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之风吹向何方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庄双博

共享经济之风吹向何方

共享经济一词在国内从兴起到炙手可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从最初Uber、Airbnb(爱彼迎)的家用汽车和家庭住房的共享模式被引进国内开始,从滴滴出行到摩拜、ofo等各类共享单车的火热,再到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衣橱、共享空调、共享睡眠舱、共享健身房、共享遛娃车、共享小马扎⋯⋯“共享”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各类企业和创业者都在掏空心思“共享”可以想到的一切,一时间似乎身边一切没有不可以共享的。

 但是“共享”一词自共享单车以后似乎就变了味道。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使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对于供给方来说,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对需求方而言,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而是通过租、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共享经济的五个要素分别是:闲置资源、使用权、连接、信息、流动性。而现在很多所谓的“共享XX”只不过是打着“共享”的幌子行使“分时租赁”之实。仅第一个要素“闲置资源”就不能符合。

所以,共享经济一词也在与时俱进,从最初单纯的C2C模式外延出了B2C模式。现在人们心中所想的和口中所说的共享经济大多是建立在后者之上。

 

共享初衷:降低资源闲置

凯文·凯利在2015年出版的《必然》中曾提出:“将从未被共享过的东西进行共享或者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共享,是事物增值最可靠的方式,未来30年最大的财富会出现在这一领域。”而现实在中国也确实如他所言,滴滴创立5年估值达500亿美元、摩拜单车和ofo单车2年时间估值已经双双超过20亿美元,此外共享充电宝、共享健身房、共享练歌房也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巨额融资。

舆论的追捧和资本的追逐使得共享经济极速狂奔——即便是那些有些变味的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的本质可以理解为,弱化“所有权”的同时强调“使用权”。对于拥有者而言,无论是资源还是技能,在共享经济下实现了更广阔的价值。

即便是由公司购买用于“共享”的产品,在理想状态下的使用价值也远远超过了个体私有产品的使用价值。以共享单车为例,个人拥有的单车使用率大多仅限于早晚高峰。而在非高峰时间段有使用需求的无单车人士通过共享单车增加了单车的使用率。在摩拜单车的单车使用记录动态图中,可以看到在深夜和凌晨都有人在使用单车出行,而这段时间的私人自有单车都停在楼下休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单车的零件也在不断老化。

2016年3月,共享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相关政策也连续出台,政府从宏观上鼓励共享经济的发展。虽然增加了各种监管方面的难度,但从整体指导方向看来,共享经济正在大行其道。

共享经济的飞速发展和社会产能过剩有必然的联系。共享经济鼻祖罗宾蔡斯女士曾提出共享经济的条件:产能过剩+共享平台+人人参与。共享经济得以发展的三个条件缺一不可,过剩的产能、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平台)、人们的热情参与,而中国的发展现状恰恰符合了这三个条件,所以共享经济在国内风靡也就成为水到渠成之事。

 

共享现状:制造资源闲置?

虽然共享经济的初衷是为了减少资源闲置造成的资源浪费,大多数共享经济企业也是为了使产品获得更大的使用率从而减少社会资源闲置。但是一拥而上的创业平台、大资本的推波助澜导致大量的产品并没有如同最初想象那般得到充分的利用。

仅共享单车平台,据《中国民商》不完全统计,已经超过52家,而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变化。随后而来的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平台也都是数家甚至十数家公司相互竞争。

第三方研究机构统计显示,截至 2017年 6月,上半年已有不低于78次共享经济获投事件,金额总计约558.33亿元。而这一年将是各大运营商的爆发年,预计全年共享单车用户将达6170万人,增加约2倍;运营市场规模达到88.6亿元,同比增长670.4%。

虽然市场很庞大,但是作为一个新兴业态,在市场接受程度相对缓慢的情况下,仅两年内如此之多的公司和如此庞大的资金投入必然导致暂时性的市场饱和。北京已于9月15日发布《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该《指导意见》明确,各区要落实自行车停放区设置;共享单车企业应配备与车辆投放规模相匹配的管理人员,做好现场停放秩序管理和车辆运营调度,及时清理违规停放车辆,对废弃车辆必须及时回收。同时,全市对车辆投放进行总量调控,实行动态平衡。在此一周前的9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已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北京也成为第12个叫停共享单车投放的城市。

过于饱和的市场内,大街小巷的单车杂乱不堪的摆放在一起,相对低的使用率和低维护率导致产品大量损坏。据《中国民商》记者随机采访共享单车使用者了解到,扫码使用共享单车时碰到损坏单车竟然有成为大概率事件趋势。

另外,同类平台不断增加导致竞争激烈,以免费骑行、骑单车发红包作为争夺用户的手段,产品使用率确实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经过前期烧钱补贴后必然会有走向开始收费收回成本的阶段。而有很大部分用户只是前期尝鲜或者利用免费骑行的便利,毕竟真正的刚性用户还是在使用自己买来的单车。当免费或者补贴手段逐渐停止之时,必然面临大量用户流失,而那些因企业被最初繁荣现象蒙蔽进而大量铺货的产品也将面临停在路边接受风吹日晒洗礼逐渐结束其短暂的“一生”。大量的“僵尸”车辆停在路边甚至侵占部分道路,也造成了公共资源的浪费。

2017年9月19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共享单车新政配套文件,明确了共享自行车一般投放使用3年应更新或报废。而此前,上海也发布类似规定,明确3年报废。这项新政固然是为了公民的人身安全着想,但3年后的共享单车未必就真正达到报废程度。这从另一种角度看也应该一种浪费,同时报废车辆的回收工作也必然浪费了大量的人力成本。

如此看来,繁华过后,共享经济的“经”到底该如何往下念。

 

共享未来:路在何方?

共享经济的初衷是有利于社会发展的,这一点不可否认,但与理想的丰满对应的往往是现实的骨感。对于共享经济的空前繁荣和用户的一致好评,新美国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蒂文·希尔在其著述的《经济奇点:共享经济、创造性破坏与未来社会》中指出:“远非如此,你应当成为红利的共享者。”因为在他看来,在共享经济迅捷突进的背后,是入不敷出的经营状况、一轮又一轮的融资热潮以及不断曝光的破坏性行为——而国内共享经济的发展现状也正是如此。

希尔指出,新技术并没有为萧条的经济打开增长通道,尤其没有为那些原本享有体面工作但因金融风暴而失业的人提供像原来一样有保障的生活,正是“创造性破坏”的新技术打开的共享经济对原有工作岗位数量产生了挤出效应,甚至将这些抽象成了一个新名词——“经济奇点”:一个财富集中在那些极少数特别有能力的人手中的“点”,从而成为一个几乎没有消费者需求的“点”,进而成为一个从内摧毁整个经济的引爆点。

无论共享经济对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否如同希尔指出那样,就现阶段而言,共享经济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龚晓莺指出,共享经济在改善经济生活、变革经济发展方式的同时,在其发展中也存在一些问题。

龚晓莺表示,共享经济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法律法规监管缺位。由于共享经济属于新生事物,共享经济行为中存在大量的法律法规漏洞和模糊地带,存在潜在隐患。特别是在共享经济发展初期,很多人看到商机都想从共享经济中分一杯羹,导致行业竞争失序、恶性竞争等情况,而相关监管部门由于无法可依,也不知如何执法。同时,由于监管的缺失,对共享经济运营组织合法与否没有界定范围,这就导致一些合法合规的共享经济组织有被取缔的风险,而一些违反法律法规的共享平台反而有可能不会被查处。

由于共享经济下的资金交易是通过网络系统进行支付交易,但因网络黑客、不法分子等对网络支付交易系统进行攻击以及一些不法共享平台通过倒卖个人信息获取收益等,造成个人的隐私和财产等很难得到充分的保护。

还有一个问题是,共享经济可能会产生新的技术垄断。互联网、大数据技术的发展在共享经济的运营中为需求方和供给方进行高效优质匹配,为三方带来益处,但是先进入共享经济发展的平台组织凭借先入优势不断完善核心技术,操作和控制该领域,排斥新进入该行业的平台,最终会形成行业壁垒,当供需双方参与人数众多,离不开这个平台的时候,先入者凭借技术优势抬高平台使用费,这违背了共享经济的初衷。

龚晓莺建议,政府应加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行业行规等,并从以下四个方面着重考虑:首先是遵循顶层设计原则,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建设,确保有法可依。其次是要创新监管理念,完善监督管理体系,坚持底线思维。同时要强化惩戒机制,建立科学高效的信用体系,建立共享经济网上信用平台。另外,还要加大对共享经济创新的支持力度,营造和谐、宽松的共享经济发展环境。

(责任编辑 姜懿翀)

 

 

盘点国内那些共享经济

共享租车

共享租车兴起之初,租车领域有滴滴、快的和UBER共同分羹市场。一场又一场的烧钱大战之后,滴滴最终胜出,成为共享租车领域的独角兽。易到和神州也随后加入专车市场。现在全国的共享租车市场已经归于平静,各平台的日渐规范,也让用户慢慢适应并依赖这种共享租车的方式。

共享单车

2016年共享单车在国内火爆起来。到目前为止,全国共享单车的应用软件已经有50多个。除了较早入局的摩拜、ofo外,还有小鸣单车、小蓝单车、智享单车、黑鸟单车等。某权威机构预测,2017年,共享单车市场用户规模将达到5000万。

 

共享电单车

中国在2017年初出现了轻客电单车、云马(uma)电单车、7号电单车、小蜜电单车、西游电单车等共享电动车平台。相对于共享单车骑行慢和骑行费力的用户感受,共享电动车骑起来更省力。但是电车管理起来更加难,相比于单车的乱停乱放,电车则需要面临充电、电瓶被偷、时速超速、牌照发放等诸多问题。

 

共享汽车

2017年被称为共享汽车在中国的元年。共享汽车在使用的时间和地点上更为灵活,而且普遍借助智能手机应用预订车辆,因此要比传统租车方式便捷得多。共享汽车平台有EvCard、Gofun、途歌出行(TOGO)等,在支付大约1000元的押金后,可以约15元左右的费用来体验半小时的租车服务,之后则提高为每分钟约0.5元。

共享充电宝

共享充电宝在2017年上半年红极一时,大致可以分为:桌面充电、小机柜和大机柜三种。Ankebox和Laidian公司是这一领域的两家初创企业。这两家企业在购物中心、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提供便携式电池。用户可以通过一个手机App程序来扫描二维码并租借电池。据了解,这种电池每半小时的租赁费用为0.5元。

 

共享雨伞

便民共享雨伞在上海多地出现,这些共享雨伞有些被安放在地铁站内,有些则放置在商户门口,有的共享雨伞平台还可“送伞上门”。用户在租伞后24小时内免费使用,超时按一天2元收费,若超过7个自然日算自动购伞并扣除押金。2017年3月,共享雨伞项目“魔力伞”宣布与蚂蚁金服战略合作。

 

共享篮球

2017年5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获得千万级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建立电子储球柜,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租球每小时2元。

 

共享睡眠舱

初创公司“享睡空间“向用户提供用于午睡的睡舱,其使用价格大约为10元每小时。睡眠舱设计风格直接来自于某部科幻电影,并配备有USB接口、阅读照明灯和电风扇等设施。据报道,在北京朝阳门地区,享睡空间在当地的8家连锁店业务非常繁忙。在中午休息的高峰期,这些睡眠舱基本上都是爆满的。

共享马扎

2017年8月,在首都北京的公交车站和火车站附近出现了很多共享马扎。这些共享马扎上都印有用于扫描支付的二维码。尽管其接近一半的共享马扎已经丢失,但这家公司却似乎并不担心。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曾预期所有的库存共享马扎都会丢失,并称,这种发展趋势也是公司公共宣传的一个组成部分。

 

共享KTV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KTV迅速占领了北上广深等地的各大商场、电影院和游戏厅等人流量较密集的公共区域。一个个只有不到2平方米,三面都是玻璃的共享KTV,其收费方式共有1首歌1元钱、20元30分钟、30元1小时三种选择。在一些“等位”需求较大的商场,还经常可见共享KTV门口排队的现象。

 

共享健身房

继共享单车、共享睡眠舱、共享充电宝等“共享模式”后,共享运动仓亮相北京某小区内。据称,相关公司已经拿到数千万元融资。共享运动仓目前注册需缴纳99元押金,使用收费为0.2元/分钟,单次运动20-30分钟计,单个人单次运动的花费在4-5元。运动仓内占地5平方米左右,健身项目仅有跑步机一项。

 

共享溜娃车

2017年8月23日,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出现了一款共享溜娃车。这款共享小推车主要针对2-7岁儿童,车身贴有二维码,跟共享单车一样采用扫码开锁方式使用,右侧后轮安装有四位密码锁。用户实名认证后,可选择是否交纳99元押金。交纳押金后,价格为每半小时一元钱。不交纳押金,车费为每半小时两元钱。

 

共享房车

共享房车分为拖挂式房车和一体式房车。2017年8月,拖挂式共享房车现身石家庄。6000元押金,一般轿车上就可以悬挂,要求C1或C2驾照,租金280元/天,推广期间租用只需29.9元/天。

 

共享纸巾

2017年7月31日,在广东中山的一些餐饮店、医院、市场、商业区、公共服务区等场所,出现了一种共享纸巾机,市民凭扫码和分享推荐给好友就可以免费领取纸巾。共享纸巾品牌“ZHO”对外宣布已完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在线下铺设了 3000 台纸巾设备,集中在珠三角区域,平均每台机器每天能出20-30包纸巾。

 

共享衣橱

只要花上几百元的会员费,“共享衣橱”里各种款式的衣服随你挑选。“女神派”“衣二三”“美丽租”等多款共享衣橱模式的手机应用应运而生。据了解,租衣商业模式的鼻祖是美国的Rent The Runway,主要租赁的是高级礼服等场合性穿着。在国内,“共享衣橱”的卫生问题、快递问题、质量问题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共享厨房

不久前,湖北大学生杨海北创立的“共享厨房”,这间厨房实际是利用学校食堂开办的,通过提前预约,付上10元钱,学生就能够在共享厨房里烹饪菜肴并且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了。学校表示,会对食材和防火进行严格审核。其实,“共享厨房”在中国市场发端已久,目前初具规模的有“隐食纪”、“ 餐予者”等。

 

共享洗衣机

近日,在上海徐汇区出现了公用洗衣机,18KG容量的洗衣机价格为40元/桶,8KG容量的洗衣机为20元/桶,18KG容量的烘干机为10元/15分钟。手机一扫,便能自助洗衣。武汉轻氧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仅4个月,就在当地掀起类似共享单车的智能洗衣风潮。今年7月底,该公司完成第二轮融资(1500万元),市值接近2亿元。

 

共享空调

近日,广东美博制冷设备有限公司率先提出共享空调的概念,并在全球首发美博共享空调1.0公测版。据悉,该共享空调采用“押金+按时收费”的模式,注册下单后,商家上门安装,开机只要扫二维码充值就行。每台空调押金3000元,按照每小时1元价格收费,电费用户自理。今年10月1日,美博共享空调将正式在广州试点推行。

 

共享宿舍

今年6月,成都双流率先启动“空港旅游共享之旅”,以“高校+双创+旅游”的模式“联姻”,整合和利用区域各类闲置资源。为此,西南民大今年暑假开放41间共享宿舍,几乎每天都有人造访成都这所高校的共享宿舍,有学生称住宿18天仅花费425元。据悉,该校还开放了文史馆、食堂和体育场馆。

 

共享图书馆

一款名为“借书人”的共享图书平台正引起公众的关注。简单说来,“借书人”的运作模式就是用户在平台挑选自己喜欢的图书后,平台按图书的定价收取一次性的服务费和押金――押金就是该本图书的定价,服务费包括快递费、包装费(计算方式为起始价+押金金额×2%),还书后,押金将返还。

 

共享快递

目前快递行业主要的模式还是靠全职快递员。但同城极速快递已经开始了共享模式,代表平台有闪送、达达等。在这些平台上,任何有闲散时间的人都可以成为快递员,一旦有用户发出配送请求,配送员便可去抢单,配送成功后获得酬劳。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