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

作者:北京大成企业研究院与北京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所联合课题组

促进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潮流让全球企业经营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跨国公司向全球公司转型。全球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在全球价值链上具有强大影响力和控制力,已经成为各国全球战略布局重要载体,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通过对上工申贝、吉利、复星、汉能、华为、海航等几家全球化发展较具特色的公司进行研究发现,这些公司根植中国,依托中国经济发展动力,突破原有的制度限制,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资源整合战略,已初具全球公司雏形。通过进一步发展,他们很可能成为所在行业领先世界的全球公司。

当前,在经济发展新常态背景下,我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依然较强,仍然是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的战略机遇期。因此,在加快全球战略布局时,应创造条件积极推动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


全球公司是跨国公司发展的高级形态

全球公司是经济全球化趋势深入展开下的重要表现,是跨国公司发展的新阶段,也是跨国公司发展的高级形态。与一般跨国公司相比,全球公司全球化程度大大提高,其跨国指数(海外资产、海外销售和海外雇员与总资产、总销售和总雇员的比例的平均数)超过50%。由于主要收入、主要资产均来自海外,全球公司发展战略、管治结构和理念文化更注重全球化发展,形成了全球经营的思维模式和经营模式。

全球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具有强大的全球竞争力。他们或者在全球最适宜的地点设置采购中心、制造组装中心、研究开发中心、财务结算中心和营销服务中心来完善全球价值链;或者把价值链若干环节外包,充分利用其他企业、其他国家的资源;或者通过与其他企业建立战略联盟和并购其他企业,吸纳整合全球优势资源。与此同时,全球公司强化以公司责任和合规经营为导向的现代商业文明,为全球企业带来新的竞争规则,着力提升全球竞争软实力。

20年来跨国公司全球化程度大大提高,全球公司的数量明显增加。根据联合国贸发组织发布的《世界投资报告》的统计,1994年全球最大的100家跨国公司的跨国指数均值为43%,到2015年全球最大的100家跨国公司的跨国指数均值已经达到65%2015年全球100大跨国公司中,跨国指数超过50%的有88家,超过70%38家;而1994年,跨国指数超过50%只有43家,超过70%的只有16家。

各行业出现一批全球公司,他们是全球产业的整合者。比如,通用汽车公司、丰田公司、本田公司、大众公司等是全球汽车工业里的全球公司,他们是全球汽车产业的整合者。壳牌(SHELL)、BP、道达尔、埃克森美孚等公司是全球石油行业里的全球公司,这四家公司2013年的跨国指数平均值高达71%,在全球范围内极具竞争力。IBM、西门子、索尼、通用电气等公司是电子电器产业的全球公司。这些全球公司在全球产业链和全球价值链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正在出现

在全球公司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我国企业也在加快全球化发展。令人欣喜的是,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正在出现。我们研究的几家公司,他们按照打造全球公司的思维模式和经营模式进行全球资源整合,已经初步具备全球公司的雏形,正致力于成长为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

上工申贝公司通过4次对德国工业缝纫制造企业进行跨国并购,不仅实现产品升级,还提升了企业产品技术能级。在2014年上工申贝产销规模就进入全球第2位,跨国指数达到57%。而今上工申贝已是工业缝纫设备制造领域技术领先的全球公司。

吉利公司结合内生有机成长和外延并购扩张战略全球化发展,通过全球布局研发设计、采购、制造和销售等价值环节打造全球价值链,建立自创与并购品牌在内的企业自主品牌体系,成为在全球汽车产业影响力最大的中国本土企业。2016年吉利的跨国指数达到65%,已具全球公司雏形。

复星集团在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投资理念指导下,形成了以“走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引进来”为目的的全球产业整合途径。在保险、医药、技术、品牌等领域,经过数年的全球投资并购、产业整合与产业运营,构建以“健康、快乐、富足”为核心的全球幸福生态系统,走出一条极具特色的全球资源整合之路。

华为公司经历十多年国际市场的开拓,业务遍布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形成中外市场联动协同增长的格局。2016财年,华为55%的销售收入来自于海外市场,已经成为全球电信行业内领先的全球公司。

汉能集团以全球公司的战略思维模式推动公司向跨国清洁能源公司转型升级。得益于全球技术整合,在短短数年间,汉能通过跨国并购引入国外先进技术,在国内建立一个新的薄膜太阳能产业。汉能也成为在规模上和技术上皆领先全球的薄膜太阳能企业。

海航集团以航空旅游、现代物流、现代金融服务为三大主攻方向,通过“人流、物流、资金流”的“三位一体”全球布局,有效整合全球范围内的优质资产,打造全球产业链和全球价值网络。海航集团实现了在航空机队规模、酒店客房数量、集装箱租赁业务规模、飞机租赁业务等七大业务领域世界一流的目标,并在2017年美国《财富》杂志发布的全球500大企业排名中排第170位。

这些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的特点都是发源于中国,立足于中国经济发展动力整合全球资源,始终与中国的长期利益和整体利益保持一致,这些公司的企业家们还怀有深沉的家国情怀与报国志向。他们的全球化发展推动了企业转型升级,对行业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

令人遗憾的是,我国跨国公司的跨国指数还很低,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的数量还太少。从中国企业联合会编制的“2016中国跨国公司100大”排行榜来看,这100家最大的公司的跨国指数平均值14.4%。其中,只有5家企业跨国指数超过50%。而这些全球公司与国际著名的全球公司相比,在全球产业中的影响力、控制力等都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


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正处在战略机遇期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上指出:“融入世界经济是历史大方向,中国经济要发展,就要敢于到世界市场的汪洋大海中去游泳,如果永远不敢到大海中去经历风雨、见世面,总有一天会在大海中溺水而亡。”当前,我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时期,又处在从投资输入国向投资输出国转变的历史转折时期,应该加快推动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这既是我国主动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需要,也是我国引导经济全球化走向的重要力量。事实上,如果没有一批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我国就很难在全球范围内整合优质生产要素和创新资源来突破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瓶颈,很难实现从经济大国转变成为经济强国,很难在世界市场的汪洋大海上站立潮头,也很难获得与我国经济体量相当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因此,加快发展一批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这对我国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促进我国企业转型升级。通过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整合全球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国际知名品牌促进我国企业升级。让他们带来标杆示范效应,供国内企业学习提升;带来关联带动效应,带动国内企业成长;带来竞争激励效应,激发国内企业追赶超越的热情。与此同时,通过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关联带动,把国内企业带到全球市场,提升他们的国际生产能力、国际经营管理能力、国际市场营销能力,在全球市场中配置生产要素,形成综合竞争优势。

其次,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促进我国产业转型升级。把一批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打造成中国经济中最具有竞争力的群体,让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竞争,发掘和开发全球资源。通过在开放合作中创新,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迈进,提升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获取附加值的能力。以这批全球公司为核心,构建以中国市场为核心节点的国际生产网络和全球价值网络,进而主导全球产业的发展,增强对全球价值链的控制力和影响力。

最后,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促进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我国正在加快全球战略布局,以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作为抓手,对维护、用好和延长国家的战略机遇期具有重要意义。在世界经济长周期深度调整和各国竞相加快改革推动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时,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可以倒逼国内经济管理体制改革创新,促进市场经济管理体制机制的完善,进而推动开放型经济管理体制建设迈向更高台阶,从而增强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

我们认为,当前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正处在重要的战略机遇期。从国际条件来看,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没有变化,经济全球化在曲折中深入发展。全球技术变革加快,贸易与投资新规则正在形成,跨国公司与全球公司在主导着全球产业链和全球价值链重构与发展,这为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提供较好机遇。从国内条件来看,我国积极参与国际经济规则体系建设,加快全球战略布局。“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等重要议题,是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及全球治理新模式的积极探索,也为我国企业全球化经营搭建了新的舞台。综合国际国内条件,我国政府和企业需要利用好战略机遇期,大力推动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


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面临的挑战

全球公司的出现,改变了企业的经营模式和产业的组织模式,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全球的竞争环境和竞争规则。全球公司打造全球价值链,使得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经不是一个产品的竞争,而是全球价值链的竞争,企业在全球价值链里的影响力,决定了企业的竞争力。同时,全球对国际投资经营的监管、技术、社会责任等方面的标准不断提高,企业不仅要为股东价值最大化努力,而且还要承担社会责任、环境责任,特别是近年来全球合规监管的趋势日益加强,对企业诚信合规经营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中国企业不仅需要按照全球公司带来的全球价值链竞争这一新方式参与全球竞争,而且需要遵守合规经营这一全球公司带来的竞争新规则。中国企业和政府如何通过自身调整发展应对国际规则和标准,通过在更大范围内、更高层次上,直接参与国际竞争,寻找在全球发展的新机遇,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影响力,是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需要面对的重要挑战。

面对种种挑战,中国企业的准备明显不足。由于缺乏适应全球化的发展战略、管理治理结构以及以责任为核心的理念文化,中国企业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走了不少弯路,同时还存在非理性投资。同样,我国政府有关部门要对全球公司的最新变化有清晰的认识,制定政策时要有全球化的视野,要鼓励企业利用全球资源来参与全球竞争、融入全球产业链进而向高端升级。通过这样的思路和做法就有可能减少全球公司带来的冲击,同时抓住与全球公司合作带来的机遇。


创造良好的环境促进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

近期,国务院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该意见明确指出我国企业境外投资类分为鼓励类、限制类、禁止类三个方向,这对引导和规范我国企业境外投资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此意见指导下,鼓励支持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规范地、更多地参与鼓励类项目的境外投资,整合利用全球知识资本、全球市场、全球技术等资源,为我国产业的提质升级和我国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提升发挥更加积极和更大的作用。为了更好地促进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还需要更多的实践指导和政策支持。

第一,转变观念适应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的需要。在中国由投资输入国向投资输出国转变的对外开放新常态下,我们在开展国际投资合作的过程中,需转变观念,以适应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的需要。从投资输出国的角度出发,在尽可能放开对外资进入中国的准入的同时,要为中国企业在海外争取尽可能宽的准入限制;在给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国民待遇的同时,要为中国企业在海外争取国民待遇;在改善对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经营环境的同时,要为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营造良好的海外投资环境,要转变观念,建立适应新常态的思维,通过对内和对外两方面改革与协同,促进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

第二,要创新理论为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提供指导。将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作为新常态下中国开展全球经济合作发展战略的重要着力点。为此,需要深入研究全球公司——这一企业形态发展的最新趋势。通过推动理论创新与发展,以发展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作为目标,从中国企业自身的发展需要出发,研究解释中国企业为什么要全球化、有没有可能以及如何成长为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等关键问题,以便为中国企业向全球公司转型的实践提供理论指导。

第三,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与国际经济规则的制定。随着中国深入参与国际经济合作,提升中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话语权,为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创造良好的竞争环境。主动参与全球商业竞争规则、监管标准等国际治理体系建设,推动国际经济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积极推动与其他国家的双边或者多边投资协定谈判,通过双边和多边投资协定为相互投资的资产权益提供保障。

第四,出台配套措施为企业全球化发展创造便利条件。减少对人才、资本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限制,改革人力资源管理体制、资本管理体制,拆除体制方面的障碍等,让企业国际投资经营更加便利。特别是对开展跨国并购海外高新技术和知名品牌的企业返程投资中国时给予便利性支持。

第五,为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提供融资支持。政策性金融机构通过扩展优惠贷款和贷款贴息的规模和范围,对有利于国家全球战略布局的项目给予资金与信贷的支持,特别是对获取国外先进技术、国际知名品牌、国际营销网络等对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升级有带动作用的跨国投资项目要给予重点支持。在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行业等建立产业投资基金,通过市场化运作,创新金融产品,创立金融与产业对接新模式,开展全球整合。建立根植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专项基金支持高铁、核电、航空、电信等优势产业中一批有潜力的企业全球布局,通过结合自身优势、对接当地市场需求,整合全球价值链,转型成为全球公司。

第六,加大力度发展非政府性质境外投资服务体系。随着中国的全球公司发展,企业需要获得更加多元化的全球投资相关服务。政府在提供基本的、相对宏观的境外投资服务的基础上,积极在国内、国外发展非政府的境外投资服务体系,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多方位、多层面的服务。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