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生:《战狼2》坦克制造者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江珊

李亚生:《战狼2》坦克制造者


车、玩漂移⋯⋯《战狼2》中吴京扮演的“冷锋同志”孤身驾驶坦克与非洲反动武装“红巾军”展开激烈的坦克大战,其男性荷尔蒙爆棚的演绎少不了59式坦克的烘托陪衬⋯⋯而电演中用到的部分59D坦克却是被北京庆东动安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工程师、JEEP威利斯工作室总工程师、创始人李亚生1:1手工复制而来。

1960年代出生的李亚生,在很早的时候,其目光就锁定在了二战经典名车威利斯,并且缔造了手工制造二战经典吉普车的神话。但当《中国民商》记者来到李亚生位于北京城北昌平很不起眼的厂房时,还是被这里的一切震住了:苏联T80坦克、美军现役野牛装甲车、美军二战道奇中型战术卡车、日军二战军用卡车、苏联T34-76坦克⋯⋯,当然还有“远看炮塔吓死人,近看五对负重轮”威武的59D坦克,简直就是一座军事博物馆。李亚生告诉记者:“这些车都是他根据原车图纸1:1打造而来,只是有些在所用钢材厚度上略薄于原车。”他说,他做这些就是为了尊重历史、尊重原创、再现历史。

偶然促成军车缘

李亚生一年四季都是以一席军旅色彩的衣着示人。在他的办公室,墙上挂满了各式经典车型的珍贵图纸,桌上摆着美军二战时威利斯吉普车的精制车模,就连屋内的照明也是从经典的吉普九孔格栅中透出的吉普车灯⋯⋯

说起自己与军车的缘分,李亚生讲起了一起40多年前他亲身经历的往事。那时候,李亚生还只是一个北京二年级小学生。一天,他正在操场和同学玩耍,只听得身后突然“哐啷”一声巨响,其他孩子都吓得一慌而散,只有他回过头,看到学校校长的那辆威利斯在上坎冲坡。一个四轮腾空的动作“飞”了进来,然后平稳落地,最后一个漂亮的转弯进了车库。

正是这个漂亮的四轮腾空动作上坎冲坡,李亚生完全被震慑住了。就像今天的孩子第一次看到电影里的特技飞车镜头一样。那时李亚生看到的车就是Jeep威利斯,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在李亚生的心里便深深地与军车结缘,拥有一辆威利斯吉普车便成为他儿时的梦想。甚至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也总要先去和威利斯打声“招呼”。 

回忆起儿时的场景,他笑言:“那时我只是看看、摸摸而已,从来都没有坐过,因为这是学校领导专用的。”


为圆梦自造威利斯

多年后,已经经营一家锅炉公司的李亚生,还是时常会忆起儿时校长乘坐的吉普车四轮腾空、落地平稳、疾驰咆哮的场景。他坦言,那时他的意愿是收购一辆威利斯吉普车圆儿时的梦,但遗憾的是几经周折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车,而且为了寻车还被骗上当损失千元。

直到1998年,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的一次汽车展会上,北京吉普公司的切诺基展台播放了一段宣传片。片中,那一辆辆在战场和试车场上驰骋的威利斯吉普车把李亚生从小深植于心的军车梦再次点燃。他说:“自然而然,一个念头突然从我的脑中蹦出:要是自己也能制造这么一辆威利斯吉普车,该有多好!”至此,倔强的李亚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定要自己手工造一辆威利斯。

从2002年开始,经历了3年时间系统地收集资料和前期准备后,李亚生开始着手制作威利斯的前格栅。其间为了能准确掌握配件的样式和尺寸,他还特意买回日本田宫的1:18威利斯MB模型仔细研究。根据模型的比例进行测绘画图,相对减小误差,尽量达到和原车尺寸一致。李亚生告诉记者:“我要尽力做到和原车的配件一模一样,不管花费多少精力和金钱。”

 为了达到和原车一样的高水准,当初的油底也成为了一个让李亚生头痛不已的问题。由于威利斯需要用小油底,而2005年倍加润滑油公司强行收购了市场上的小油底,并集中全部销毁。全部改装后的大油底使得每次换机油需要多加1.2L,而且较大的油底并不适合威利斯的上装,前驱动轴和大油底磕碰得十分严重。为了满足威利斯的需求,他足足花了3个月,才找到几个没被销毁的“漏网之鱼”。

“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车身上的防空灯和军用反光镜,我特地从美国订购了1945年款的防空灯和两个军用反光镜,拆卸研究了结构,耗时一年多制作完成了这些配件。”李亚生说起他得意的威利斯兴奋不已,“车架的主梁和衬梁均由16号锰钢整体压制,车身由1.5-2mm冷轧钢板制成,车架及车身则由北汽涂装车间进行电泳和底盘装甲防腐处理。”在发动机方面,他自豪地告诉记者,“原车发动机输出功率仅为54马力(约合39.71kW),而我现在的发动机选用的是LJ491军用发动机,输出功率为105马力(约合77.22kW),四轮驱动,搭配3挡手动变速器。”

历经4年,在李亚生和同事们全无休息日的努力下,第一辆手工仿制威利斯MB吉普车于2006年12月诞生,并最终交给了一家电影制片厂。李亚生也由此置换了一辆原版的威利斯MB,终于圆了儿时想要拥有威利斯的梦想。

时至今日,诞生于李亚生之手的威利斯已经有30多辆,这些作品大都被私人收藏或被俱乐部及电影公司买走。为此,李亚生也成立了自己的威利斯吉普工作室,他的两辆仿制车已经被克莱斯勒(中国)汽车销售公司购买,其中一辆还出现在2011年上海国际车展的展台上。回忆起这些往事,李亚生的脸上是无比的自豪和欣喜。


多车型复制质量永远是第一

李亚生的汽车复制开始于威利斯,却不仅限于此。步入他的厂房,我们可以看到被称为悍马鼻祖的美军二战时期的道奇中型战术卡车,曾参加过库尔斯克坦克大战并攻打过柏林的苏联T34-76坦克;也可以看到中国军队上世纪70-90年代装备的75式105自行火炮⋯⋯

李亚生告诉记者,现在他也增加了复制老车、模型道具的工作。因他特别钟爱古老的东西,老东西能够保留下来恰恰说明了它的经久耐用,为此他会常常乐此不疲地出没于潘家园。他表示:“经常会有一些剧组联系我,请我帮他们仿制一些古董车,我们已仿制过著名的四轮转向吉普车霍克(Horch)B20、欧宝闪电、道奇兄弟轿车等。”

“我复制的民生75卡车,原型是由张学良拨款、中国人1931年在沈阳迫击炮厂自主研制的第一台汽车,车的轮胎是实芯的。而为了与原车一致,我仿制用的轮胎也都是从国外专门订制的。”李亚生如是说。

据李亚生讲,他复制的车型一定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是存世稀少,甚至是绝迹的老车型;第二要有原型车图纸。但对于复制车的质量,他则更是一直遵循一个原则:做就做精品,“不能为了利益,瞎糊弄事。”

李亚生坦言,以前曾有客户订购了一批产品,时间很紧,要求他缩短工期,导致产品出现了瑕疵。时至今日,提及此事,他还很后悔,认为那是自己的败笔。


尊重历史才能再现历史

在李亚生的办公室墙上,赫然写着“尊重历史,尊重原创,再现历史”12个大字。显然这已是李亚生多年的行事准则,每当有人提及他的车型,他一定会强调“复制”二字,凸显与原版的不同。对此,他表示:“尊重历史、尊重原创、再现历史是我们的宗旨,我们所生产的道具车辆、坦克都以历史为背景,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和环境,真实再现历史原貌,我希望我们的道具可以还原真正的历史,并为现在所用。”

李亚生坦言,在造车之初他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条路上走这么远。他说,从小时候那个威利斯懵懂的梦,到后来船舶制造专业毕业,他仿制威利斯不光完成了他的梦想,还激发出了他新的梦想。

“做威利斯给我很多的启示,也让我对二战军车越来越感兴趣,我开始系统地研究相关历史。”李亚生意味深长地说:“要尊重历史。无论干哪一行,不懂历史,是不行的。”从他那严肃的目光中我读出了倔强,更读出了执著与认真。

“二战时候的军车通过能力比现在的车都要强。这是因为它们的悬挂行程高;还有就是整体的配重比较好,当一个轮悬空之后,其他的轮还有驱动力。现在的车,一个轮悬空,对角的轮没有差速锁的话,就动不了。再来就是二战军车能够利用最小的发动机功率实现车辆极限的性能。这些对现代军车都有很大的启示。”一说起这些,李亚生的眼中就神采奕奕,话也总是滔滔不绝,他希望通过他的研究、仿制,二战军车的优点可以应用到现代军车之中,为祖国的军事装备发展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 庄双博)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