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值:
  • 郑永年:中国与朝鲜核危机

    朝鲜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也是迄今为止当量最大的一次核试验。韩国感受到了越来越近的威胁,总统朴槿惠扬言朝鲜的核试验会招致更多的制裁和孤立;不过韩国没有任何能力单独解决问题。最大的两个相关大国即中国和...2016-09-21

  • 郑永年:中国与全球化困境下的G20

     G20(二十国峰会)杭州峰会即将召开。在目前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下,对中国来说,这是一次展现大国崛起和大国应当扮演的角色的重要机会。不过,要主办一次成功的会议,中国也面临巨大的挑战。今天国际经济的总体局势...2016-08-02

  • 郑永年:步入“蔡英文时代”,重新审视国际关系中台湾问题

    大陆对台湾只追求主权上的“统一”,而非行政上的统一。而经济上的整合对主权整合意义非凡。“深经济、浅政治”可能是未来解决台湾问题的特征。2016-01-25

  • 郑永年:一亿中产阶级对中国来讲远远不够

    中产阶级正在变成社会中的“三明治夹层”,这是中国和世界都面临的难题。一个技术不能创造就业和税收,这是人类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不是哪一个国家的问题。2016-01-06

  • 郑永年:中国已陷入城市化陷阱

    如果没有城市体制的改革,资本和权力主导的城市化,很快就会演变成为一场新的大规模的掠夺农民土地的运动。在行政面,如果没有实质性的城市体制改革,在地方官员的权力冲动主导下的城市化,也很快会导致城市的再一次官僚化,城市变成官僚的城市,而不是市民的...2015-12-29

  • 郑永年:选举与民主政治的未来

    9月12日在新加坡大选结束之际,笔者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行为科学高等研究院,参加一个由贝格鲁恩研究所(BerggruenInstitute)主办的工作会议,讨论被称之为“后党治理”(Post-PartyGovernance)的政治问题。这个主题关...2015-10-13

  • 郑永年:丝绸之路与中国的可持续崛起

    历史上,一个国家的崛起不仅仅是经济和军事的崛起,更重要的是软力量的崛起。软力量主要包含两个方面,即国际事务中的实际领导权和话语权。今天,中国的软力量建设一直是软肋。造成这种情形主要有三个原因,包括没有把中国本身发展经验总结好,过于注重于和西方的话语之争,不够注重在广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塑造自己的软力量。建设软力量可以从多个方面进行,但丝绸之路...2015-01-16

  • 郑永年:丝绸之路与全球经济再平衡

    中国需要实行自己版本的“马歇尔计划”,但这个计划绝对不是针对西方,而是针对广大的发展中国家。这就是今天人们讨论丝绸之路的战略意义,因为它就是中国版本的“马歇尔计划”。2015-01-06

  • 郑永年:亚洲思潮变化及其大趋势

    近年来,亚洲地区出现的最重要的思潮变化,概括地说,表现为三大方面,包括政治化和政治激进化、宗教思潮极端化和对经济新自由主义的反思。2014-12-31

  • 郑永年:集权为了改革,改革需要分权

    改革者需要权力,没有权力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啃骨头就要有权力,但集权本身不是目的,要发挥社会的活力还是要还权于社会。2014-12-30

  • 郑永年:中国应不应该学习新加坡

    新加坡把民主和一党执政制度很好地结合起来。西方人说新加坡是非自由的民主,但名称并不重要,关键是民主要能够产生一个好和有效的政府。2014-11-19

  • 郑永年:中国如何避免“官员不作为”现象

    通过三中和四中全会,中国改革的顶层设计已经到位。但如果解决不了官员不作为的问题,顶层设计就会变成空中楼阁。如果改革方案实行不下去,不能为社会提供实在的改革成果,社会对改革和政府的不信任会降得更低,政府的压力也会更大。可以说,改革方案能否实施下去,也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重在执行”,已经成为中国改革的硬道理。...2014-11-13

  • 郑永年:中国重返法治国家建设

    在最高的层次,不管人们对宪政抱有多大的争议,要确立有效的政治治理,宪政是唯一的选择。在大规模的反腐败运动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中共宣布即将在10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专门讨论依法治国问题。这在中共历...2014-08-20

  • 郑永年:反腐败与中国第二次政治革命

    中国的腐败已经发展到亡党亡国的程度。怎么办?人们指向制度建设。腐败是制度的产物。首先,腐败是现存制度运作的结果,包括经济、行政和政治体制在内的很多制度。其次,反腐败的制度不作为,不能有效遏止腐败,更不...2014-08-14

  • 郑永年:GDP主义是“中国梦”的最大敌人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GDP主义不仅不能帮助把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充分发挥出来,反而会导致在短时间内耗尽这些潜力,使得中国更快地陷入中等收入陷阱。2014-07-21

  • 郑永年:不改革的症结在于改革动力不足

    基于对中国改革问题的研究和观察,我认为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改革,而是因为不改革。改革所产生的风险,是可以理性地加以控制和解决的,而对于不改革所产生的风险,任何人也控制不了。不改革的症结在于改革动力不足。2014-07-02

  • 体制创新的重要性甚于体制改革

    我们谈改革是两部分,一部分是体制改革,下面一个部分就是体制创新。我觉得这两个不同的。从体制改革,我自己个人是非常悲观的,因为任何体制背后都是庞大的既得利益,银行、国有企业、公务员、大学,没有一个是改革...2014-06-09

  • 改革中国的特权制度

    特权阶层存在于每一个社会和不同的政治制度里。受其历史文化和现实政治的影响,每一个社会对特权阶层有不同的定义和看法。在中国,特权阶层往往指那些能够通过公权力(政治权力和行政权力),个体地或者集体地,为自...2014-06-09

  • 中国的“宪政”之争说明了什么?

    近来,中国社会发生了一场多年来少见的“宪政”争论。这场争论已经显示出几个主要的特点。第一,争论从社会群体扩展到体制内群体。反对“宪政”的不仅有社会群体,更有退休和在任官员;同样,支持宪政不仅有社会群体...2014-06-09

  • 为何体制创新更具红利?

    中国体制改革的困难,不仅来自于官僚体制的阻力,也来自于其他各个方面。如果说改革是体制的改革,每一个大大小小的体制背后都是既得利益。在中国,各个阶层的官僚、公务员体系、国有企业、银行、大学等等都是庞大的...2014-06-09

郑永年简介
郑永年

郑永年,男,1962年生,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国际中国研究杂志》共同主编,罗特里奇出版社“中国政策丛书”主编和世界科技书局“当代中国研究丛书”共同主编。其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主要兴趣或研究领域为民族主义与国际关系;东亚国际和地区安全;中国的外交政策;全球化、国家转型和社会正义;技术变革与政治转型;社会运动与民主化;比较中央地方关系;中国政治。