资将推迟一个月发放。

不过招商银行方面表示,招商银行保全的资产不涉及乐视系任何公司的银行账户、现金或存款,因此不会对资金的划转与结算、工资发放等日常经营造成任何影响,乐视不发放或推迟发放工资与股权冻结无关。

713日上午,位于北京南十里居的朝阳区仲裁委员会大门口,60余名被欠薪的乐视前员工陆续到达,涉及乐视致新、乐视控股、乐视移动(即手机)、电子商务等多个部门。他们申请仲裁的钱大致为三部分:一是离职之前的薪酬,二是在合同期内被公司辞退的赔偿金,个别人则还有垫资的报销款;少则万余,多则近10万元。

714日下午,乐视汽车官方回应凤凰财经记者关于有媒体报道的乐视汽车延迟发放工资的消息不实。乐视汽车表示,公司本月工资将正常发放。按照公司规定,每月15日为工资发放日,由于本月15日是周六,工资会顺延至周一发放。

《中国民商》记者在乐视大厦随机采访了几名进出的乐视员工,但大多数人拒绝接受采访,其中一位员工对记者表示乐视总部目前运转正常。当被问及工资发放情况时,该员工不愿过多透露,匆匆离去。

财经作家吴晓波发文表示:“美国的汽车项目当然很重要,我们也祝福它一举成功。但是在眼下,你不必天天待在洛杉矶,然后隔岸看着大本营失火燃尽,化为废墟。企业永远是一个人的企业,乐视永远是贾跃亭的乐视,比资本更重要的是企业灵魂,比暂时失败更要命的是信用丧失,如果乐视真的清盘破产了,你觉得那个伟大的乐视汽车可以在中国市场卖出几台?”

据悉,乐视此次风波的端倪早已显现,业内人士早在去年就已经披露过乐视的举步维艰。如此内忧外患之下,乐视还在苦苦支撑,其幕后离不开一位如今炽手可热的大佬——孙宏斌。

“新乐视”来袭

“贾总为了梦想连命都不要了,我还怕什么呢?”6个小时的深谈,两次见面,今年1月,山西人孙宏斌带着150亿元资金驰援“老乡”贾跃亭。在那场被乐视打造成“同袍之情”的发布会上,眉头舒展的贾跃亭和风趣幽默的孙宏斌第一次公开坐到了一起。

与贾跃亭张口必谈梦想不同,孙宏斌从未掩饰过自己的商人身份。“我是个生意人,这就是一笔买卖。”即便媒体将他塑造成“白衣骑士”,他却轻描淡写,“不就是随便买几块地的钱”。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带着团队摸清了乐视的钱都是从哪儿来的,让贾跃亭都目瞪口呆。他的钱也全部瞄准乐视的核心资产——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至于汽车业务,根本不在他的投资范围内:“汽车缺的太多,先解决能解决的。我本人不喜欢汽车,也不懂汽车。这次时间紧,还没来得及看汽车。”

而在此次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期间,有关乐视汽车业务的相关问题并未被提及。在业内分析人士看来,自年初的这笔150亿元之后,贾跃亭已将乐视的“核心资产”抵押给了孙宏斌,且逐步丧失了对乐视体系的控制权。

目前的情况也佐证了这一观点。一方面,在退出乐视网董事会并卸任全部职务后,贾跃亭对外称将把精力全部放在汽车业务上;另一方面,在先后两次的重要发布会上与乐视汽车划清界限,出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已亮明了态度,汽车业务将从“后贾跃亭时代”的乐视核心业务中剥离。

据了解,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一切职务后的一个星期内,孙宏斌已经完成了对乐视高层的换血。继乐视网CEO梁军之后,包括乐视影业CEO张昭在内的乐视系高管正在乐视网层一一到位。

目前,乐视的核心资产——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视频均已收归孙宏斌掌控的“新乐视”的旗下。

有关专家认为:“乐视在孙宏斌全面接盘之后,很可能会借着势头,给乐视做一次大的瘦身,把不良资产和商业业态都干掉,同时和万达在轻资产化的运营路线来一个全方位整合,用乐视旗下唯一可以称得上是优良资产的乐视影业与万达影业展开深度合作。”

721日下午,以电话会议形式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上,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新任董事长。据悉,乐视方面会在近期正式发布此消息。至此,以孙宏斌为领头人的“新乐视”可以名正言顺地起航了。

资深家电产业观察人士刘步尘表示,新乐视的概念是对的,对拯救乐视是好事。新乐视的提法有利于乐视网的发展。“贾跃亭已经成为乐视的负资产,进入孙宏斌时代的乐视一定会与之切割,以向公众传递信息,这是一个与过去不一样的乐视。”

刘步尘认为,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后,会再次对上市公司进行注资。“孙宏斌要保证自己注资的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视频三块业务活下去,再次注资会让这三块业务逐步好转。”但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孙宏斌承诺乐视的150亿元投资目前还有近25亿元没有到账。

那么,孙宏斌能力挽狂澜吗?新乐视能够在他手上起死回生吗?我们只能期待一个全新乐视的诞生。

“讲故事”已成过去

对于A股投资者而言,717日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热点很多,悬念不少。首先是股指大跌,尤其是创业板指数重挫5.11%,收盘为日内最低的1656.43点。

创业板大跌与乐视危机,看似没有直接关系。但A股上市公司,尤其是创业板公司讲故事,近几年可谓十分流行,也一度颇受青睐,一度在牛市中将创业板指数推上4000点。造一个概念,搞一桩并购,股价就可以来几个涨停,自以为可以分得一杯羹的散户和机构进去,推高股价后,原股东套现离场。不过,“故事”不可能一直讲下去,当不少当初的明星公司在面临兑现危机时,其关注度就十分之高。

乐视网就是代表。最近几年乐视不断扩张,从超级手机到超级电视,再到超级汽车,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也因此在资本市场引来资金追捧,股价与市值齐攀高。公司亦趁机巨额融资,有统计显示,自2010年乐视网上市以来,包括上市公司板块、各个业务子生态在内,整个乐视已知的累计融资规模已达到数百亿元的惊人规模。

可以说,“讲故事”成了近年A股市场颇为普遍的现象,许多上市公司什么行业热门就去投资什么,然后通过这些“故事”到资本市场大笔“圈钱”,一个概念不行再换一个,而等到融资到位以后,投资项目不能为上市公司带来业绩提升的案例并不少,有的只讲“故事”,不干实事,更有甚者仅为拉升股价配合减持。例如改名为“匹凸匹”的多伦股份、由餐饮企业宝利来、湘鄂情换名而来的神州高铁、中科云网等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契合热点,讲着环保、影视、游戏、互联网金融之类的“故事”。

无论是利用“讲故事”将募集资金挥霍、融资烧钱,还是配合炒作股价,甚至涉嫌市场操纵,最后受害者多是大众投资者。而且,上市公司“讲故事”很多是零成本的,甚至故事讲得好还能够输送利益或牟取利益,在此过程之中,往往有人因此获利。

此次乐视风波,或许能给“讲故事”模式敲响警钟,不管是乐视,还是其他上市公司,都要重新考量自身了。而投资者自身也需要更多的反省,“讲故事”之所以能够成功,投资者不加以区分一哄而上的投机心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从监管层到普通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讲故事”的行为,都应予以警惕。

乐视风波未平、余波阵阵,前景不容乐观。与这个庞大商业帝国关联的企业或个人都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迷途之中,贾跃亭何时踏梦而归东山再起,孙宏斌怎样力挽狂澜打造新乐视,当迷雾散尽,等待乐视的到底是一个神话还是一个教训,唯有拭目以待。用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的话做个结尾:“愿他们,归来仍是少年,三生三世,无梦不痴。”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