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鼻子情圣”逃离法国 爱国还是避税?

作者:马欢

“大鼻子情圣”逃离法国 爱国还是避税?

他是法国电影的象征,著名的“大鼻子情圣”。人们说他是“大自然的杰作”,“夏洛来牛(法国著名肉牛品种)”和“金字塔底部的马戏团杂技演员”。

杰拉尔·德帕迪约永远都是一个大人物,无论是身材,还是名气,不管是在电影里,还是生活中,他都被赋予了许多狂野的比喻。

他的话题总是经久不息,最近他就和自己的祖国一起上了国外的新闻版面:在几个月的猜测后,63岁的德帕迪约最终宣布,他已移居比利时,为了躲避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的“临时性超高赋税”,此政策规定财产超过100万欧元需缴纳“巨富税”,最高税率为75%。

这一消息传出,德帕迪约的影迷们极为震惊。“法国人正发现,对于向富裕的纳税者征税,你总会得到一些,也失去一些。”英国《卫报》评论。

争议德帕迪约

如今,德帕迪约住在一个离法国边境800米的比利时小镇。法国总理让-马克·埃罗说,德帕迪约的行为十分“低劣”,认为他是“正在摆脱他的爱国职责”。

而德帕迪约则在《星期天日报》上说“这很可悲”。“我离开这里是因为你认为成功、创造、天赋,以及任何与众不同的东西都要被处罚。”德帕迪约这样写道。

他的“逃亡”一直是法国媒体热衷的话题。法国媒体甚至用“阿贝里斯和阿斯泰利都逃离了这个国家?法国的耻辱”来形容他的出走。阿贝里斯和阿斯泰利是电影《美丽新世界[6.72 -0.44% 股吧 研报]》中的两个主人公,保卫高卢民族的英雄。电影中,德帕迪约饰演阿贝里斯。

法国人对于德帕迪约的行为,大多致以无奈的耸肩。“他就是他。”总理埃罗在被《星期天日报》攻击后,澄清他早前的评论,“我不是说德帕迪约先生是可悲的,我是说他的行为是可悲的。”杰拉尔·德帕迪约经常在电影中饰演英雄形象,但他本人却充满争议。

曾执导过德帕迪约两部电影的玛格丽特·杜拉斯就形容他为“失控的卡车”,这既形容他的外表,也抱怨他的脾气。

这几年,德帕迪约的体重为他的角色和性格增加了不少分量,无论是幕前还是幕后。他是个饕餮,热爱美食并且在全世界拥有几家餐厅和葡萄庄园。他曾经承认一天喝五六瓶葡萄酒。

这种享乐的生活方式却不适合他的另一项爱好—骑摩托车。德帕迪约从17次摩托车事故中幸存下来。2012年还因为醉后驾驶摩托车摔跤在巴黎被拘留。

2012年8月,他被指控在一次争执后殴打一名司机。

德帕迪约的演艺生涯中也充满了危险,2002年的《102斑点狗》和2006年的《终极假期》拍摄期间,他都遭遇摩托车车祸。

但是他的工作效率在欧洲也相当惊人:从1970年起,他拍摄超过180部电影电视,包括《大鼻子情圣》、《恋恋山城》和《马丁·盖尔归来》等著名电影—相当于这40年里保持每年拍四五部电影。

德帕迪约表示,从他14岁开始做印刷工,他已经付了1.45亿欧元(约合1.2亿英镑或1.9亿美元)的税。他不需要再为这个国家付出如此高的税了。

当然,德帕迪约绝对不是唯一希望通过移居国外而减少纳税的法国明星。报纸《巴黎人》也制作了一个交互绘图表明德帕迪约是对的:瑞士被法国人认为是避税圣地,包括法国国宝演员阿兰·德龙、歌手强尼·哈利代以及不少网球运动员和体育明星都移居到了瑞士。

如今有2800名法国人住在比利时同一地区,该地区距离法国边境仅有几分钟车程。穆里耶兹家族(法国欧尚超市和运动品店迪卡侬的所有者)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多年。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和比利时居民一样,不用支付出售股份的资本收益税。

怎样算爱国?

在德帕迪约为避税移居比利时后,法国的名人们要么为他辩护,要么竭力诋毁。在政治上,这已经不是传统的左翼右翼、南北或者穷富的争辩。支持者和批评者焦灼地讨论德帕迪约这一决定的道德性以及爱国主义和团结精神是否应该超越个人利益。

在今年5月的总统竞选之前,德帕迪约是前任总统尼古拉·萨科齐的忠实支持者。也许这个原因让萨科齐所在政党的明星政治家让-弗朗索瓦·高备立刻为德帕迪约辩护。他说:“我很遗憾地看到这个社会党政府正在让我们的国家走下坡路。财政问题正在摧毁我们的天才、艺术家、创作者、研究学者和企业家。这很疯狂。”

其他人则没那么仁慈。巴黎议员乔治·萨尔在其博客里写道,“很遗憾听说我们的公民杰拉尔·德帕迪约已经入不敷出,我会向巴黎议会申请看我们是否能削减一些社会保障来送他一吨比利时巧克力。”

47岁的影帝菲利普·托雷通在法国《解放报》的一篇文章里严斥德帕迪约:“你不想再做一个法国人?你在法国正在经历风暴的时候离开这条船?你认为我们会认可你?你还想要什么?一块金牌?还是一个来自财政部长的荣誉称号?总理认为你的行为是可耻的,不然,你觉得是什么呢?英勇的?公民的?无私的?告诉我们,我们想知道。”

67岁的歌手米歇尔·沙杜声称他站在爱国的这一边,并且警告德帕迪约,他在比利时会像老鼠一样无聊。

争论已经蔓延到什么行为算是背叛。电影导演克劳德·勒鲁什在接受法国BFM电视台采访时说,德帕迪约算是幸运的。他说:“他很幸运,因为能够缴税。这意味着他是成功的,他的生意做得很好。我这一生都想缴税呢。”

为了制止人们对德帕迪约的攻击,包括碧姬·芭铎和凯瑟琳·德纳芙在内的电影明星都急忙为德帕迪约辩护。

法国Ifop调查公司的杰罗姆·付杰表示,在前不久的一个民意调查中显示,法国民众在德帕迪约是受害者还是坏人的这件事情上是有分歧的,他们的反应十分复杂。

“54%的人认为政府的财政政策太严苛,导致人们离开这个国家,有40%民众同情德帕迪约。同时35%的人对他的离开感到震惊。”

在民调机构的分析看来,奥朗德的这场税收风暴中,再没有比德帕迪约更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了。他是人们赞赏的知名演员,法国人十分喜欢他。这种情感反应意味着,尽管人们明白他为什么想离开法国,但他们仍然认为他不应该,因为这是他的祖国,因为法国需要他,而且像他们这样的名人带着钱逃到其他国家对普通人是不公平的。

与此同时,民众们也开始对超高赋税的制度产生了一些怀疑。两年前的民调表明,当时50%的人认为富人没有被征收足够的税。而这次同样的调查显示,这个数字已经跌到了30%。曾经和德帕迪约在2002年拍摄过《美丽新世界》的37岁的加梅勒·杜布兹表示他绝对不会离开法国,他说“我们必须在一起,展示我们的团结”。

越来越多富裕的纳税者,想逃离严苛的法国财政政策,这已经引起了人们对爱国主义和个人利益的激烈争论。与此同时,获奖无数的法国作家米歇尔·韦勒贝克在国外住了十几年后回到了法国。但随后又有新闻报道,阿郎·阿芙乐路,一位富有的法国眼镜连锁店商人,已经搬到了伦敦,看似是“为了开拓市场”。

看起来,足够这个国家讨论的话题还有很多。


关键字: 鼻子 法国
返回顶部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