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保国:在艺术里完成自我

吴保国:在艺术里完成自我


艺术和美涵养的人生

文/ 张子康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与吴保国先生相识已有近二十载,起初相识只知他是个活跃的收藏家,爱画、惜画、藏画,更热心于和艺术家们在艺术上的交流。虽然并非科班出身,工作上也和艺术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但是几十年来,出于对艺术的兴趣和热爱,吴保国先生一直坚持艺术收藏。近两年,欣闻保国先生开始尝试艺术创作,想必是退休之后赋闲时的闲情雅致。可看到他发来的近作,我竟然有好几分的惊喜和惊讶。作为一个“素人”,他的笔法、色彩和气韵都出乎我的预料。最打动我的,是他的作品传达出的那种“随性”之感,少许“经营”,少许“程式”,多的是“自由”和“自在”。这种怡然自得的创作状态和生活状态真是让人羡慕不已,这种被艺术和美浸润的人生更是令人神往。

谈到这里,我想到钱穆先生在《人生十论》中这样一番令我感触颇深的论述:“天地只生了一个一个‘人’,并未生成一个一个‘我’。‘我’之发现,有赖于‘人心’之自觉。今日人人皆称‘我’,仅可谓人人心中有此一向往,却并非人人有此一实际。仅可谓人人心中俱有此感想,却并非人人尽可能都达此境界。故人心必求成一我,而人未必真成一我,未必能真成一真我。所谓‘真我’者,必使此我可一而不可再。旷宇长宙中,将仅有此一我,可一而不可再。故此一我,乃成为旷宇长宙中最可宝贵之一我。”

如果说人生只不过是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连续地发生,而每件事情的背后则有各自的目的,人生也因为这些许多的、不同的目的才开始有了它的意义。进而,钱先生将有目的有意义的人生,称之为“人文”的人生,或“文化”的人生,来区别于以生命的保存和延续为求的“自然的人生”。文化的人生应该是人类从自然人生中解放出来的一个“自由”,是用那些自然人生目的之外的剩余精力来获取一些其他的满足。那些哲学家、艺术家、文学家、科学家都为文化人生创造出更好的新目的,提供出更好的新自由。钱先生在区分自然的人生和文化的人生上,主要提出的是“自由”和对“善”“恶”的判断。

在此基础上,我想尝试提出“艺术的人生”这个概念,它建立在“文化的人生”基础之上,有了基本教养的修炼,稍有不同的是,它主要以“美”为目的和追求。著名美学家叶朗先生说:“艺术不是为人们提供一件有使用价值的器具,也不是用命题陈述的形式向人们提出有关世界的一种真理,而是向人们打开(呈现)一个完整的世界。而这就是意象。”就是这个意象的世界照亮了一个诗意的人生,使人超越“自我”的有限天地,回到人和世界的最原初的、最直接的、最亲近的生存关系,从而获得一种存在的喜悦和一种精神境界的提升,这种回归,这种喜悦,这种提升,是人的精神需求,是人性的需求。继而,人就在艺术和美的世界里怡然自得,完成一个最宝贵的“我”。

吴保国先生的人生恰恰是以上我所表达的“艺术的人生”。几十年的收藏经历让他始终保持和艺术的交往,也让他不断有机会去提升自己的审美能力。在艺术收藏的过程中,他见的好作品越来越多,获得的美的享受也越来越多,艺术给他的启发也越来越多。

当他开始不甘于只是用眼睛看、用心体味,尝试自己拿起笔来,他又打开了一个更深层的艺术世界。他也是下了苦工的,因为一有时间就临帖,所以现在书法也写得有模有样;以大师为范本不断地临摹作画,让他的枯荷山水也开始有几分周思聪先生的韵味;有机会的时候,他还愿意把他的作品拿出来和朋友们切磋——他用体验和创作的方式,和艺术走得更近了。也许,正是因为他的纯粹和单纯,他的作品总能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没有学院教育的条条框框、没有身份的压力和阻碍,他可以把自己无所束缚的想法尽情地表达,所以,他的画面往往是轻松的,是怡然自得的。

可以见得,艺术和美一直在涵养吴保国先生的人生。在艺术的世界里,他在不断朝着完成一个“我”而努力,在这个努力的过程中,他获得的是丰富的艺术体验,是一个有意味、有情趣的人生,也是一个幸福的人生。

 

把美术融入生命

文/ 王离湘  河北省文化厅党组书记

今天,吴保国先生呈现在我面前的这个画册,集中反映了他在水墨画方面的一些新尝试新探索,很有生机和活力,也很有艺术个性,他让我做一个评价,其实,美术评论我是门外汉。但是,我觉得记述一下吴保国先生的美术历程,还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首先,吴保国先生用毕生的精力研究收藏美术作品。倾其所有收藏名人字画,坚持了几十年,我觉得令人肃然起敬,作为一个纯粹书画爱好者,是难能可贵的。其次,吴保国先生能够从中国传统绘画作品和现当代艺术家身上找到中华美学的精神和美术绘画创作的一些基本技巧,这是一种天分和才情。再次,吴保国先生能够从中国传统绘画当中找到一些美术规律,结合当代人的审美取向和自己对事物的认识大胆的创新,尝试一种新的绘画风格,这本身也是一个艺术家选择的一条正确道路。

记得17年前,我刚刚认识吴保国先生,他还是一个书画爱好者和书画收藏家。有一次,我到清河调研,晚上到他家里欣赏他的藏品,记得是蹲在地上翻腾了半夜。确实,当时我就十分感慨:我在单位时间内看到的书画作品,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吴保国藏品堪称是第一。当时我还鼓励他,多搞些书画收藏与美术研究。

一晃10多年过去了,我再次见到吴保国先生却是另外一种情景,他不仅在继续收藏书画,而且还在书画研究方面很深入、很广泛。同时,他还有自己的独立创作,尤其是以荷花为题材的水墨画,他在尝试周思聪画风的基础上,寻求一种大胆的创新。看了他的作品,觉得他的创意是很大胆的。我再一次鼓励他,应该继续在绘画这个领域走出自己的新路。艺术要体现在传承中发展,在创新中培育,就是要传承和创新。吴保国先生踏踏实实,认认真真,持之以恒做美术研究,并且锲而不舍地进行美术创作,他的这种努力攀登精神值得我们好好的学习,吴保国先生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他怀着一个积极向上的心态从事美术的创作。

我相信,他的路子会越走越宽,一定会攀登艺术的高峰,我们祝愿他。

 

眼高手高说保国

文/ 施胜辰  知名画家、中国美协会员 

常有不少舞笔弄墨的同行们说:“写字画画总感觉眼高手低,弄不好。”乍听似乎在理,细分析“眼低”写写画画必然低,学画研艺,只有“眼高”者艺事方可有成。究其“眼高手低”说,是因为对书画艺术缺乏高标准的鉴赏眼光,高下不分。纵然倾注毕生努力,终究难攀艺术高峰。艺术创作确乎需要艺术天赋的。

我与吴保国先生交谊20余年,他对书画艺术的欣赏与品评有着超凡脱俗的慧眼。他收藏的书画作品多是上乘之作,可谓阳春白雪,注重艺术品位,从不看作者的头衔。他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涉足收藏,乐此不疲,与此同时自然拜识了诸多画坛高手,甘当小学生,不耻下问,感悟艺术殿堂。收藏宏富,眼界大开。为冀南一带独具慧眼的书画收藏名家。

他退休后,潜心翰墨丹青研习,如醉如痴,一画而不可收。他钟爱已故名家周思聪先生“一缕清芬”荷花系列,在思聪遗韵启迪下,调动一切表现手段,不拘成法,将意、理、法、趣、点、线、面构成发挥到极致,大作小品墨色氤氲浑然天成,颇具大家气象。令同道所刮目,拍手称绝。试问当下混迹于画坛表层的所谓实力派,大师们有几人能步进如此佳境。吴先生“眼高”这是同行们所共识的,作品自然不同凡响,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他能在废画三千中锤炼技艺,陶冶自我。

在金钱吞噬文艺良心的当下,多少画人守不住寂寞,为钱而画,拉大旗作虎皮,招摇过市,自吹自擂,博名沽誉。保国吴先生无意于虚名,不为物欲自毁,他能隐潜在弹丸小邑,在安静的画斋中深入运思,迁想妙悟,见贤思齐,实属当下文化的智者,难能可贵,画坛鲜有。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