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共享经济拥抱区块链

作者:文/《中国民商》记者 庄双博

当共享经济拥抱区块链


1月9日下午,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一个500人的微信群里发布了一条看好区块链的消息,并强调“上述信息,不要外传”。不过还是有人截图并进行了转发,随着自媒体纷纷报道并引起广泛争议,徐小平随后做出回应:“如果有人告诉我是谁把我的内部分享泄漏出去的,我奖他一个比特币。”

虽然后来地图无忧CEO王天宝主动承认了错误,徐小平也表明还是要兑现承诺奖励一枚比特币。但是人们对于这件事情的观点还是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区块链确实如同徐小平所言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也有人指出这是徐小平在刻意炒作,因为他在500人的CEO群里说“不要有怀疑,不要有迟疑,立即动员全体高管和员工,学习如何拥抱这场革命!”每一名CEO发动本公司员工,员工又会发动其身边的人,所起到的辐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但同时又指出“不要外传”,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事情。

暂且不论这件事情是否为炒作,区块链确实在1月份火了一把。1月12日上证综指低开高走,最终收于3428.94,收获十一连阳——追平了近25年来的最高连阳记录。在监管层出手问询和多家公司发布澄清公告后,区块链板块高开低走,尾盘跳水,东方财富区块链概念股指数最终收跌1.4%。但相关概念股依然表现强劲,安妮股份(002235)、新晨科技(300542)、爱康科技(002610)强势涨停。

相对于区块链技术人们更多听到的是与其密切相关的数字货币——比特币,比特币给民众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其夸张的增值速度。2010年5月22日,美国一名程序员极客用一万比特币买了两张披萨,这可能是比特币第一次进入交易市场。而仅仅7年后比特币曾一度突破19000美元,冲击20000美元大关——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即便按照近期比特币连续下跌后的价格计算,2018年1月25日,比特币价格11550.29美元,当时的两张披萨也达到1.15亿余美元,折合人民币7.37亿余元。

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虽然对比特币的实际价值究竟如何众说纷纭,但是对于比特币中使用的区块链技术业界大多持正面态度。

甚至有媒体指出:“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下一代颠覆性的核心技术。如果说蒸汽机释放了人们的生产力,电力解决了人们基本的生活需求,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信息传递的方式,那么区块链作为构造信任的机器,将可能彻底改变整个人类社会价值传递的方式。”

区块链的概念是在2008年由中本聪第一次提出。在随后的几年中,区块链成为了电子货币比特币的核心组成部分:作为所有交易的公共账簿,通过利用点对点网络和分布式时间戳服务器,区块链数据库能够进行自主管理。为比特币而发明的区块链使它成为第一个解决重复消费问题的数字货币。

有学者形象地把区块链技术比作“分布式账本”,即每台联网的电脑都是一个区块,在联网的所有的区块中都备份一份完整的交易记录。而每台电脑都是连在网上的,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链条,也就是区块链。由于每台联网的电脑都保存一份完整的并且随时在更新的交易记录,这就造成交易信息很难被篡改,除非把连在网上本区块链51%以上的电脑在极短的时间内同时破解并篡改,由于在线电脑数量过于庞大这一状况基本不可能实现。

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特质之一,而去中心化正是推进和保证现行经济模式正常运行理论之一。美国商业咨询师Ori Brafman和CATS软件公司前CEO RodA.Beckstrom2008年出了一本专门研究去中心化组织的书——《海星与蜘蛛:无领导组织不可阻挡的力量》。在书中描述到,传统组织就如同蜘蛛,它的智力集中在大脑,只要你把蜘蛛的头去掉,蜘蛛就会死亡。而去中心化组织就如同海星,海星根本就没有头。它的智能分布在身体各处,一旦你打掉它身体的一部分,那个部分甚至可能自己再长成另一个海星。

在关于区块链去中心化优势的解释中有一个形象的定律可以参考,即管理学上的“酒与污水定律”:一匙酒倒进一桶污水,得到的是一桶污水;把一匙污水倒进一桶酒里,得到的还是一桶污水。在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体系里,一个节点的缺失或者坏节点的进入很可能破坏或者毁灭原有体系,原因就在于一个坏节点的进入会破坏信任机制,最坏的结果是引发连锁反应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平台“崩溃”。而在区块链的理念中,这种“崩溃”的可能性则几乎没有,因为每一个节点的“账本”都会在整个网络中得到确认并生效,一个节点出现问题并不会导致整个网络的崩溃。

区块链技术的五大基本特征为:去中心化、开放性、自治性、信息不可篡改和匿名性。

去中心化是指由于使用分布式核算和存储,不存在中心化的硬件或管理机构,任意节点的权利和义务都是均等的,系统中的数据块由整个系统中具有维护功能的节点来共同维护。

开放性是指系统是开放的,除了交易各方的私有信息被加密外,区块链的数据对所有人公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公开的接口查询区块链数据和开发相关应用,因此整个系统信息高度透明。

自治性是指区块链采用基于协商一致的规范和协议(比如一套公开透明的算法)使得整个系统中的所有节点能够在去信任的环境自由安全的交换数据,使得对“人”的信任改成了对机器的信任,任何人为的干预不起作用。

信息不可篡改是指一旦信息经过验证并添加至区块链,就会永久的存储起来,除非能够同时控制住系统中超过51%的节点,否则单个节点上对数据库的修改是无效的,因此区块链的数据稳定性和可靠性极高。

匿名性是指由于节点之间的交换遵循固定的算法,其数据交互是无需信任的(区块链中的程序规则会自行判断活动是否有效),因此交易对手无须通过公开身份的方式让对方自己产生信任,对信用的累积非常有帮助。

区块链技术的这些特性也引起了我国政府的重视,自2016年10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2016)》及2016年12月区块链首次被作为战略性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写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的通知》以来,区块链日益受到我国政府的重视和关注,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有关区块链的政策指导意见及通知文件。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1月底,国内共有浙江、江苏、贵州、福建、广东、山东、江西、内蒙古、重庆等9个省份、自治区和直辖市就区块链发布了指导意见,多个省份甚至将区块链列入本省“十三五”战略发展规划。另外,国务院发布的4个文件中也提及区块链。

从支持力度上看,贵州贵阳、浙江杭州、山东青岛、广东深圳、重庆四地将区块链放在较为重要的位置,并出台了专门的政策扶持文件。

 

去中介化的共享经济

去中心化?当看到这个名词时是不是感觉有些耳熟?没错,火遍全球的共享经济的特质之一就是去中介化。但是共享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有了一些变化,已经从去中介化延伸为去小中介化——再大中介化、去线下中介化——再线上中介化。虽然这一过程已经大幅度降低了交易过程中中介耗费的成本,但是远没有达到共享经济的理想状态。

深圳市商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邱寒指出,共享经济是想通过去中介化,突破对商业组织的依赖实现资源的互换,但不管是C2C的发展还是共享单车模式,都已经不是共享经济的原始涵义了。只不过是将中介进行了升级,将其互联网化,成为了一个更大、更强的中心。

区块链的权益流通性和去中心化信任两个特性,有助于去中介化。例如车位共享,完全可以由车位产权拥有人与车位使用人直接进行时间交易,将车位产权拥有人的停车卡权益转让给车位使用人,而停车场管理系统只需要识别停车卡是否具备停车权限即可,不用介入交易之中。

销售积分的共享也将会是区块链应用的一个典型案例。各种销售活动沉淀了大量的促销积分,但由于积分系统是封闭的,积分兑换范围有限,往往价值不高,消费者没有兑换意愿。利用区块链技术,消费者手上的积分可以相互交易,则一举两得,消费者可以用积累的积分去换购自己喜欢的商品,而商家则拓展了新的客户资源。

在由加拿大知名商业区块链研究者亚历克斯·塔普斯科特(Alex Tapscott)和堂·塔普斯科特(Don Tapscott)父子编写的《区块链革命:比特币背后的技术正在如何改变货币、商业和世界》一书中指出:“专家们经常把Airbnb、Uber、Lyft、TaskRabbit等等当做‘共享经济’平台。这是一个很好的概念,即同行创造和分享价值。但是,这些企业几乎并没有进行共享。事实上,他们成功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并不进行共享,而是进行聚合。这是一种聚合经济。Uber的市值高达650亿美元,他们聚合各种驾驶设备。而Airbnb是硅谷的宠儿,市值250亿美元,他们聚合了大量的空房子。其他的公司则是通过他们的中心化专属平台聚合了设备和零工,然后又将他们重新出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为商业开发收集数据。在10年前,这些公司都还不存在,因为当时的技术先决条件无法达到,即:无所不在的智能手机,全功能GPS,成熟的支付系统。现在区块链技术到来了,这种技术将会再次重塑这些行业。”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表示:“大多数技术都是趋向于将外围工人的琐碎任务进行自动化,而区块链技术则是脱离中心的控制。相对于使出租车司机失业,区块链技术则使Uber这种中介形式消失,而使出租车司机直接与顾客交易。”

亚历克斯·塔普斯科特和堂·塔普斯科特设想了BAirbnd和SUber两款产品。在BAirbnd中,没有中心化的商家存在,当有租客想租一个房间时,BAirbnd软件在区块链上搜集所有的房源,并将符合要求的房源过滤后显示出来。代替客户评分的方式,就是基于所有的交易记录会被分布式存储,一个好评会提高房源供给者的声誉,并塑造他们不可更改的区块链身份,所有人都可以阅读这些信息。

同样的,在SUber中,网约车也不再有挣取高额提成的平台公司,用户与车辆提供者通过加密方式进行点对点的联系,并且基于区块链记录的不可篡改性,参与者会累积值得信任的声誉度,平台将拥有自发的消费者粘性而不是靠烧钱吸引用户。

不论是BAirbnd还是SUber,消费者在使用时、资源出让者在交易时,用户体验同Airbnd和Uber是差不多的。虽然受限于技术条件目前二者都处在理论设想之中,但毫无疑问的是,绑上区块链的共享经济,很可能把“颠覆者”颠覆掉。

 

共享经济+区块链

反观共享经济在国内的发展,除了各行业中较大的一两家共享经济平台活得很好之外,大部分平台都在苦苦煎熬,甚至有很多平台已经宣布退出。更有甚者拖欠了大量的供应商货款和用户押金,只是一句“对不起”就彻底消失在茫茫人海。一时间,人们对共享经济发展的合理性产生了怀疑,有的媒体甚至发出“共享经济已死”的声音。

而“你一无所有,但却可以租赁一切”的理想似乎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

时下共享经济遇到的难题还有很多,但不能因为一时的困难就全盘否定共享经济。因为对于任何一个市场来说,新的模式都不是立竿见影,总需要适应和反复迭代。其发展的第一阶段可能已经成为过去,但技术的发展会使得新的模式得以激活。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或许会成为共享经济解决现阶段困难的一把钥匙,虽然技术还不够成熟,但不妨碍其成为解决问题的一个思路。“区块链经济的核心不在技术,而在于商业逻辑的重构。因此,这不仅是一场技术革命,更是一场认知革命。” 国泰君安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2018年将是区块链步入实际应用的阶段,会有很多精彩纷呈的项目落地,共享经济即将进入新时代。

当前的共享经济平台在发展初期打出的大都是补贴牌,补贴服务使用者以获得在线用户、补贴服务提供者以抢占市场占有率,而这一切都是需要大量的资金作为前提。当把场内的竞争对手全部熬趴下,就是其开始收割收获的时候了——无论是共享出行,还是共享快递平台都会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而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最终为其买单的还是消费者。不仅如此,所有的平台不管是建设还是维护都需要建立庞大的数据库和线下网点,这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参与进来。

技术专家史蒂夫·兰迪沃尔德曼(Steve Randy Waldman)指出:“区块链技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手段。”他解释称:“这是一种跟踪信息的方式。”这种方法不是将信息集中存储在记录办公室或是Airbnb的数据库中,而是分布式存储。区块链技术会复制多个信息副本,并将其分散存储在网路的所有节点上。这些相应的节点不需要人来操作,它们可以是设备。这恰恰是区块链能够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根本原因:它能够使某种财产自动知道谁是它目前的所有者。只要连接至互联网,就能够成为区块链的一部分,也就可以实时获取关于权利的完整记录。

所以区块链技术至少在理论上可以,消减掉这种额外的支出,其利用的就是运用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是这样一种计算机程序,当满足某项条件时就自动执行某种操作。你可以把它想象成C语言中的“if”语句。如果租客付款,门就会自动打开;如果租赁结束,那么门就会自动落锁。

一个智能合约的特别之处是其采用区块链技术后,不仅能够记录财产权利,也能够执行财产权利。如果一旦部署完成,那么也就意味着十几行计算机代码就可以起到地区记录办公室、法院以及警察相同的作用。

沃尔德曼据此解释称:“这意味着你能够拥有值得信赖的政府机构的功能,但却无需组建一个值得信赖的政府机构。你也可以选择降低中介费用。理论上,房屋租赁将只会涉及到房主和租客,完全可以绕过Airbnb。”

由此可知,结合区块链技术的共享经济可以在理论上实现用户之间点对点的共享。

而区块链技术除了去中心化和智能合约(开放性、自治性)有助于解决共享经济中一些难题外,其信息不可篡改性也是推动共享经济安全平稳前行的主要特性之一。

有相关研究者推测,区块链技术设计之初融入了两个假设前提:“大多数人是善良的”和“人性本恶”。看似完全相悖的两个假设前提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护区块链技术的信息安全。

首先,区块链技术假设绝大多数人是善良的。因为只有大部分人是善良的才能使得信息不会被篡改,一旦有人在极短时间内获得整条区块链51%的区块控制权,那么这条区块链就不是公平公正的。而基于区跨链技术的开放性特征,任何人都可加入到这条链条中;基于区块链的匿名性,区块之间是陌生的,无法直接联系。当区块链足够大时,想在一个很短的时间段同时控制区块链的51%基本上不可能发生的。

其次,区块链假设人性本恶,即每个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区块链技术不相信任何人,只是根据电子合约也就是智能合约来对交易结果进行执行。这就避免了很多人为因素造成的交易障碍,加快了交易速度、提高了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从而区块链技术解决了基于陌生人的共享经济中的信任问题。

区块链技术可以使得契约创建以及操作性更便捷,更好地推动共享经济发展,在一个区块链世界里,目前共享经济平台所做的协调交易工作可以被自动执行的智能合约所取代,执行的成本也更低。这使得劳动者能够更容易形成联盟,有能力与支配经济的巨头进行竞争。

插上区块链技术翅膀的共享经济或许真的将会演变成为经济学家麦克·康切萨(Mike Konczal)所提出的“社会化Uber”:劳动者有更多的选择性,实际完成工作的人将会受益,而不再是少数掌握资产的投资者。

(责任编辑 李秀江)

 

上一篇:迎接共享时代
下一篇:短视频之治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