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平:身居高楼养盆景 叶叶皆绿谱神奇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江珊

薛平:身居高楼养盆景 叶叶皆绿谱神奇

11月底的北京,已是深秋,大地褪去了夏日的绿装,伴着刮起的北风,人们已经能够感觉到阵阵冬天的寒意。

走入安慧里附近的一栋居民楼,楼道间平台上摆放着一溜郁郁葱葱的盆景,形态各异。这突如其来的满眼绿色,不禁让我眼前一亮,有种时空倒流的感觉。寻着一盆盆精致的盆景我便找到了国内盆景收藏界响当当的人物——薛平。  

薛平从事各种门类的艺术品收藏已30余年,在他的所有藏品中,盆景是他最津津乐道的。他收藏的诸多盆景作品早已在国内外获奖无数,其中有几件作品还被中南海等高规格场所收藏。谈起盆景,他神采奕奕,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他说,盆景是袖珍的景、立体的画、无声的诗歌,他收藏盆景其实就像养孩子一样,是一种心灵的升华。


一见钟情  迈入盆景收藏门

薛平是军人出身,在部队时他骑马训狗,对动物和植物都有着与生俱来的喜爱和兴趣。因为当时他的主要工作是物资采购,所以出差便成了家常便饭。每到一地,除了完成本职工作以外,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花卉市场上。

“当时所谓的花卉市场按现在来说就是那种地摊性质的,买上一两棵北京稀少的植物拿回家摆弄摆弄,是我当时最大的喜好。”薛平笑着告诉记者。

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薛平在一次南方出差时偶然接触到盆景艺术,当下就被深深地迷住了,他与盆景可谓是一见钟情。

“当时盆景带给我的震撼太大了,我至今也无法忘怀!”薛平感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能够把苍天的古树古木,最后缩龙成寸,浓缩成生命旺盛的经历和技术再造的能力,并且声情并茂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盆景与一般的花卉相比,是更上了一个层次,它源于自然,却又高于自然。这让原来只是单纯地喜爱养殖花卉的薛平,更是把自己的全部业余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盆景种植和收藏之中,这一养就是30余年。


南植北养 付出更多艰辛

由于地理环境、气候特征的影响,盆景收藏大都是在南方。而薛平养盆景却是在冬日寒冷干燥的北京,且还是在居民楼8楼仅仅10平方米的两个小阳台上。既要保证一定的湿度、温度,还有解决不接地气的问题,南植北养,薛平在盆景收藏上比别人也付出了更多的艰辛。

上世纪80年代,薛平一个月的工资不到100元。而一盆好的盆景就要50-60元,算得上是当时的奢侈品。那时,薛平是省吃俭用,花了许多钱一次次从南方把特有的树桩带回北京。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千辛万苦弄回来的金贵东西,到了北京却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

“挣钱不多,花了这么多钱买来的盆景又没有养活,爱人和孩子那时对我真是很不满意。”薛平坦言,为了防止他出差时再买盆景,爱人甚至对他进行了经济封锁。没办法,他只能向父母兄弟借钱。当时,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牌的他,却被家人视作“瘾君子”。

但薛平是一个特别执着之人,面对一次次的养殖失败,他多次与南方的花农交流、学习,终于找到了失败的症结所在。“以前,从南方买了盆景,为了方便携带,我都是把盆景从土里挖出来带走。一路上,坐火车回到北京的家,几天下来,盆景就是半死的了。后来,我有了自己的独门秘方,使南植北养的成活率大大提高。”他得意地告诉记者,“要想南方植物带回北方不水土不服,就得连当地的土一起带走。再用草绳蘸了水把盆景的根部捆好,上面还要套一个小塑料袋保湿。” 

而为了解决一路上火车时间漫长的问题,薛平每次都是把买来的盆景装在自己的皮包里面。上火车后,再把植物放在厕所的水池下面。那里一来潮湿,二来通风,被人碰坏的几率也小。而他本人就站在厕所的过道上看着。一站就是一天。薛平说,一切都是因为喜欢,喜欢就会心甘情愿地付出。

像这样运输盆景的方式,薛平整整坚持了10年。他不仅运回了越来越多的盆景植物,也逐渐积累了越来越多的养殖经验。如今,薛平养的盆景不仅造型古朴苍劲,而且品种也是南北结合,十分丰富。既有尽显北方特色的侧柏、银杏、榆树,又有富于南国风情的榕树、九里香、雀梅。薛平说,冬天很多人烦恼植物在室外会不会死掉,实际上,如果保养得当,都可以安然度过。盆景下面铺上棉毯,用棉毯把盆景包到树杆部分,枝杆往上的部分再套两个塑料袋保温,等到来年3月中旬或4月初,把棉毯和塑料袋撤下来就可。

 

亲如家人  几十年朝夕相对

薛平家里的盆景养的时间最短的五六年,最长的已有30多年了。他说,这些盆景就像是他的家人、孩子,打理、修枝、剪叶都是在和它们交流。植物本身是有生命力的,你对它好一分,它就对你高出一分。你对它粗放管理,它就几年不成型。

几十年来,薛平对他的盆景真可谓是呵护倍至。为了给盆景一个最合适的温度,薛平家里夏天不敢开空调,冬天则不敢关阳台门,把屋里的热乎气都给了植物,而薛平夫妇俩就只能盖两床被子抗冻。

薛平家的阳台与北京普通人家的阳台也有所不同,为了遮挡来自对面楼上玻璃带来的、对盆景不利的反射光,他家的阳台玻璃上又贴上了一层塑料薄膜,虽然使得屋内采光大打了折扣,但却为阳台里的盆景营造了最佳的生存环境。

“我的盆景是在楼房上养着,它全部的养分就只能靠这一小盆土来得到,我一时一会儿照顾不到,对它的伤害就可能是不可逆转的。”所以,薛平解释说,30多年,他和爱人几乎没有出去旅游过。现在他退休了,摆弄盆景更是占了他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

薛平也会时常为自己收藏多年、得意的盆景拍照留念,拿着一张盆景照片,他讲起了一段自己寻宝的故事。

“1985年,我去广东佛山出差,到当地一个朋友家里玩。无意中在人家用碎砖搭的厕所旁发现了一个埋了半截的榔榆树桩,我特别喜爱。朋友们见我对一棵埋在厕所旁、半死不活的小树如此着迷,都不能理解。可最终,我还是把这个小树桩带回了北京的家,从此精心呵护,一养就是30多年。”薛平欣喜地指着这张他精心保存的盆景照片告诉记者,“这就是那段小树桩后来的样子。这30多年间,我不断地给它修剪整形,如今已经和当初有了天壤之别。”

薛平述说着这截小树桩成长中的点点滴滴,满脸的慈祥,就像一位老者讲述自己儿女的故事。

 

乾坤景致  养盆景更为陶冶情操

盆景,是“立体的画,无声的诗”,能带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说它是画,却是有生命的画,生机盎然,四时多变;说它是诗,却寓意于树木林泉丘壑之中。天地之妙,山水之影,咫尺千里,尽在这一盆一土的奇妙表达之中。因此,继古玩字画、奇石之后,盆景成为又一备受社会高层人士青睐的艺术品,被行家称为“活古董”。

对于一件收藏品来说,现在人们一般都会首先想到它的经济价值。目前国内盆景藏品在拍卖和民间交流中,最高的一件作品其价格已达上百万元。普通的一盆盆景作品也可达上万元。

对此,薛平却说,其实衡量盆景的价值也不能单看经济价值,同时它还兼具审美价值以及实用价值。“盆景与绘画、书法一样,都是艺术创作。只不过这种创作是在活着的植物上,所以,难度更大,时间更长。它用自然物较好地再现了自然美,使自然美和社会美尽在其中。有一项心理学研究表明,如果景物按1:10缩小呈现在观赏者面前时,其亲切感、新奇感会油然而生。而盆景美正是体现了以小见大的美学特征。”

薛平表示,由于培育、创作盆景需要付出一定的体力和脑力劳动,所以,如果能倾心于盆景的创作和欣赏,绝对能够强身健体、陶冶情操,将烦恼抛到九霄云外。

如今 ,薛平的爱人也受到了薛平的影响,成为了盆景爱好者,两人退休以后,几乎每天都一起浇水、剪枝,一起分享着每一盆盆景的变化。这些绿色的精灵,已经成为了老两口退休后的寄托和乐趣所在。每一盆盆景的每一片叶子都饱含着他们的爱心与情感,薛平说,收藏原本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他玩盆景也是对山水自然之乐的向往,对轻松快乐生活的寻觅。他希望盆景可以让更多人充满绿色的美好心情。                                                 

 (责任编辑 李秀江)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