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民商》2017年第十一期

    从中共十六大到中共十九大,当选党代表的民营企业家数量逐年递增。参加十九大的民营企业家代表有哪些特点?党建缘何会深度融入到民营企业的发展中?还将会发挥哪些作用?民营企业家党代表在中国的政治舞台还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和地位?2017-10-31

  • 《中国民商》2017年第十期

    对《企业破产法》这部法律而言,10周年或许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但对于司法实践和企业而言,其意义却非同一般。10周年像是一次大考,回顾其间的收获与惊喜,缺憾与迷茫,目的不是伤感和惋惜,而是为了更好地前行2017-09-30

  • 《中国民商》2017年第九期

    传销之恶,罄竹难书,缘何屡打不绝?面对眼花缭乱的传销变种,监管和法律又该有哪些更大的作为?要彻底清除传销肆虐的土壤和空间,我们亟须从哪些方面发力?2017-08-31

  • 《中国民商》2017年第八期

    乐视风波未平、余波阵阵,前景不容乐观。与这个庞大商业帝国关联的企业或个人都仿 佛置身于一个巨大迷途之中,贾跃亭何时踏梦而归东山再起,孙宏斌能否力挽狂澜打造新乐 视?当迷雾散尽,等待乐视的到底是一个神话还是一个教训,唯有拭目以待2017-08-04

  • 《中国民商》2017年第七期

    对不少上市公司和投资者而言,做空让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是,我们完全没必要将其视为“洪水猛兽”,完备的做空体系,对于制止造假公司的继续行骗,对于促进上市公司股价的价值回归,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当然,将浑水这类民间做空机构,纳入严厉的法律监管,对于防止恶意做空、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行为,亦非常之必要...2017-06-30

  • 《中国民商》2017年第六期

    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力量,民营企业的作用无可替代。面对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它们取得了哪些成绩?面临哪些风险和挑战?要想继续闯出更大天地,对企业和企业家又提出了哪些要求?还需给它们提供哪些支持和帮助?2017-06-01

  • 《中国民商》2017年第五期

    与深圳特区、浦东新区相比,雄安新区成立的背景、承担的历史重任、发展的方式和建设的模式等有哪些不同?要真正实现“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战略目标,需要在哪些方面取得突破?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在建设中将扮演什么角色?有哪些投资机会?2017-05-05

  • 《中国民商》2017年第四期

    2017-04-05

  • 《中国民商》2017年第三期

    治乱当用重典、沉珂宜用猛药。无论是刘士余在多个场合的讲话,还是最近出台的再融资新规等措施,均显示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加速进行着秩序重构和生态改善。这场事关中国实体经济能否成功转型升级的关键战役,资本市场承担的任务艰巨而紧迫2017-03-07

  • 《中国民商》2017年第二期

    中国经济“脱实向虚”,触及改革的深层矛盾和问题。实体经济的困境并不仅仅在于实业,而在于有没有好的营商环境,有没有培育和传承企业家精神、创新精神、工匠精神的氛围。在全球开放的市场条件下,哪里的成本更低、市场更大、利润更高,企业家就有自主投资的权力。 我们与其指责企业家“跑”了,不如努力去建设一个更好的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环境...2017-02-04

  • 《中国民商》2017年第一期

      有恒产者有恒心。此次《意见》出台的重大意义,不仅在于安定了全国人民的民心,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极大化解了民间资本的观望之心,打消了民间投资的惶恐之心,稳定了民营企业的发展信心,坚定了民营企业家脱虚向实、同甘共苦的决心...2017-01-03

  • 《中国民商》2016年第十二期

    从“两权分离”到“三权分置”,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又一次重大制度创新。但是这并不能解决农民土地权利不完整的问题。农地经营权本身就不是独立的权利,它是基于土地流转合同,从农户的承包权中派生而来。农村土地经营权的独立运行,亟待加快修订农村土地承包法等相关法律,尤其是先要在法律上给农村土地经营权定性...2016-12-05

  • 《中国民商》2016年第十一期

    大量互联网金融平台出现提现困难、恶意诈骗、跑路倒闭的现象,一时间“跑路”竟成了互联网金融业的热搜词。金融“无边”,但创新“有界”。创新与监管之间是一种正向博弈,监管不能压制创新,创新也不能突破监管的底线。归根结底,金融创新不能脱离金融的本质。...2016-11-02

  • 《中国民商》2016年第十期

    特色小镇的火热并不是昙花一现,而是持续酝酿发酵后的一次井喷。令人担忧的是,一方面是地方政府对特色小镇的策马扬鞭,另一方面是民众“建什么无所谓,能拆就行”的漠然。在这纷繁的景象背后,有必要深思和理解特色小镇打造的真正内涵。2016-09-30

  • 《中国民商》2016年第九期

    在行业迅猛发展的同时,中国直销企业却遭遇了一系列的“苦恼”。比如,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不少传统直销企业的业绩增速开始出现下滑,步履变得似乎有些蹒跚;行业的美誉度并没有随着业绩的增长而水涨船高,一些企业还不时踩、碰甚至越过监管的红线……...2016-09-02

  • 《中国民商》2016年第八期

    牧场是乳品安全的基础,也是整个产业链的上游。本该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为什么一边是乳品企业业绩飘红,一边是奶牛牧场陷入困境、不得不“倒奶杀牛”?进口低价奶粉加工复原乳,伤害的不只是消费者,更会拖垮整个中国乳业。如果国内牧场都垮了,乳品企业又怎么能独善其身...2016-08-04

  • 《中国民商》2016年第七期

    “融资难”、“融资贵”是民营企业经常会遇到的老大难问题,为了生存和发展,在企业想方设法进行民间融资的过程中,难免会踩、碰法律的红线,其中最容易遇到的就是非法集资的问题。在不少的案例中,对于是否应该以非法集资的罪名追究民营企业相关负责人的责任,到底如何量刑合适,其实是存在较大争议的。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原浙江本色集团法人吴英非法集资一案,在...2016-07-05

  • 《中国民商》2016年第六期

    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犹如人在囧途,一路磕磕绊绊。魏则西死亡事件,应该反思的不仅仅是民营医院,重要的是完善医改的顶层设计,鼓励、引导和规范民营医院健康有序发展。民营医疗机构能走多远,取决于我们选择什么样的监管和激励政策。2016-06-01

  • 《中国民商》2016年第五期

    一百年前有人说,黑龙江是北大荒,如今人们都说,黑龙江垦区就是北大荒。"这是北大荒博物馆内一块石碑上刻的一句话。时至今日,北大荒的历史功绩与传奇故事并没有被人遗忘,然而,它的霸道与傲慢,也并不为外界真正了解。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是黑龙江省政府与农业部的双直属机构,下辖9个管理局、113个农场,951家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1728家非国有企业,以及近千家教育...2016-05-06

  • 《中国民商》2016年第四期

    最高决策层对于民营经济的高调关注,释放了民营企业发展新机会到来的信号。但如何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要求,搬掉横亘在民企面前的“三座大山”,释放其发展新活力,无论是对企业还是对行政官员来说,都是不小的考验2016-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