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互联网助推改革开放实现共享发展

作者:文/姜奇平

让互联网助推改革开放实现共享发展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时代,把共享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以改革开放为发展的根本动力,以互联网作为发展的时代特征,推进共享经济发展,将成为一种时代发展潮流。在新形势下,利用互联网为改革开放注入新动力,让改革焕发新活力,推动共享经济发展是最佳切入点。为此,需要把“互联网+”改革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不断在改革开放上取得新的进展。

 

共享发展理念与改革开放初心具有历史渊源

当前,共享经济成为共享发展、互联网与改革开放三者相结合的交集,有其历史必然性。首先从历史看,共享发展理念与改革开放的初心,具有历史渊源。

改革开放40年来,一直有一种片面认识,把公平与效率对立起来,以为改革只是为了促进效率,而不是为了促进公平,只能使一部分人先富,不能实现共同富裕。这种认识是对改革初心的误解。不利于在共享发展的新形势下推进改革开放。

共享发展,是中国共产党人一贯的发展理念,包括党推进改革开放也与实现共享发展内在相关。我们不能割裂前30年与后30年看这个问题,以为改革开放与共享发展无关。

早在1959-1969年间,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就开始对“共产”的含义,进行不同于德国人、苏联人的中国式的思考。在探索中,由胡耀邦首先将“有”与“用”分开,提出把“共产”理解为“共有分用”的共享发展理念。这是思想上的一个极大的解放,是社会主义真正开始具有中国特色的开始。

“共有分用”的意思是,共产的全面含义,应是全民所有与全民所用(人人享有)的结合。这里的全民所用,就是共享使用的意思。改革开放,就是这一理念的具体实践。1980年代,中共中央关于农村改革的连续5个一号文件,核心就是不再纠缠于土地的国家、集体所有,将拥有权与使用权分离,让农民分享土地使用。

习近平指出:“共享发展是人人享有、各得其所,不是少数人共享、一部分人共享。”我体会,享有是指使用、利用,因为历史上“享”这个词历来是对应“用”的,所谓“享用”。人人享有,与人人分用是相通的。党的思想过去与现在都是一脉相承的。

历史事实说明,改革开放的思想从一开始起,就是与共享发展联系在一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同于德国特色、苏联特色之处在于,不仅要解决归属权、支配权的问题,而且要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解决利用权、使用权的问题。初衷就是不仅要实现天下为公所有,而且要实现天下为公所用。这说明改革开放思想从一开始就与公平使用相联系。

 

互联网可以为改革开放注入新活力

到互联网时代,共享发展再次成为时代潮流,最奇特的是成为各国商业热潮,利用公平来发财成为人心所向,主要原因在于生产力变革对生产关系施加了要求改革的力量。

现在互联网流行的共享经济,与“共有分用”具有一个关键的相通点,都是“使用而非拥有”。而在以下三个方面,互联网增加了新活力。

首先,互联网通过资产复用,为提高效率注入新活力。

共享经济的核心特征是使用而非拥有,在产权上,它把拥有权(ownership)和使用权(access)进行了分离,通过共有与分用这两个概念,分别界定了价值和使用价值两个方面的财产权利。

分享有利于做大蛋糕。因为分享生产资料会造成重资产的复用,大大提高轻资产运作效率。例如,1000万店主分享阿里巴巴的虚拟店铺和柜台,相当于同一资产复用了1000万次,提高的效率等于不再租用王健林的实体商业地产省下的投入。

与改革开放初期的共有分用不同,当代的共享经济是依据互联网发展起来的,其中最大的不同,是由于数据几乎可零成本复制,信息资产和数据化的生产资料,可以在保留支配权条件下,以平台方式对这些生产资料开放使用权,根据劳动者使用的情况,从劳动者收益中支付一定对价给所有人。劳动者仅仅凭借使用权,而不需要支配权,就可以介入资本运作,创造财富。通过基础业务与增值业务分离,扩大高端消费需求,提高用户体验,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充分利用社会治理,切实保障消费者权益。

共享生产资料,与计划经济时的共产风不同,并不改变财产的拥有与归属,只是使同一产权名下的资产,得到反复多次使用,由于可以不断产生租金,使资本回报丰厚,因此,英美资本家成为共享经济的积极推动者。这说明共享发展与改革开放追求的效率一点也不矛盾。

其次,互联网通过提高一次分配公平,为改革开放注入新活力。

利用共享发展做大蛋糕,还要分好蛋糕。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来讲,要发展共享经济,不但要找到做大蛋糕的增量,也就是提供新动能的问题,还要注意生产关系调整的问题,它是为了实现共同富裕,使人们过上美好生活而做出的一个重大生产关系调整。

与国资委下资产公有,但不能为全民所用(只能由央企员工代为使用、利用)不同。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在改革开放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质的变化,凭借共享使用,全民可以在一次分配中享有原来没有享有的公平,因此共享就不再只是通过二次分配、转移支付,仅仅共享发展成果,而是共享发展机会。这里的机会,具体就是指生产资料。例如电子商务中有1000万劳动者分享使用虚拟店铺和柜台,就好像把生产资料“复印”了1000万套那样。过去没有做中国梦的机会,现在有了。这使“分用”,从改革开放初期的分田单干,变成分享平台,以App形式“单干”。这是最大的公平,比国有企业更接近实现社会主义的初心。

人人因共享而获得参与机会带来的福利,不仅在于一次分配,还在于亲自创造、创新带来的自豪感。一次分配公平,主要体现在参与上。这是靠二次分配与转移支付无法实现的。Access除了“使用”的意思外,另一个意思就是参与,指与法律占有相对的自然占有。坚持共享发展,既追求人人享有,也要求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都为国家发展、民族振兴和个人幸福贡献自己的力量。为此,要按习近平指出的:“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让人人都有人生出彩机会。

第三,互联网通过公平与效率的互补,为改革开放注入新活力。

从改革传统看,以互联网思维推进改革,同传统改革最大的不同,就是结合公平提高效率,结合分好蛋糕来做大蛋糕,具体就是指把共享发展,从共享成果,前推到共享机会,这是互联网20年来成功经验(通过免费来收费)的最精华之处,可为改革开放借鉴,与增量改革传统暗合。

互联网发展本身,从来不是计划的结果,一直是在高度的市场竞争中长大的。互联网从某种意义上说,搞的是一场信息生产力下的改革开放。既然认识到共享经济与改革开放同源,那么在互联网时代,推进改革开放,就不能不与互联网结合起来,这才符合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规律。在互联网时代,脱离先进生产力搞传统改革开放,有违历史唯物主义原则。因此,在新时代,无论是从出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的原因,都要把改革开放与最富有时代活力的互联网科技与互联网经济结合起来。

互联网是草根经济,互联网与改革开放的结合,也会是草根的改革开放,或改革开放的草根化。为此要继承改革开放传统,着力于实现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尊重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充分依靠和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和智慧,调动全体人民的主观能动性。在互联网共享条件下,要为各行业各方面的劳动者、企业家、创新人才、各级干部创造发挥作用的舞台和环境。唯有坚持全民共享、全面共享、共建共享、渐进共享,不断做大“蛋糕”、分好“蛋糕”,才能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也只有让改革开放不光能做大蛋糕,而且有助于分好蛋糕,有助于普惠,才能在新时代更好发挥作用。

 

“互联网+”改革应以共享经济为突破口

共享经济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新的形势下推进改革开放,必须做好共享发展这篇大文章,用互联网思维推进改革开放,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成合力。为此,要配合围绕存量的“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在增量上方面发挥改革开放所长,着力于“三降一提一扬”:

“一降”是指降低生产资料全民使用门槛。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推进改革开放,首先要全面推进市场化的生产资料分享,不问国家拥有、集体拥有还是个人拥有、外资拥有,把重心放在全民分用上来。以市场化的生产资料分享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全面推进市场化的生产资料分享基础上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三位一体。

“二降”是指降低公共资源全民使用门槛。要把天上、地下、海里的资源向民营企业开放。要通过共享经济建立公共资源出让收益合理共享机制。把公共资源范围,从公共品扩展到整个可分享的公共和商业资源。使公共资源范围极大扩展,协调公平与效率、先富与共富的关系。

“三降”是指降低互联网资源全民使用门槛。第一,要使互联网参与机会普惠于弱势群体。当前,要特别强调降低互联网的进入门槛,任何提高自然人进入互联网门槛的工商税收行为,都应坚决反对。第二,对于特朗普放弃网络中立,提高电信基础设施使用门槛的做法,中国不仅不应效仿,反而应加大提速降价提质的力度。降低共享经济的市场准入门槛,第三,要用新的办法管理数据资源,支持社会化企业与平台参与协同治理。着眼于提高国家竞争力,以消费者自主权为底线,把知识、数据及个人信息的开发和保护结合起来。

“一提”是指提高附加值,主要通过倡导质量、创新、个性化优先的新效率观,鼓励差异化市场竞争发展。传统经济降低成本,主要靠同质化,缺点是均衡时经济利润为零。而互联网主要靠差异化提高附加值,实现均衡时的正经济利润。通过共享经济,要在以App为代表的增值业务上,获得高附加值,走出市场新路。  

“一扬”是扬中国互联网平台之长,为改革开放换上大马力发动机。当前平台位于市场经济的最前沿,以市场化平台支撑方式推进共享经济,必须高度重视信息支撑服务平台作用,鼓励世界级的支撑服务平台发展,推进共享经济发展。一个平台市值可达5000亿美元,相当于欧洲介于瑞典、挪威之间的GDP,不亚于深圳市、广州市的GDP,有这种大马力平台的带动,改革开放才能恢复1980年代的高歌猛进势头。为此,要发挥平台作为信任体系建设主体的作用。实现“小政府、大社会、强市场”的发展,发挥网络自组织、自协调的作用,推进协同治理。

祝愿改革开放挂上互联网的满帆,借时代顺风,沿共享发展方向,创造新的辉煌。

(责任编辑 李秀江)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