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石川:企业家与民间商会

作者:文/吴石川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对在新时代推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对建设公益性、服务型的民间商会也注入了新能量。

企业家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贡献是巨大的,但却是一个有争议的群体。有人说他们搞官商勾结,拉大贫富不均差距,造成两极分化,是新的剥削阶层等等。这是“仇富观”与“原罪论”的翻版。不可否认,在这个群体中确有害群之马,但这只是市场经济的“副产品”并非主流。

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上指出:“企业家是创造就业,增长财富的重要力量。”中共十九大闭幕后,他在会见清华大学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委员时说:“人才是创新的基础,是创新的核心要素。” 习近平充分肯定了企业家为社会创造财富,有不可取代的社会价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一个国家令世人仰视和触目的主要是其经济硬实力。我国经济空前繁荣,老百姓生活日渐富足,所以在国际上有空前的影响力。而企业家为国家创造财富,他们有的“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才是这个群体的闪光点。

有“女霸王”之称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20年间从销售员年销2000万元到带领企业实现年销售超1000亿元,解决8万人就业,还呐喊“让世界都爱上中国造”,要做世界“独一无二”,这是升级版的企业家精神。马云、马化腾、李彦宏、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等都是优秀企业家的杰出代表。几年前,栗战书在任贵州省省委书记时就说:“要像尊重科学家一样尊重企业家,像尊重老师一样尊重老总。”

企业家是市场经济的稀缺资源。在计划经济年代,只有按计划生产的组织者,是市场经济造就了企业家群体,这个队伍迅速壮大,标志着市场经济走向成熟。企业家越多,社会经济越活跃。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让社会财富活力竞相迸发,对解决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十分重要。据媒体披露,我国处级官员超编6万人,如果他们中许多人成为企业家,将为社会创造多少财富?

企业家还是社会稳定重要力量,是安排就业先富帮后富共同富裕带头人。他们以自身成就激发人们谋发展,促发展,为社会营造最可靠的长治久安。广东佛山有个大沥镇,方圆100平方公里,人口68万,没有国企却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据镇长黄伟明介绍,该镇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546亿元。改革开放之初,镇上一批批求富若渴的穷家子弟闯荡美国,收购废铜废铝再冶炼制成各类时尚装饰建材销往海内外,白手起家率先成为我国最早的有产者。20年前,镇上又支持在辖区建设广佛五金城,五金商会把市场定位为“全国五金物流中心”,造就了数千名企业家,成为南中国最大、辐射东南亚的五金集散地,吸引一批批来自穷乡僻壤的农耕者融入这个群体。

民间商会伴随市场经济而生,又以良好服务促发展。彰显全国工商联五金机电商会集体意志与智慧的办会宗旨:“会员办会,服务立会,诚信兴会”,虽只有12个字,却有丰富内涵。首先要确立民间商会是企业家办会,是企业家之“家”,而后强调服务与诚信。中央《意见》发布,闪烁着新时代对企业家更高的期待。企业家办会要重视企业家声音,发挥企业家作用,放大企业家影响力,让企业家有位有为。在“为大家带小家”运行中得到锻炼又有获得感,自觉服务社会,回报社会,报效国家。这是企业家办会践行制度建设的大计,也是我国民间商会有别西方的特殊优势。

“关键少数”的商会会长是脊梁式领军人物,要考察选择好。按程序公平、公开、公正,真正由全员选举产生,不是内定或暗箱操作强加的,就有公信力、凝聚力与号召力。商会是服务大局、服务会员的社会组织、非盈利机构,一切活动要在阳光下进行。领导成员不能索取任何报酬,不能把商会资源与会员赋予的权力当商品,不能以任何手段谋私利。否则应启动罢免机制。

“关键少数”的商会秘书长,如果不是由副会长兼职,都是外聘人员,从会员会费中提取薪酬。其权责与工商联秘书长有本质区别,不能套用工商联的“关键少数”。他只是会长会议集体决策的执行者,不同于会长有决策权。他不具备使命担当,不能越位或绑架取代会长。滥用权力、执行乏力应随时调整。注重调动一切手段让有社会责任的企业家施展拳脚。要坚持民主办会、开门办会,让会员都有知情权、话语权和参与权,按各自需求互动与联动起来,才是真正的民间商会。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企业家的新时代和中国民间商会的新时代也已到来。

(责任编辑 姜懿翀)

作者系著名民营企业家,曾任贵州省政协常委、贵州省工商联常委、全国工商联五金机电商会会长,著有《中国民间商会探索》一书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