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栋:不破不立的逻辑

作者:张立栋

不破不立。

最近发生的几件事可说是这句话的最佳注解。

首先,几个著名企业家接二连三被爆出“猛料”。抛开商业逻辑,一个绝不能忽视的原因恐怕还是政商关系。

政商关系怎么破?又怎么立?

如果把强力反腐说成是“破”,那么构建新型政商关系就是“立”。

新型政商关系如何重构无须备述。从年3月习总书记“亲”“清”二字的提出,到官方民间各类智囊倾力研究,问题说得很透,路径已指明:唯有深化改革。

需要补充的是,要把重点放在新一代身上。政商关系说到底还是一种文化现象。从企业而言,老一代企业家思维方式改变恐怕很难,未来重要的实践还需新一代跟进。

以“商”的角度,我们欣慰地看到,无论是新型职业经理人,还是二代企业家,身边无数案例告诉我们,这一代企业家从学生阶段就已全面接触良好的教育,充分接受现代思维方式;进入企业后,他们不固守老路,已经逐步摆脱旧思维影响,都希望能以更“阳光”、更透明的方式获得财富,实现有价值的人生。

应当说,现在正是绝佳契机:在制度建设推动反腐进入新常态背景下,旧的政商关系经营成本陡然增加。如果顺势而为,让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和空间进一步增加,辅之以企业家二代更开明开放的思维行为方式,未来中国的政商关系格局必然发生巨大转变。

旧政商关系大势已去,企业需要有利于持续健康发展的新型政商关系,这本身也是政治稳定的内在需求。

再说说金融。

五年一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刚刚结束。

同样事关破与立。

破的是旧模式,立的是新定位。金融工作“服务实体经济与防范风险的强化”,这个定位完全有别于“鼓励金融行业快速发展”的旧语境。

必须承认,过去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巨大的行业实力,也为经济提供了重要支撑。但同时,风险在迅速聚集。因此,金融监管思维需要重新搭建。

去年底以来,一系列实践不断给市场强烈信号——金融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从4月政治局会议讨论金融安全底线,到增加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再到一行三会落实金融监管等等,一脉相承。

而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更是从组织架构上明确了这个方向。

破和立都是手段。目的是为金融与实体经济更好地配合运转,增加人民福祉。

不同阶段的金融行业结构和监管体系都需要与不同阶段的实体经济需求相适应,走得太快或太慢都容易出问题。

当下之中国经济,仍处在结构调整过关期,能否过好“关”,就要看能不能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破与立的逻辑,正在于此。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